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9章 城头上的杀机

孩子们被中年人带离了院里。

热热闹闹的院子,一下子冷清下来,一只风筝挂在树梢,随风飘荡。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白发苍苍的老人坐在石凳上,目光瞧着树梢的风筝,发呆也似,良久不动,他的满头白发也在微风飘动。 稻草人书屋

家底快空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啊! 稻草人书屋

退隐二十年,不问世事,断绝了和老友们的来往,自己又不让家里任何人修炼,只让他们做那无权无势的普通人,没有了稳定财源,家里吃饭的嘴却是越来越多了,家底吃一点少一点,或许不久以后真的会有那么一天,孩子们会吃不了。 daocaorenshuwu.com

“原以为够吃的,我做错了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人在石凳坐着,一直坐到天黑,一直坐到月明星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慈祥的脸庞越来越沉重,突然他猛地站起身,一股磅礴凌厉的气势从身上扩散了出来,而后身形冲天而起,和夜空中的明月交相辉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人落地之后,树梢上的风筝也不见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人手里拿着一只残破的风筝,喃喃说了两个字:“破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中年人不知在何时又走进了院子,瞅着老人手中的风筝,默默无语,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www.daocaorenshuwu.com

老人将手中的风筝放到石桌上,尽管只是一只平淡无奇的风筝,老人的动作却是很慢,像是在放无比重要的东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哎!”一声叹息在老人口中发出,老人对着中年男人摆了摆手,“去吧,去找一些人,就说我闻人朔要请他们喝一场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年人顿时喜形于色,痛快应声道:“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后,转身就向院子外面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等一下。”老人抬了抬手,“家里还有买酒的钱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有!”中年人笑道,“还够喝两场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也就是在这一天,修炼界传出了老武评榜第十人闻人朔出山的消息,又因闻人朔和杜奇正有过一场大战的关系,闻人朔顺理成章的得到了空前关注!

daocaorenshuwu.com

据说闻人家的酒宴办得很热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前来参宴的人都是修炼界的巨擘人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据说闻人朔那位风姿儒雅的儿子,在办酒宴的时候哭了,在大红灯笼下哭了,可他根本就没喝多少酒啊! 稻草人书屋

那些小孩子们也不知道为什么,爷爷在酒宴过后,就再也不陪着他们玩了,爷爷总是好几天才回一次家,好像很忙的样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家里的饭越来越好吃了,还能天天都吃到肉。

daocaorenshuwu.com

挺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样也挺好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初谁也没料到,包括孟凡在内,杜奇正之死,让修炼界变得和往常不一样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孟凡也更没料到,除了老武评榜上的杜奇正,他竟还和那位第十人闻人朔有了交集,引发了整个修炼界的关注……这当然是后话了,但却是发生在不久后的将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至于轩辕家,因疲于应对隐世家族之间的矛盾,暂还未得知杜奇正的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亦或是轩辕家已经知道了,却是刻意封锁了消息,没让轩辕西夕的父母知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候,孟凡正走在金莲峰的队伍里,快到抵达怀古城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知怎么回事,一路上孟凡一直在出汗,那汗水也很奇怪,晶莹剔透,散发着异香,比女孩子身上的体香还要好闻,金莲峰众弟子闻了之后,马上心旷神怡起来,脚步都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金莲儿也察觉到孟凡身上的异常了,低声对缠着他聊天的欧阳云逸道:“孟凡身上的香味是怎么回事?你去问问他。” daocaorenshuwu.com

“不用问。”欧阳云逸不屑一顾道,“他从世俗界带来不少东西,我贴在身上的那玩意儿就是他给我和师父的,现在他肯定是喷香水了,还是超级昂贵的那种,世俗界那些富太太都舍不得买的那种。”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真的?”金莲儿一听双眸就明亮起来,“那更应该问问了,顺便帮我要一瓶过来,这一路走的,我都满身臭汗了。”

稻草人书屋

“不臭不臭。”欧阳云逸马上帮金莲儿更正,“好闻的很,比那小子身上的好闻多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快去!”金莲儿瞪了瞪眼,“要不然我又要叫你哥了!” daocaorenshuwu.com

“好吧!”欧阳云逸撇了撇嘴,往孟凡身边走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这一路缠着金莲儿也算是有了不小的收获,起码不让金莲儿认自己当哥哥了,不当哥哥那就有了进一步发展的可能。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他又为金莲儿拼了一次命,金莲儿能不感动嘛!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孟哥,累不累?”方才对孟凡不屑一顾的欧阳云逸,走到孟凡身旁开口说话时,却换了一副殷勤表情,“怎么出了这么汗,衣服都湿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也奇怪了。”孟凡皱着眉头道,“都长生四重境了,走这么点路怎么还会出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事,我也出汗了。”欧阳云逸不知孟凡为何皱眉头,嗅了嗅,那种让人心旷神怡的香味更加浓郁了,居心叵测道,“你是不是往身上喷东西,遮盖汗味了?是不是偷曲舒瑶的香水了?还剩没剩着?给我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