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8章 帐篷内的杀机

“你是不是和他有仇?”

金浮沉话音刚落,就有一道闪电当空劈落。 daocaorenshuwu.com

外面的天色早就伸手不见五指了,闪电在刹那间照亮了一切,刺目光亮也透过帐篷门帘缝隙,照在了金浮沉的脸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张脸阴冷,像是一块冻了几十年的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硕大的雨滴咚咚咚的打在帐篷上,像是鼓点之声。

稻草人书屋

曾因周雨彤一事和孟凡大战一场的宗长老,竟然在金浮沉脸上看到了一抹杀意,他又赶紧瞧了瞧赵长寿,脸色竟也极其不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蒙寻,也就是孟凡,小副宫主。”在阴冷的氛围中,金浮沉不等宗长老回答,就再次开口,“在青丘城时候,他和雨彤的事一直作为一桩美谈,传遍了十八重山,第一天骄和第一美人,谁不艳羡?直到后来,雨彤莫名离开青丘城,从此不知踪迹,人都当她是继续外出游历去了,可真是如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宗长老面无表情坐在金浮沉面前,双腿却在悄悄用力,随时都可从帐篷内倒掠出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一夜,几乎所有长老尽数出动,连不怎么过问门派之事的三长老,竟也赶赴了青丘城了,当我金浮沉什么都不知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时候我跟孟凡没有一点关系,关注雨彤的事只是为了我家莲儿为了我,你知道我是将雨彤当自己女儿一样看待的。”金浮沉平静的说着,手看似不经意的放到了身边的剑柄上,使得宗长老目光一颤,“那晚你们差点杀了他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宗长老低了低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宗荣元,现在咱们跟孟凡什么关系?”金浮沉又将手从剑柄上拿开,指了指外面,“你,我,还有老赵,还有那四十六位侥幸活下来的金莲峰门人,都欠孟凡一条命!”

www.daocaorenshuwu.com

金浮沉声音突然柔和了下来:“宗老哥,你也别多想,葛长老的事让我心很烦,不想让咱们内部再出岔子了,更不想有人对孟凡不利,你也是莲儿的师父,不是外人,有些话该讲明就讲明,要不然我心里不舒坦,你心里肯定也不自在……你这算是和孟凡早有交集了,想必对他已经很了解了,把你知道他的事情说一说吧!”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当然,雨彤那丫头的事情也要说一说,看看咱们有无出力的地方,孟凡兄弟来我金莲峰,想必就是为了周雨彤的事了,他呀,哎,不容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罢,金浮沉脸上的杀意瞬间全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长寿也换了一副笑容可掬的表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已经后背被汗水浸湿的宗长老,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同时也松了一口气,虚惊一场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还以为自己此时面临的状况,是因为孟凡知道自己身份暴露,怂恿金浮沉杀他呢! www.daocaorenshuwu.com

宗长老尴尬的笑了笑,将那晚从青丘城“接”走周雨彤的事,向金浮沉详细说了说,当金浮沉问他和孟凡战斗的具体细节时,他就更尴尬了,自己的两件法宝都被孟凡抢走了,若不是三长老及时现身相救,他还差点被孟凡用纸人炸死……要知道,孟凡那时候的境界,差他太多啊!现在也不过是长生二重境而已!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但既然金浮沉问了,他也不能不讲,脸皮发烫的据实讲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此时终于知道了那场事件的详细经过,金浮沉忍不住想笑,可为了给宗长老面子,强忍着不将自己的嘴角扬起来,但还是忍不住在心底感叹了一声,自己那兄弟真是霸道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他想知道的却不只是这些。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想知道更多,想知道孟凡的一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帝仙宫世界一出来,他就迫切想知道关于孟凡的一切事情,一个人到底经历过什么样的事情,才能成长到如此妖孽的份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叫小溪的女子,也是真实存在的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也真的是想帮助孟凡。 稻草人书屋

为了报恩,也为了尽一尽兄弟情义。

www.daocaorenshuwu.com

因和孟凡有过节,宗长老曾暗中打探过孟凡的底细,在金浮沉的询问下,整理了一下思绪,继续讲述了起来。

daocaorenshuwu.com

“他原本不是咱们十八重山的人,据说来十八重山是为了救一个人……” daocaorenshuwu.com

外面的雨势越来越大,金浮沉静静的听着,尽管宗长老讲的极为模糊,多有语焉不详之处,他还是听出了一些关键所在,再联想起帝仙宫发生的事,孟凡的过往也就清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也的确……”宗长老讲完孟凡的事,顿了顿,“很不容易!” www.daocaorenshuwu.com

“不容易!”赵长寿瞧了一眼孟凡帐篷方向,附和道。

稻草人书屋

“好了!”金浮沉沉默了片刻,摆了摆手道,“再讲讲周雨彤的事吧!” www.daocaorenshuwu.com

宗长老却是为难了,抬头瞅着金浮沉道:“雨彤之事我所知并不多,只知道是公冶掌门早就有布局,至于在布局什么,怕是主谋接人之事的三长老也不知详情,这事估摸着只能问公冶掌门本人了,但几乎可以肯定,雨彤她现在的处境极其危险,随时可能会死,若不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金浮沉沉声道:“若不然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