第1979章 羽毛之祸

“把鹤交出来!”

何沟问了话,那位叫潘小虎的少年,瞪着眼瞧着孟凡和宋折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些外门弟子也都将视线聚焦到了两人身上,夜色中,两人好像是被聚光灯给照亮了,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实,两人又何尝不注目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住阴邪之地,又抢劫外门弟子,短短两天时间,就成了外门的话题人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宋折柳似是很害怕被人关注,悄悄往孟凡身后躲了躲,胸膛贴着孟凡的胳膊,下巴微微低下,可这在那潘小虎看来,便是心虚的表现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还有两只鹤是在昨天丢的,一共十二只。”潘小虎上前一步,年纪不大,咄咄逼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孟凡摊了摊手,一脸无辜的样子:“没见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何沟非常应景的哈哈一笑:“我早说这里没有嘛!潘小师弟您还是去别的地方找找吧,我们这里是外门,弟子都是地玄修为,那些仙鹤张张嘴都能杀了他们,他们哪敢动那些鹤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不会看错,就是落到这边来了!”潘小虎抬手指着上空,冷声道,“何管事,我若是搜出来,你跟你的人同罪!”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说罢,潘小虎狠狠瞪了孟凡和宋折柳一眼,一晃身形向木屋掠去,何沟急忙脚尖一点地面,掠出去追,却被那潘小虎一掌拍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斩天修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围观的外门弟子面露震惊之色,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居然修炼到斩天了,太过惊人了,而他们几乎全部都成年了,还在地玄境晃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刚刚突破了一层境界的宋折柳,脸上也有了惭愧神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孟凡对此不以为然,即便潘小虎不动手,他也早就看出来了,潘小虎的修为很不扎实,分明是那葛长老堆砌了大量的修炼资源,将潘小虎催化到斩天了,掺水极多,在紫阳小宫里,小芳的年纪更小,现在已然到了地玄,若是紫阳小宫乐意,两年内就可小芳轻轻松松催化到斩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何沟尴尬的对孟凡笑了笑:“小孩子脾气,真烦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孟凡摆了摆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一直在悄然关注潘小虎的动静,木屋底下是他的秘密石室,被发现了可就不妙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不过还好,潘小虎气呼呼的在陈设简单的木屋中翻找了一番,将孟凡和宋折柳的被褥撕扯到地上,却也没留意地板,更没找到一只鹤。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但若他真的找到石室进去了,必死无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纸人岳老七不同于普通纸人,奉孟凡之命看守石室,若是潘小虎进去,岳老七将当场将他格杀,都不带商量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以大意侥幸逃过一劫的潘小虎,从木屋中走出时,被褥里的棉花散落了一地,白茫茫的像是被牲口践踏过的雪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哼!”一无所获的潘小虎跺了跺脚,指着孟凡和宋折柳道,“我要抓你们走,去执法堂审一审!”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说着话,竟然极为孩子气的去扯孟凡和宋折柳的胳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何沟皱了皱眉头,走上去将手按在了潘小虎的手背上,声音沉了下来:“潘小师弟,你这是胡闹了,要抓人你也得拿出证据来不是,就算是你想抓人,问过金掌座了没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潘小虎一听,一张稚嫩的脸皱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金浮沉行事极为霸道,将金莲峰当成了自己家的产业,不说生了一个女儿取了和金莲峰一样的名字,但凡有金莲峰的弟子被其他四峰欺负,金浮沉都要板着脸去找那些掌座说道说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若是强行抓人,金浮沉估计会用脚踹他一个狗啃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潘小虎有点后悔没将闭关的葛长老叫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潘小虎。”就在潘小虎犹豫不决的时候,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外门弟子纷纷让出一条路来,一道娇小可人的倩影走出,“谁给你小子的胆子,来扰我金莲峰清静?活腻了不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外门弟子的目光全被那道倩影吸引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何沟看到那道倩影,马上松了一口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莲儿姐……”一看到那倩影,刚刚还不饶人的潘小虎一下子就蔫了,松开抓着孟凡和宋折柳胳膊的手,垂在身侧,向着那倩影赔笑脸道,“我师父的鹤丢了,许是落到这边来了,我过来找找……”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确定落到这里了?”金莲儿身穿一袭很是合身的红裙,两只玉手倒背在身后,一头长发在纤细腰肢后晃动,颇有威严的走到了潘小虎身前,“你怎么不说落到山崖下面去了,你怎么不说被飞到其他峰去了,你怎么不说那些破烂鹤嫌你恶心,逃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金莲儿眯着美眸瞧着潘小虎:“你那些讨厌的鹤落到我这里倒好了,我一只都不会还给你,全部摔死拔毛,正好我还缺一个翎羽发饰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金莲儿的温润体香里,潘小虎嘴唇动了动,却是没说出一句话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金莲儿说摔死他的鹤不是一次两次了,自从那些鹤吃了周雨彤的流浪狗,金莲儿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每逢见到他都说要摔死他的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