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9章 山巅密室

孟凡突然发现方闲云神情有异!

那是一种极度痛苦,极度愧疚的表情,很容易让人误会他极有可能会突然自杀,好寻求解脱。

稻草人书屋

“他跟我经历很是相似啊!”孟凡在心头轻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皆失心爱之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生活在深深的思念和痛苦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若非有心念支撑着自己,怕是就真的活不下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孟凡的信念是救小溪;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方闲云除了想救醒妻子,还想照顾好自己的儿子,更是容忍着儿子的一切,不计较儿子做的事过不过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是一个傻父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个可怜的父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孟凡还是有些疑惑,醉酒男子将他弄到这片世界的真正用意?

www.daocaorenshuwu.com

到底想让他做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会是想着让他多陪陪他的父亲方闲云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目的也太简单纯粹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孟凡确定,开启如此庞大的阵法,醉酒男子撑到最后,可能就废了,如此大的付出,目的必不简单。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帝仙殿一片狼藉,跟打过仗似的。 稻草人书屋

方闲云揉了揉脸,见孟凡已经拉着小溪往外走了,冲着孟凡的背影咧嘴一笑:“儿子,外面雨大,要不等等再走?”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猜测方闲云可能有话跟自己说,孟凡停下脚步,对小溪说了一声稍等一下,而后坐到了方闲云的身旁。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这对“父子”坐在一尊倒塌的雕像身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风吹着雨,打湿了门口的地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空气潮湿,也有些凉意。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方闲云动了动嘴皮:“儿子啊,重明鸟的事情,再给父亲几天时间,其他八山八宫都在盯着老宗主留下来的那点东西,最近又有了联合之势,有点不好办。不过请儿子放心,不就是两只么!简单!父亲已经派出大量仙蝶探查信息,一旦寻到机会,肯定会将重明鸟给你弄到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孟凡下意识说了两个字:“多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一宫之主方闲云差点从雕像身上滑到地上,受了惊吓似的,好好打量了孟凡一番,十指颤抖,像是遭遇了极度不可思议的事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方闲云随即肃然坐正,又肃然道:“儿子……” daocaorenshuwu.com

已经吸收了大量方当归记忆的孟凡,知道仙后不复生,真正的少宫主方当归永不会和方闲云和好,是绝对不会和方闲云客气的,他那句多谢说的很是不妥,随即摆了摆手:“你别激动,我是替小溪谢你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方闲云瞬间失落,张了张嘴:“喔。”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孟凡不想让这个可怜的男人再受打击,站起身再次向外走去,手腕却是被一只大手抓住了,孟凡低眸瞧向方闲云,惊讶发现他眼眶湿润。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方闲云喉结上下移动,很用力的样子:“儿子,今天是你母亲的……忌日,去看看她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仙后的忌日,就是方当归的生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方当归自懂事之后,从来就没过过这个痛苦的生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孟凡瞧向风雨飘摇的门口,小溪正蹲在那里看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方闲云眼眶中的泪花慢慢累积,很沉重的样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孟凡点了点头:“好。” www.daocaorenshuwu.com

叮嘱桔子她们将小溪护送到梧桐苑之后,孟凡和方闲云在雨中向位于山巅的一处密室走去,仙后的冰棺就放置在那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路上,不用孟凡抗拒雨水,方闲云就主动帮他挡雨,超脱长生境的修为,使得雨水在他头顶三尺处自动滑开,落向远处。

www.daocaorenshuwu.com

“儿子,咋又不理姬仙妃了?”许久没和儿子并肩而行,方闲云有些局促的搓了搓手,打破沉默道,“是不是那小妮子不好驯服,你故意找了一个丑的气她呢?这手段高明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孟凡摇了摇头:“她不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匹拍到马腿上的方闲云,急忙抬头看天,叹一声好大的雨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知何故,方闲云抬头时,眉心突然皱起,有些呲牙咧嘴的样子,手不由自主的按了按胸口,孟凡偏头透视一眼,发现方闲云胸口上有一个两寸长的口子,像是被一剑穿心,不过已经结痂了,没有流血,但已然触目惊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似是怕孟凡察觉什么,方闲云急忙恢复正常,时值壮年的他,哈哈一笑:“上了年纪了,一下雨身子就不舒服啊!但一想到快要抱孙子了,就舒服得要命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孟凡蓦然想到一句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可怜天下父母心。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父母身体有了麻烦事,何尝不是刻意瞒着他,说一切都好,一切都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面走着,孟凡瞧了一眼还有一段路的山巅,开口道:“伤是怎么搞出来的?重明鸟不好抓吧?”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方闲云没解释什么,故作不咸不淡道:“不难抓的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不想告诉自己的儿子,在这段时间,他数次带着帝仙宫强者,偷偷潜入真龙山,想将重明鸟抢回来,哪怕是抢回一只也好,也算是能给儿子一个交代,但可惜真龙山已经察觉到九山九宫局势大变,怕老宗主留下的家底被一抢而空,防范极为森严,除了有九位超脱长生境的仙老坐阵,还有一位早就云游在外的老祖归来坐阵,他胸口的伤便是被那老祖一剑刺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