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决赛(四)

……输了?

虽然亲眼目睹了整场比赛,但是不管是江哲还是艾伦,都没有斯考特竟然输了……

太意外了……

“你这个混蛋在搞什么鬼啊?!”虽然口口声声说如果斯考特和江哲输了会非常开心的艾伦,在见到斯考特时却是一阵劈头盖脸的指责,看他那气愤不满的模样,就好像输的人不是斯考特而是他一样。

望了眼沉默的斯考特,江哲拍拍艾伦的肩膀,低声说道,“艾伦,少说两句吧!”

拉维亚与莱瑞拉也帮着说道,“艾伦,就算斯考特没有失误,恐怕也很难战胜对手,那个叫格特·丹齐的人,明显是和斯考特一个类型的,而且那家伙竟然能默算斯考特施展诅咒的时间……”

“是啊,艾伦……而且他还有一柄魔杖……”

“不!”打断了莱瑞拉的话,斯考特摇摇头,如实说道,“他并没有依靠那柄魔杖,他拿出魔杖只是想告诉我,就算我先前没有失误,他一样可以赢!区别就在于,一个是赢在魔法装备上,一个是赢在我的失误上……不过他确实是一个非常强劲的对手,他比我更能计算对手的实力……是我输了,彻彻底底的输了……”

“你!”气愤地望了眼斯考特,艾伦一时间被憋得说不出话来。

“艾伦、艾伦……”扯了扯艾伦的衣袖,丽莎轻轻摇了摇头。

“啧!”愤愤不平望了眼斯考特,艾伦的眼神逐一扫过赛场四周的学生们,似乎在寻找斯考特的对手格特·丹齐所在的方位。

“决赛第一轮第十二场比赛,我校……”裁判教授继续念着下一场比赛的学生名单,而在此期间,江哲望了一眼身边的斯考特,低声说道,“今天的你……很不对劲啊!”

“是么?”斯考特微微叹了口气,摇头说道,“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只是……”

“只是什么?”转头望着斯考特,江哲用极轻的声音说道,“是因为那封信么?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说说么?”

斯考特沉默了,在良久之后,他轻轻叹了口气,勉强露出几分笑容说道,“索斯,你现在应该准备一下接下来的比赛吧?再下一场,就是你和拉维亚的比赛了……”

“不能说么?”

“……”抬头望了一眼江哲,斯考特沉默了一下,微叹说道,“好吧!那封信是我……是那个家伙送来的,有关于加利克的,信中说,雅各森布的叛乱已经波及相邻各地,就连加利克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你父亲?”

眼角闪过一丝仇恨,斯考特推了推眼镜,沉声说道,“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是我身上流着那个男人的血,这是事实……那个男人在萨森,认识不少贵族……无聊的贵族!他在信中说,这次雅各森布的叛乱,不是简简单单的平民暴动,而是一场阴谋,是有人在暗中搞鬼,目的什么的他没有说,但是到他写这封信为止,已经有一位领主被刺杀,雅各森布的领主乔尼·阿道夫斯伯爵,而且,该地区大批作为管辖着的贵族也相继被刺杀,军议会认为这是一次针对贵族的叛乱,尤其作为实际管理者的各地领主,如果是这样的话,与雅各森布接壤的各地领主,都有被刺杀的可能性,尤其是加利克……加利克是东北地区军事重地,如果加利克乱了,那么整个帝国东北都会陷入混乱之中……”

“加利克?”喃喃念叨着这个名字,江哲疑惑问道,“那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摇了摇头,斯考特暗暗叹了口气,抬起头望着江哲的眼神,诧异说道,“你不知道么?加利克地区的领主,埃弗里·奥吉尔伯爵,就是我的祖父!”

“……”瞪大眼睛愕然望着斯考特,江哲没好气说道,“喂喂,你这什么口气啊,你根本就没有提过好么?”

“呵,抱歉抱歉,应该是我没有提过吧。”勉强一笑,愁容再次布满了斯考特的脸。

“那个男人说,如果这是一次针对帝国、针对贵族的叛乱,那么作为加利克领主的祖父,要比任何地区的领主更有可能遭到刺杀……我祖父,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唯一?”愕然地望了一眼斯考特,江哲很理智地没有反驳,在想了想之后,低声问道,“所以,你担心你祖父也像雅各森布的领主一样被刺杀?”

“唔!”斯考特点了点头,叹息着说道,“我祖父是一位很正直的贵族,同时,也是一位很正统的骑士,推崇骑士,抗拒魔法,所以他居住的城堡中没有魔法师,这是我最担心的……索斯,你知道的,单单只是几名侍卫或者骑士,根本无法保护祖父的安全,但是……”

“你祖父排挤魔法师?”

“排挤倒不至于,祖父只是单纯地厌恶魔法,毕竟祖父是一位正统的骑士,从小便经历了各种骑士式教育,在祖父的眼里,战马、长枪,以及训练有素的士兵,要远比魔法师更加有用……说句不恭敬的话,祖父很顽固,作为一名正统骑士的他,却眼睁睁看着骑士渐渐被魔法师所取代,心里当然不舒服……当初我报考瑞奥克斯学院,也是恳求了祖父很长一段时间,才让祖父勉强同意……”

“哦……那你打算怎么做?”

斯考特低头思索了一下,随即低声说道,“很抱歉,索斯,我想我需要回加利克一趟!”

“你要回去?”转过头愕然望着斯考特,江哲低声问道,“什么时候?”

“明天,或者后天,唔……还是今天吧,待会我就走……”

“这么快?那……什么时候回来?”

“我实在放心不下我祖父,那个男人在信中说,雅各森布的叛军已经到达加利克边境了……”斯考特摇了摇头,低声说道,“至于什么回来……等到雅各森布的叛乱平息吧,或者当我可以确保我祖父安全的时候……”

“这……”

望了眼不远处仍然愤愤不平的艾伦,斯考特低声说道,“这件事到时候你对艾伦说一声,要是现在告诉他,他也许会更加生气的,呵呵……”

顺着斯考特的眼神,看了一眼仍然在赛场四周寻找格特·丹齐身影的艾伦,江哲摇摇头,无奈说道,“是啊……等下就走么?”

“是啊,”微笑着望了眼江哲,斯考特少有地带着几分戏谑说道,“等看完你与拉维亚的那场比赛就走,我想在太阳落下之前,还有足够的时间让我申请个特殊假、再一辆马车……本来我还在犹豫,现在既然输了,就先回去一段时间,落下的课程,以后就麻烦你们帮我补上了……”

“我给你补?反过来还差不多……”江哲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即望了一眼斯考特,带着几分戏谑、几分遗憾地说道,“输了比赛,就打算夹着尾巴逃走么?”

“呵,这话我觉得更应该从艾伦那家伙嘴里说出来……”

两人原本还打算再交谈几句,但是时间似乎并不是那么充裕。

在赛场之上,裁判教授举起右手示意着全场安静下来,随即望着对战名单大声念道,“衷心感谢两位米尔科学院的学员为我们带来一场精彩的比赛!那么,呃……下一场,决赛第一轮第十三场比赛,我校二年级学员索斯,对我校二年级学员拉维亚·法华利亚,请点到名的两名学员迅速到场!再重复一遍……”

望了一眼赛场上的裁判教授,斯考特拍了拍江哲的肩膀,轻声说道,“到你了,索斯!”说着,他的脸上少有地露出几分幸灾乐祸的表情,用戏谑的口吻低声说道,“祝你好运!”

下意识地望了一眼身旁不远处,江哲显然望见拉维亚面无表情地瞥了自己一眼,苦笑着摇摇头,低声说道,“虽然听上去像是挖苦,不过我还是说句……谢谢!”

在走向阶梯的途中,拉维亚故意放慢了脚步,在江哲跟上来之后,低声说道,“很重要的事么?我见你和斯考特聊了很久……”

“不,呃,也算不上重要吧,”摇摇头,江哲轻声说道,“他只是和我说……”

“不用告诉我!”斩钉截铁地打断了江哲的话,拉维亚停下脚步,转身过来望着江哲认真说道,“相信我,我没有任何想了解你们谈话内容的意思,我只是再一次地提醒你,能再一次真正和你较量一次,是我现在最在意的事!我希望你也能认真对待!”

“艾维……”

“一旦我们踏上赛场,我就是你的敌人,相反也一样!就如我们所约定的,一场毫无保留的、真正的较量!”

“艾维?”

“告诉我,能、或者不能?”

望着拉维亚那双火红般的眸子,望着她一脸坚持的表情,江哲叹了口气,点点头,缓缓说道,“毫无保留!”

“很好!”说着,拉维亚一个转身,踏上了赛场。

不得不说,这位好似火焰般的女孩由于她出色的容貌与表现,赢得了瑞奥克斯学院大部分学生的推崇,在她一登上比赛场地,无数学生纷纷用自己的方式支持她。

而相反的,江哲就没有那么好运气了,哪怕是前一场还为他加油的平民学生,也差不多转而支持拉维亚去了,就连艾伦这个家伙,也为了讨好丽莎也很没义气地‘叛变’了。

望了眼喧闹的赛场四周,斯考特推了推眼镜,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比赛……开始!”

今天的拉维亚确实是气势逼人,裁判教授话音刚落,只见她右手一挥,脚下的地面便出现了一丝火星,那一丝火星以她为中心划了一个圈,随即,在这个圈内,刷地一声喷发出熊熊火焰,在这熊熊火焰之中,八道火浪带好似火蛇般冉冉升起半空,仿佛是毒蛇死死盯着猎物一般。

“哇哦,”望着赛场,盖勒用肩膀推了推身边的格特,好笑说道,“那个小妞看上去实力不错啊!喂,格特,你说他们两个谁会赢?”

只见格特淡淡瞥了一赛场,面无表情说道,“谁会赢,谁会输,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嘿!你是想说,你会把胜利的一个打败?就像你上一场欺负一个二年级的新手一样?”

“不,”格特没有理会盖勒的挑衅,扶着单片眼镜淡淡说道,“我只是想说,我对他们没有任何兴趣,就这样!”

“没有任何兴趣?嘿,你有兴趣的,就是那个叫斯考特的小子么?切!喂,格特,如果你在比赛中遇到我,会不会让你有点兴趣呢?”

仿佛机械般地抬头瞥了一眼盖勒,格特淡淡说道,“不!”

“喂,你这混蛋什么意思?”

“行了,盖勒!”一把抓住了盖勒的手,埃迪皱眉说道,“你知道的,格特只对那些依靠智慧战胜对手的家伙感兴趣!”

“你的意思是,我就是属于依靠蛮力的家伙咯?”猛地挣开了埃迪的手,盖勒低声说道,“埃迪,你最好记住一点,你那队长的任命,是由导师任命的,我们并没有承认……至少我没有!所以,你最好少来指挥我!”

“我没有任何指挥你的意思……”

“最好没有,我盖勒只听取强者的意见,哪怕是命令,而你,埃迪,你没有十足的把握能赢过我!”

“别吵了,盖勒,埃迪学长……”凯特丽娜一脸为难地望着两人。

轻轻拍了拍凯特丽娜的肩膀,埃迪微笑说道,“确实,我没有,好吧,我只是想请你安静,你已经引起很多人的注意了……请!”

“哼!”冷哼了一声,盖勒靠在身旁一棵树干上,双手环抱着,嘲讽说道,“别对我露出那种令人讨厌的笑容,我没打算去了解这种毫无内涵的微笑——至少在毕业前!”

“好吧!”说着,埃迪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重新将注意力投入比赛当中。

同系魔法师之间的对决么?

有意思……应该会是一场精彩的比赛呢!

“你……你不强攻么,索斯?”右手操控着八道火浪遥遥指着江哲,拉维亚的锐利眼神死死盯着对方,用低沉的口吻说道,“有时候我真的很讨厌你的自大……非常讨厌!记住,索斯,对魔法师来说,从容不应该表露在战斗之前,而应该在你万分确定已经击败对手的时候!我现在不想去猜你的想法,我给你三秒钟!一、二……”

望着对面拉维亚的眼神,江哲隐隐从她眼中看到了名为愤怒的火焰。

“好吧,”深深吸了口气,江哲眼神一凛,沉声说道,“毫无保留!”话音刚落,随着他右手的抬起,在他身前的空间出现了四处火红色的漩涡,大量的火元素被迅速凝聚。

当江哲的右手一指拉维亚时,已经形成的四个火球各自划过几道不可思议的弧线,从各个方向袭向拉维亚。

“三!”当这个数字从拉维亚嘴里迸出时,四道火浪好似刷一声拉长,好似毒蛇追捕猎物般将那四个火球一一击爆。

“轰轰轰轰!”

“哇哦,好精准的控制力!”

“看到没,她没有用眼睛去寻找目标……她也学会感知了!”

“这下有意思了,加油,拉维亚!”

观战的学生纷纷为拉维亚的精准的控制力叫好,但是作为当事人的拉维亚可没有半点欣喜的表情。

“四个火球就是你说的毫无保留?”仿佛被欺骗一般,拉维亚出奇地感到愤怒,但是突如其来的一枚火弹在穿过那团爆炸产生的烟雾后,堪堪擦过了她美丽的脸庞。

火弹的速度非常快……带起的劲风甚至吹乱了她的秀发,虽然没有受到伤害,但是拉维亚仍然感觉自己的脸颊有种被灼伤的错觉。

下意识地抚摸着自己的脸颊,拉维亚愣愣望着对面的男孩。

只见男孩的右手手掌方向悬浮着一枚拳头大小的火弹,无奈、诚恳而又肯定地说道,“确实是……毫无保留!”

在场边的观战学生纷纷指责江哲的同时,只见拉维亚脸上浮现出一抹会心的笑容,带着几分莫名的喜悦,轻声说道,“很好!”

说着,她表情一变,脚下的火焰呼呼上涨几分,随着她双手的操控,八道火浪如同吐着蛇信的毒蛇,呼啸着击向江哲。

而与此同时,江哲身旁的空间中,数十个火红色的漩涡迅速凝聚起数十个火球,纷纷以各种不同的轨道攻向拉维亚。

一时间,场上轰声一片,到处是散落的火焰与浓郁的黑烟,不计其数的火球与八道火浪各占半个场地,争锋相对,僵持不下。

“喂喂,那个小妞真的很厉害啊……”望着场上的拉维亚通过精准的控制,用仅仅八道火浪便将对方无数个火球一一拦截下来,盖勒站直了身体,饶有兴致地说道,“那个叫索斯的小鬼,似乎并不懂怎么爱惜女孩子啊……这种数量的火球,比上次更多吧?嘿,那个小妞可不是巨岩像哦……”

“但是那个叫拉维亚的女孩子确实很厉害啊……”双手捧着一本魔法书,凯特丽娜有些震惊自己所看到的情景,抚了抚耳边的乱发,喃喃说道,“那个……是火浪术吧?火系三级青魔法,一个三级的魔法竟然有这样的威力……还有她的控制力,那么多的火球,竟然没有一个能逃过火浪术追捕……她一定非常刻苦地练习这个魔法很久……”

“你怎么不说说那个小妞的对手?”盖勒好笑地望了一眼凯特丽娜,戏谑说道,“那小鬼用的可是火球和火弹,这两个魔法算什么?我想我可以在火系青魔法入门手册前三页找到它们,但就是这两个低阶的魔法,以压倒性的力量彻底摧毁了巨岩像……”

“所以说那个女孩子非常厉害啊……”

“好好好,我不和你争,”没好气地摇摇头,盖勒突然露出几分戏谑的笑容,走到凯特丽娜身旁,嘿嘿笑道,“那么你说,谁会赢呢?唔……或者,你希望谁会赢呢?”

“我希望?”不解地望着盖勒,凯特丽娜好似想到了什么,连连摇头,小声说道,“谁……赢都没有关系……”

“喂喂,不要这个样子嘛,现在我们又不是在那个烦人的学院,”说着,盖勒低下头,一脸戏谑地说道,“其实这两天我一直很好奇,你好像对那个小鬼的比赛很关注啊,你……喜欢他?”

愕然地抬头望着盖勒,凯特丽娜惊声说道,“你……你怎么会这么说?”

望着凯特丽娜惊慌失措的模样,盖勒嘿嘿笑道,“你看你看,不然你为什么这么慌张啊?”

“不是,不是那样子的,”只见凯特丽娜死死抱着手中那本封面上印着金色十字架的书,连声说道,“我只是觉得那个孩子很特别,不是你想的那样子的,盖勒!你知道的,我……”

“哦,天呐!”无语地摇摇头,盖勒一把夺过凯特丽娜手中那本书,大声说道,“难道你心里还存着那个愚蠢的想法?侍奉神明?这太可笑了!相信我,你一定会后悔的!该死的……”

“不要!盖勒,不要再说那些亵渎神明的话……把书还给我!”

“你每天捧着这玩意做什么?神?当初我们需要帮助的时候,神呢?在哪?”

“教廷的神父们找到了我们,这就是神的旨意……”

“旨意?嘿!”

“闭嘴,盖勒!”始终望着赛场的埃迪一把抓住盖勒的手臂,用不容反驳的语气低声喝道,“还给她!”

“埃迪,你有什么资格命令……”说到这里,盖勒的话语戛然而止,因为他望见了凯特丽娜紧咬的嘴唇与眼中的泪水。

“看你干的好事!”一把夺过盖勒手中的书,埃迪将它递给了凯特丽娜。

凯特丽娜低着头,将那本书死死抱在怀中,盖勒挠挠头,一脸讪讪模样,含糊说道,“我只是……只是……玩个玩笑。”

“那么以后就别开这种玩笑!”皱眉望了眼盖勒,埃迪转过身,轻轻拍了拍犹如受惊的小兔子般的凯特丽娜,低声说道,“盖勒脾气冲动,这你是知道的,但是我相信、你也相信,他没有恶意的,无论是我,还是盖勒或者格特,都不会害你的……因为我们四个是小镇上唯一还活着的!神,确实给予我们诸多帮助,但是更多的时候,我们仍然要依靠自己,不是么?”

“嘿!我真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一脸意外地望着埃迪,盖勒戏谑说道,“相信学院那些神父听到一定会很生气……不过嘛,这让我对你改观不少,埃迪,看来那些教条式的愚蠢教育,还没有彻底影响到你!”

“管好你自己!逞强好胜、以及多余的冲动,并不能给你带来什么,相反地会失去更多!我们……不能再失去了!”

深深望了一眼埃迪,盖勒抓了抓头发,漫不经心地说道,“少来命令我……我知道!”

“还没有忘记那件事么?”眼睛注视着赛场,格特面无表情地问道。

轻轻拍了拍凯特丽娜的肩膀,埃迪微微吸了口气,皱眉说道,“怎么可能会忘记?难道你们忘了么?”说着,他望了一眼盖勒,带着几分嘲讽的语气说道,“两个学院之间的魔法交流?在比赛中取得胜利,带个奖杯回去?”

在盖勒不屑的撇嘴声中,格特扶了扶鼻梁上的单片,淡淡说道,“六、七年前的事,修顿神父他们都查不到任何线索,我们怎么可能还查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