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布局长远,下手稳健

难得听刘以授长篇大论地教训他,周安涌依然保持了足够的涵养:“刘总似乎忘了一路走来,庄能飞和何潮是怎么一步步败在了我的手下?我先是因人事而成功,然后才是市场上的成功,前后因果不要弄错了。江阔毕竟是一个女人,而且江安的事情,还没有过去,是吧辰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辰连连点头:“顾老板和我联合投资一帆快递,出发点中就有吞并利道为报当年一箭之仇的原因,哈哈。安涌说得对,想要对付江阔也不难,顾老板也说了,他看上了江阔,他要亲自出马拿下江阔,让何潮人财两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以授虽然还不服气,却也无话可说了,只好转移了话题:“怎么,安涌你对快递行业也感兴趣了?以前你不是最看不起何潮从事快递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得承认在这件事情上,我没有何潮目光长远。快递行业的飞速发展,确实超出了我的预料。是,我现在是对快递行业大感兴趣,准备等何潮坚持不下去要出售利道的时候,收购了利道,再将利道和一帆整合在一起。如此一来,借助三成的产能和利道的渠道,七合集团就会如虎添翼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想得真的挺美,等于是说,何潮和庄能飞辛苦了好几年,都为你打基础作嫁衣裳了?行,安涌,你现在成了战略家了,布局长远,下手稳健。”刘以授啪啪鼓掌,“我还想知道,你到底怎么才能让何潮在韩国呆上一年半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安涌微微一笑:“容我先卖个关子,等下再说……现在该刘总说说你想对付曹启伦既然不是为了女人,又能是为了什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周安涌的语气中加重了几个关键点,明显就有了嘲讽之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以授顿时气了:“周安涌你什么意思?讽刺我管不住下半身是不是?是,我是好色,男人不好色还是男人吗?只不过我和你不一样的是,我好色在表面,你是好色在背后。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背着海之心都做过什么,是真男人就别装假正经,你又不是性无能!”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张辰忙打圆场:“说正事,说正事,现在不讨论女人问题。”

daocaorenshuwu.com

周安涌却不干了:“刘总,你把话说清楚,我背着之心在背后都做什么了?你不要毁我名声。”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毁你名声?”刘以授冷笑连连,“谁不知道你经常去深圳大学还有广州的各个大学附近转悠?你喜欢女大学生的习惯,出了校门这么多年,一直没变。不过也可以理解,男人嘛,一直很专一地喜欢二十多岁的姑娘,我现在也一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安涌顿时涨红了脸:“我没有,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大学附近出现了?刘总,大家朋友归朋友,血口喷人不行!”

www.daocaorenshuwu.com

张辰咳嗽一声:“现在是一致对外对付何潮的时候,怎么自己人先吵起来了?我说刘总、安涌,你们也真是,既不是对手也不是情敌,还没有恩怨,却还要吵个不停,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周安涌脸色缓和了几分:“不吵了,不吵了,刘总你继续说,我洗耳恭听。”

www.daocaorenshuwu.com

刘以授哼了一声:“我如果是为了一个女人就去报复曹启伦,我别说能有今天了,早就进去蹲大牢了。我抢的女人多了,抢我的女人的人也多了。有时大家心知肚明,不喜欢了玩够了,被别人抢走,也算是帮我善后了。我最喜欢安涌总结的一句话——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不善后,对,一定要加一个不善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现在回到正题,我和曹启伦早在十多年前,就有过过节。当年我在开发锦绣家园时,曹启伦当时才起步,开了一家混凝土搅拌站,叫飞翔混凝土公司,也算是深圳最大的混凝土公司之一。曹启伦能伸能屈,又头脑灵活,再加上他肯下力气研究,引进了新技术和新产品,他的混凝土特别适合深圳的气候,凝固快,好养护,并且硬度高,很快他的公司生产的混凝土就成为深圳各大在建房地产项目的首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也有自己的搅拌站,除了地基让沈亦农的华根基础工程公司承建之外,其他工程全部是自己的施工队,可以节省开支,毕竟我自己也是土建工程起家的。原本我的的搅拌站除了供应我的项目之外,还可以向其他开发商供货,也有一定的利润。但在曹启伦的搅拌站打出名气之后,我的搅拌站就彻底没有生意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几人都不说话,静静地听刘以授和曹启伦的陈年往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如果仅仅是抢走我的搅拌站的生意也没什么,我自己的搅拌站原本就是为了供应我的项目,节省出来的开支也足以维持搅拌站的运营了,不为了对外赚钱。但曹启伦却得寸进尺,还挖走我的搅拌站的几名技术人员,甚至连厨师都挖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