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8 熟悉的味道

池底有一片淡淡的红光,仔细看就能发现,刚才注意力被壁画吸引,没来得及观察。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祖奶奶真是个小机灵。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池子深度大概是百米,这点高度李羡鱼和祖奶奶直接跳下去就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脚下踩着起伏的地面,像是岩浆凝固的形状,推测出池子原先应该是一片熔浆,但已经冷却很多很多年。硫磺味道很重,之前闻到的硫磺味应该是这里挥发出去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直奔红光而去,走得近了,才看见那是一地细碎的壳,红莹莹的壳,有的碎片像门板一样大,有的碎片却只有巴掌大,哪怕是碎了,也可以推断出它原本的规模。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是蛋,一只巨大的蛋。

daocaorenshuwu.com

有一座小楼那么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外形看,根本看不出是蛋壳,它不是由碳酸钙组成,而是一种未知的物质,通体暗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祖奶奶捡起一块碗口大的碎片,凑在鼻端闻了闻,“有点香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应该碎的不是很久,无法估算时间,但肯定不是碎在遥远的古代。”李羡鱼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物质是会挥发的,古妖的东西不能以常理度之,可既然是蛋,又破壳了,那肯定不会几十万年后,还残留着气味。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特么体味得有多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万神宫上一次开启时间是二十年前。”李羡鱼沉声道:“它必然是二十年前碎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为什么不是之前几次?”祖奶奶抬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那一次,我的前任从万神宫带出了果子。”李羡鱼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是.....巨鸟的蛋?”祖奶奶不确定的语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能是牠产下的卵。”李羡鱼点点头。

daocaorenshuwu.com

这一刻,冰雪聪明的李羡鱼脑海里无数信息闪过。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座池子应该算是巨鸟的巢,巢里的蛋,自然是巨鸟产下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蛋在巢里,巨鸟却不见了,可能是死了,毕竟当初是八位古妖围攻一个,同境界的强者哪怕有强有弱,也不可能做到团灭对手,自己安然无恙。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就很好解释了万神宫之主消失的原因,正因为牠死去,所以古妖们才能从万神宫里逃出来,倘若牠还活着,那些古妖遗蜕休想逃出来,会被永生永世镇压在万神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古妖们不知道牠死了,逃出万神宫的时候曾经感受到牠的气息还在,所以这些年逃出去的古妖始终不敢回来,又不甘心果子,于是四处物色炮灰探索万神宫,当年的结拜三兄弟成了最成功的炮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古妖遗蜕们感受到的气息其实是这只蛋,因为是巨鸟留下的后裔,所以气息一样.....李羡鱼疯狂脑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优秀的推理家,内心戏总是很丰富的,学术名叫做:大胆假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数年后,雏鸟破壳而出,成了灵魂画手,这也能解释的通内外壁画风格不同,外面的壁画明显是个新手,因为它是只刚出生的雏鸟.....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灵魂画手断更时间是二十年前,忘尘带出古妖遗蜕的经过被刻在壁画上,可生父的没有。”李羡鱼想起了这条线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它当年跟着我爸离开了万神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羡鱼也学着捡起一块闻,蛋壳温润玉如,似乎残留着温度,他闻到一股淡淡的腥香。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瞳孔收缩成缝,脑海里宛如一道惊雷劈过,整个人懵逼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知道你母亲的生日吗?”秦泽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冰渣子自然不会回答他这种无聊的问题,竟然问她知不知道自己母亲的生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猜你肯定不知道。”秦泽又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确实不知道.....冰渣子有些服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就知道我爸妈的生日,我不但知道,我还知道姐姐的生日。”他抽着雪茄,语气有些得意,大概是觉得自己是个顾家的好男人,孝顺的好儿子。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你不知道你母亲的生日,当然也不会知道你父亲的生日了对吧。那你知道李羡鱼的生日吗。”

www.daocaorenshuwu.com

小奴才的生日她倒是知道,但她还是不会回答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母亲叫张初雪,小名萍萍,出生于1974年,高中文化水平,是一名会计。初恋叫李雄,就是现任老公,父亲是光荣的工人,在中石油上班。母亲是东北人。父母感情不太好,年轻时经常吵架,所以她性格有点内向,没什么安全感,喜欢外向且有主见的男人,所以才会喜欢上当着小混混的李雄,因为你母亲觉得威风凛凛的混子有能力保护自己,而且人又不渣。其实渣的很,你父亲吃喝嫖赌样样俱全,只是你母亲不知道罢了。像我对感情专一的优秀男人,世上罕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知道。”冰渣子点点头:“在崛起之前,你从未谈过恋爱,成年后迅速结婚,感觉是为了结婚而结婚。”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不用担心,我很爱我正牌妻子,她也爱我,虽然我们没有生孩子。”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并不关心你的夫妻是否和谐,”冰渣子淡淡道:“你既然看过我的调查表,就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古妖是长生不死的生物,但和人类是不同的,牠们不会和人类谈恋爱,就像人类不会和猴子谈恋爱一样。甚至和人类交配都是一件极其恶心无法接受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