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8章 进入重明帝仙宫

六甲门的确还剩下近二百弟子。

那二百位弟子不知自己的廖掌门怎么了,从山中回到门派之后,就将自己关在屋子里,一整天都没有见任何人,不知道在屋子里做什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也就是从那一天起,六甲门开始多了很多规矩,诸如门派弟子不得私自走出门派,不得欺凌弱小,不得动人妻女,不得为害一方……诸多条条框框,让人目不暇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这些都没什么,奇怪的是廖掌门用自己不堪的画技,画了一张画,挂在了自己屋子里,天天都要在画前坐上一会儿,嘴里喃喃说着什么话,态度虔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画上画的是一个人,身旁悬着三把剑…… 稻草人书屋

“就是这里了,大家务必小心一些!”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就在孟凡从轩辕西夕那里得到那份地图的时候,金浮沉已经凭借着重明鸟的一丝血气,带领金莲峰一众强者,到达了一座巨大的山洞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山洞位于一座巍峨高山的半山腰,洞口足足有五层楼那么高,有冷风从洞里面呼呼吹出,里面漆黑一片,即便是长生强者,如果不走进去的话,视线也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只凶鸟真会藏,还以为它住在树上呢!”潘小虎站在葛长老身旁,探头往洞里面瞧了瞧,嘀咕了一句,而后问葛长老道,“师尊,咱们的鹤是不是也在洞里面?” www.daocaorenshuwu.com

“估摸着在呢。”葛长老低声说了一句,似是怕惊扰到重明鸟。 稻草人书屋

他曾亲眼目睹过重明鸟的残暴,金浮沉一众设下天罗地网都没能将之擒下,只是将其轻伤,他这身子骨若是被重明鸟抓一下子,肯定当场就报废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金掌座咱们进去?”宗长老站在洞口,问金浮沉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进去吧!”金浮沉扭头瞧了一眼身后近百金莲峰弟子,沉声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家务必小心,听从指令,不可冒失出手!”金浮沉又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知是不是重明鸟的那丝血气影响了他的心魂,他一站在洞口就心惊肉跳,即便他是一峰掌座,身具长生五重境修为,战力也不比南无派十八位长老的前几位差。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金浮沉挥了挥手,率先进入了山洞。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剩下一众人都抽出兵器,极为警惕的跟了进去,心中也都很明白,当他们再次遇到重明鸟的时候,将会是一场大战,或许会有人死。

www.daocaorenshuwu.com

“居然有石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远处是什么,阁楼么?” 稻草人书屋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众人没有孟凡那样的地图,不知这山腹是一处叫重明帝仙宫的所在,顺着山洞走了一段路,便发现里面竟然有蜿蜒的石阶,踩着石阶一直往下面走,又看到了一些古旧的木楼,有的屋檐已经塌陷了,露出了里面一道道木梁,在黑暗中森然可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进去看看。”金莲儿的师叔赵长寿轻声对身旁的一位弟子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那弟子紧握一把明亮长剑,缓步走到了一座木楼前,将手按在有些腐朽的木门上,只是轻轻推了一下子,门板就呯的一声倒了下去,碎成了数块,荡起了一片尘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弟子装着胆子走进了木楼,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串清晰的脚印,而后走了出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里面是空的,什么都没有。”那弟子向赵长寿汇报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继续走吧!”赵长寿摆了摆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谁都没想到,山洞竟然很深,像是把整座大山掏空了似的,越往下走空间越大,过了良久,众人突然停下了脚步。

稻草人书屋

在他们下方有一座四方形的平台,极为宽阔,上面布满了各式各样的建筑,有十几层的高塔,也有五六层的楼宇,也有一两层的小楼房,鳞次栉比,却都是破败不堪,仿佛一阵风吹来就能将之吹倒的样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里看起来很像是一个小型的城镇啊!”宗长老凝眸瞧着平台上的建筑,对金浮沉说道,“看样子也有很多年头了,是古时候的百姓避世躲进来的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未必是城镇。”金浮沉皱着眉头,指着那片建筑,“你瞧一瞧,那座塔是不是像咱们门派的修炼塔?那座楼前面有一片广场,想不想咱们门派的传道楼和传道广场?而那边的小楼,楼顶有不少排气口,像不像丹房?”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宗长老辨别了一下,道:“你是说这里是一处门派?那这个门派的规模着实不小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说着话,宗长老探头往平台下面瞧了瞧,在平台之下的黑暗里,好像还存在着另外的平台。

稻草人书屋

“这可真是大手笔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里到底是谁人所建?” 稻草人书屋

“若是一个门派,怎么就空无一人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身旁的弟子开始窃窃私语起来,突然有一个弟子说了一句话,金浮沉听了心中一动。 稻草人书屋

那弟子道:“重明鸟该不会是以前住在这里的人养的吧?”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金浮沉一晃身形,飞掠到了平台边缘,靠近了其上的一座楼阁,抬头望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