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4章 一回头,头会掉

“好,赴死!”

面对凶猛扑杀过来的沈果老,孟凡也是笑着高喊了一声,同时他将食指和中指并拢,在自己眉心一点,一道金色波纹自眉心扩散出来,旋即笼罩了全身,浓烈的剑意狂暴从他身上涌出,如同实质化一般,割裂的空气咔咔作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新招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果老瞳孔猛地一缩,紧接着便头皮发麻,他突然感知不到孟凡的肉身气息了,好似孟凡已不是人类,在眨眼之间,变成了一样极为可怕的东西,一种无坚不摧的东西,随着他快速接近孟凡,他的肌肤如同被一把把利刃切割一般,极度痛苦,甚至灵魂都痛!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好不容易积攒起的战意也瞬间崩塌了一大截,脸色惨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更让他震惊的是,他手中的那把保命血剑,和他心魂紧密相连的血剑,竟然哀鸣起来,剧烈颤抖,且向他传递出违逆之意,仿若它根本就不想斩向孟凡!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果老沉喝一声,强行鼓动变得怯懦的战意,用尽全力加速,狠狠向孟凡伸出手臂,递出他这一生最为狠辣、最为霸道的一剑!

www.daocaorenshuwu.com

在两人接触的刹那,有绚丽且凌厉的光芒自两人中间迸发出来,像是两道流星碰撞到了一起,红的红,金的金,都气势恐怖! www.daocaorenshuwu.com

因距离极近,沈果老布满血丝的双眸,都能数清楚孟凡的一根根发丝了,也清晰的看到了孟凡嘴角噙着的那抹微笑,温和,平淡,并没有一丝杀意。 daocaorenshuwu.com

沈果老没来由的使劲眨了一下眼睛,这种情况在高手对战时,是无比忌讳的事情,眼下是近距离搏命,不是远距离术法对轰,错过微毫的细节,就极有可能会落败丢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他不得不眨一下眼睛,因为在这一瞬间,他好似看明白了什么,没有使用任何兵器的孟凡,自己就是一把兵器,确切的讲是一把剑,一把让人神魂战栗的剑,一把让他无法直视的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确信自己若是不眨那一下眼,一双眸子一定会被割裂开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孟凡手指从眉心上拿开,化成一道灼目金光,嗤的一声从沈果老身前划过,下一瞬,他又在沈果老身后出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笼罩在他身旁的空气,如同正在遭受烈日暴晒,扭曲而恍惚。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旋即,他身上的恐怖气息消散,站在那里云淡风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果老背对着孟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孟凡也背对着沈果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果老手臂前伸,仍做刺剑姿势,颤声道:“小副宫主,这是什么招式,我没看懂,也没看清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孟凡微笑道:“刚刚悟出来的,还没取名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果老道:“叫人剑合一如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孟凡打趣道:“沈老哥,我是打世俗界来的,人剑合一在那边隐含取笑人的意思,还是换一个好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果老仍旧一动不动,怅然道:“老哥我词穷了,想不出别的来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孟凡道:“那回头再想好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到“回头”两字,沈果老陡然悲从心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回头……”沈果老嘴皮发抖,“那就……回头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下一秒,他手中的保命血剑猛地一颤,整齐的短成两截,而后化成一团血色轻烟消散在了空气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果老嘴角有鲜血溢出。 daocaorenshuwu.com

他真的在回头,他一点点的,小心翼翼的将头向孟凡扭过去,突然一道血痕自他脖颈处凝现出来,不断延伸着,开始流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是他一直都不敢动的原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怕一动,自己的头……就掉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他突然疑惑的张了张嘴,发现自己脖子上的伤口,很是轻浅,就像是自己不小心被一片树叶划到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时候,有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一道温和的声音响起:“沈老哥,回头又不是现在,不急的。”

稻草人书屋

沈果老很是听话的点了点头:“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身子突然一软,就要瘫坐在地,却被那只手搀扶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孟凡将沈果老扶到茶桌旁坐下,自己坐在了旁边,自嘲道:“新术法就是新术法,用起来很不熟练,偏差了一些,要不然真能让沈老哥赴死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果老颤抖的伸出手,去抓茶桌上的茶杯,他口干舌燥,极想喝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也自然不会认为孟凡是不熟练。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很显然,孟凡饶了他一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手抓住了茶杯,却未想到那看似完好的茶杯,突然在他手中碎成了片,每一片都整整齐齐的,像是被一个手艺精巧的工匠细心切割出来的,里面的茶水也哗啦一声洒了出来,在桌子上漫了开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茶杯是他方才用过的茶杯。

daocaorenshuwu.com

沈果老喃喃道:“是偏差了,偏差到了这杯茶上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孟凡咧嘴一笑:“可不是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随即,孟凡将自己面前的茶杯推到了沈果老面前,沈果老抓起茶杯,大口喝着,不理会自脖子上流下的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喝完茶,他擦了一下嘴,脸上仍有惊恐密布着,问孟凡道:“你怎么留我一命?是我实力微末,不配做你的对手?不值得你杀?你看不起我?还是说你……你只是在捉弄我,好瞧一瞧我这个武评榜第二名在你面前是如何的失态,还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