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愚者(一)

几天后,艾伦率领他的骑士团军队也攻下了三座门户城市之一的吉昂,在距离萨森不远的一个平原与斯考特、拉维亚以及索斯顺利汇合,这预告着萨森不久将会引来一场有史以来最浩大的交锋。

一时间,萨森成为整个帝国、乃至整个世界的焦点,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里,他们想亲眼目睹这场变故的最终结果,聚集了帝国大半力量的联盟军,是否能战胜那个站在世界顶点的男人,这场交锋的胜利者,究竟会是谁!

通常来说,一个人的力量是相当渺小的,但是,这话用在阿格斯那个男人身上似乎并不合适,那个男人,那个恶魔似的男人,不但凭借一人之力就颠覆了这个国家,更明目张胆地作为了帝国统治者,谁都知道,不管是格兰亲王还是那位幼年的皇帝陛下,都不过是这个男人的傀儡而已。

阿格斯·巴特·克兰菲尔德,这个男人他已经站在了世界的巅峰!

他拥有着常人无法匹敌的强大力量,而便是这股力量,打破了魔法界原有的秩序与力量体系,在阿格斯出现之前,魔法界对于魔法师的分类,仅仅只是魔法学徒、魔法师、大魔法师三个等级,圣魔法师不过是帝国对于做出杰出贡献的魔法师的尊称,并不完全是作为实力划分等级使用。

所以,大魔法师一向是作为魔法师的最高称号,可以认为这是作为人类能够达到的顶点,但是阿格斯的出现,却颠覆了这个观念,以往在众人眼中高不可攀的大魔法师,在那个可怕的男人面前却显得那样的无力。

‘超越一般大魔法师’,在赫利瑞奥克斯战役之后,这个称呼陆续被梵德尔的黑魔法师所使用,用以区别大魔法师等级以上的强者,但是这个实力划分的概念仍然显得有些模糊,如果说使用元素施展魔法是作为魔法师的象征,领域是作为大魔法师的象征,那么,超越一般大魔法师的境界,又以什么来区分呢?

是【人体元素化】和【元素实体化】!

梵德尔的黑魔法师们提出了早年被遗忘的理论,霍得·肯迪与阿格斯的那一次战斗,已经证实了就算是人类也能做到这一步,这让魔法师们再度燃起了对于魔法真理奥秘的追求。

不得不说,阿格斯的出现,对于魔法世界也产生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当然,比起他所造成的危害,那显然是微不足道的。

——新历407年7月,萨森——

作为众目的焦点,阿格斯却仍然呆在自己的房间里,站在阳台,用淡红而略显灰蒙蒙的眼睛茫然地望着天空。

“你在看什么,阿格斯?”伴随着一个清脆的声音,小女孩利莉从他身后走了出来,说来也奇怪,这个孩子虽然失明了,却似乎有着能感应到其他物体存在的能力,从来都没有因为撞到什么东西而跌倒过。

“没什么,只是看看天空而已……”阿格斯淡淡地表述着,但是与其说他是在眺望天空,不如说是单纯地走神。

“真好呢……”小女孩用充满羡慕的语气说着,走到阿格斯身边,趴在阳台上,闭着眼睛沐浴在阳光中,露出一幅可爱的模样。

那语气中的羡慕,让阿格斯不由转头望了一眼利莉,待望见她那双无神而略显灰蒙蒙的眼睛时,阿格斯眼中闪过几丝惋惜与遗憾,不由自主地伸出手,重重地揉了揉小女孩的头发。

同样被光明所遗弃了呢,这个小鬼……

“真讨厌……”然而这种做法却似乎让小利莉很不开心,撅了撅嘴,双手胡乱地抓向阿格斯的手,待顺利抓到后,她咯咯笑了,像个普通的孩子那样。

望着小莉莉那笑个不停的可爱脸蛋,阿格斯微微叹了口气。

这样就可以了……

然而就在这时,阿格斯那双仍带着几分温情的眼睛突然一变,眼神顿时变得格外冷冽,只见他不动声色地拍了拍小莉莉的脑袋,用不容反驳的口气说道,“回自己的房间,小鬼!”

“耶?”小莉莉显然不明白为什么正与自己做着游戏的阿格斯便忽然变得这样,但是一听那口气,她却又不敢违背,只要耷拉着脑袋一副闷闷不乐地离开了房间,走出房间前,还用可怜兮兮的表情回‘望’着阿格斯。

就在小莉莉离开房间后,整个屋子里顿时弥漫起浓郁的黑暗气息,黑暗的气息在四周翻滚着,吞噬着附近所有的四周的光线,整个房间顿时暗了下来,唯一可以清晰看到的,便是房间里忽然睁开了一双淡红色的眼睛……

暗暗叹了口气,阿格斯对着这双眼睛单膝跪下,低下头,用尊敬的口吻说道,“有什么吩咐,我的主人……”

只见那双淡红色的眼睛中好似露出了几分邪恶的光芒,随即,低沉的话语犹如野兽的咆哮,响彻在整个房间之内。

“你让我等得很不耐烦,阿格斯……”

阿格斯低着头,看不出他现在是什么表情,只知道他用谦卑的语气说道,“很抱歉,我的主人……”

“够了!”野兽般的咆哮再度响起,隐隐带着几分怒意,“我不想听到任何的辩解!——别忘了,阿格斯,是我赐予了你无穷大的力量,只要我愿意,我随时可以收回去!”

“是的,我的主人……”

“你明白就好!——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不要再让我失望,我讨厌等待!”

“是……”

“既然明白那就去完成你的使命,我需要更多、更多的灵魂力量!去杀戮,将你看到的一切都杀死、都摧毁……你不是很憎恨人类么?把他们都杀死!”

“……我明白了!”

用带着浓浓怒意的眼神望着阿格斯,那双眼睛沉声说道,“……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别再让我失望!”

“是……”

当阿格斯再度抬起头时,房间里的黑暗力量已经消失地无影无踪,连带着那双眼睛。

“嘿,”自嘲一笑,阿格斯摇摇头,从地上站了起来,喃喃自语道,“看样子玛门已经等地不耐烦了呢,真糟糕!——嘛,算了,反正这件事迟早得有个结局,拖着也不是办法呢!”说着,他的眼神变得稍稍认真了些许,用低沉的声音呼唤道,“到我这里来,汉帕!”

没过多久,阿格斯的仆人,魔神汉帕便以灰色鸽子的形象从阳台飞了进来,伴随着一股灰色的气雾。

“您呼唤我,主人?”在落地的一刹那,汉帕便变作了他以往一贯的老人模样,带着几分谄媚,讨好似地望着阿格斯。

“嗯!”淡淡点了点头,坐在沙发中的阿格斯沉声说道,“重要的时刻就要到了,我需要知道萨森城内那些贵族的情况!”

似乎是明白了阿格斯的意思,汉帕桀桀一笑,低头说道,“请放心,我的主人,我已经彻底控制了那些蠢猪们……”说到这里,他抬起头,却望见阿格斯以一种古怪的眼神望着他,心下有点疑惑。

“哦,做得好!”阿格斯似乎也发觉了自己的失态,微微吸了口气,沉声说道,“那么卡利亚、斯齐迪奥还有吉昂的情况呢?”

“请放心,主人!——一切都在计划当中!”桀桀笑着,汉帕谄媚似地说道,“那些愚蠢的叛逆还以为是凭自己的力量夺回那三座城市的呢,桀桀……他们中谁会知道,那不过是主人用来引诱他们来到萨森的诱饵罢了,现在那些家伙对于夺回萨森的斗志也很高昂呢,唔,应该说是妄想呢,桀桀桀桀,人类,真是自大而愚蠢的生物啊……”

“……”不知怎么,阿格斯第一次觉得汉帕的笑声是那样的刺耳,只见他微微吸了口气,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说道,“我不想听这个,那些联合军的具体实力呢?”

“这个……”汉帕迟疑了一下,想了想,恭敬地说道,“那些叛逆军大约有六万人左右,其中不乏有魔法师,数量大概在两千左右……”说着,他一扬手,房间里顿时浮现出一副怪异的光图。

而光图中的影像,正是卡利亚、斯齐迪奥、吉昂这三座城市所发生过的战斗过程。

阿格斯的兴致似乎并不高,只是漫不经心地望着那些战斗,忽然,他的眼中露出几分惊讶,随即带着几分喜悦喃喃说道,“这……这不是那个小鬼么?那个小鬼竟然回来了?没想到……”说着,他那双略显灰蒙蒙的眼睛顿时恢复了往日的神采,握了握右拳,低声笑道,“对,对,对,这样才有意思!——现在可是杀我的好时机啊,索斯!”

“主……人?”对于阿格斯的亢奋,汉帕显然是无法理解。

“很好!很好!”仿佛又获得了什么目标似的,阿格斯恢复了往日的气势,在房间中来回踱了几步,邪邪笑道,“看来你也迫不及待想和我再较量一次吧?索斯!”说着,他转过头,指着汉帕沉声说道,“叫克拉克加快速度,我需要更多的兵力!——另外,去给我联系梵多的死灵法师……”

“这……”汉帕的表情露出几分为难,皱眉说道,“那些家伙恐怕……”

“哼!”冷哼一声,阿格斯带着无边的气势说道,“那就告诉他们,如果不想被黑魔法师们再度赶回不见天日的地底世界,就帮助我!”

汉帕愣了愣,桀桀笑道,“我明白了,主人!”

“杰里·贝尔福特那里,也给我去转告那个家伙,如果他还想继续当他的帝国首席大魔法师的话……”

“我明白的,主人!”汉帕桀桀笑着,随即,他好似想起了什么,皱眉说道,“可是主人,东边的事,又怎么处理呢?”

“东边?”阿格斯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愣愣说道,“什么东边?”

“就是那些瑟兰德人啊,”见阿格斯似乎并不了解,汉帕低声说道,“我前几日向您汇报过,可能主人当时没在意吧……瑟兰德人也响应了梵德尔的号召,组织了一支大约一万五千人的军队,正在攻击我们东边的城市!”

“瑟兰德人?”阿格斯的脸上露出几分嘲讽,用一贯的戏谑口吻说道,“哎呀哎呀,没有邀请过的客人也来凑热闹,这会让主人感到非常困扰的,那些家伙难道就不明白这个道理么?——嘿,别管他们,只不过是一支杂牌军,我们需要注意的,是西边的联盟军!”

“主人说的是呢,”好似想到了什么,汉帕释然一笑,附和说道,“比起西边的联盟军,那些瑟兰德人的军队还真是可怜呢,连一个魔法师都没有,就想进攻我们的城市?嘿,真是愚蠢!”

“行了,”不耐烦地打断了汉帕的话,阿格斯沉声说道,“你快去准备吧,我希望你在三天之内,在萨森集结我们所有的力量!”

“是,主人!”

望着汉帕化作一团灰雾仿佛风卷般从阳台离开,阿格斯忍不住低声轻笑,他似乎显得非常畅快。

“啊,索斯,快点过来吧,只有你的存在才会让这场游戏变得更加有趣啊,只有你,才能让我得到最后的欢乐啊,快,快,快!——我在等着你哟!在这个名为萨森的舞台之上!呵……哈哈哈!”

而与此同时……

——距离萨森几百里外的联盟军驻地——

在艾伦率领他的自由之风骑士团赶到之后,联盟军的整体力量几乎已经全部集结在这里,在随后的几天后,附近各地的领主、城主纷纷派兵援助,虽然他们的军队比起阿尔塔克、加利克、奥佩瑞尔斯这三大势力来说显得微不足道,但是却足以证明这次战役向心力,也就是支持率。

阿格斯,终究只是外人而已,不管是在商人们眼中,还是在贵族们眼中,他终究无法得到承认,是篡逆者,一旦露出半点败相,那么便会陆续出现无数想要将他从高处拉下来的人。

毕竟,再怎么掩饰,权利的交替,始终是伴随着丑恶的一面。

就算是看似密切合作的联盟军中,也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矛盾……

“怎么了?萨森皇城就在眼前,难道各位就不想发表什么建议么?”

在类似圆桌会议的联盟军会议中,作为西奥王子的代表,原皇家骑士团副军团长伯特·布拉克利拍着桌子说道,“整个帝国、乃至整个世界都在关注着我们,我们却还要在这里浪费时间,真是可笑!”

“话可不是说的,原皇家骑士团副军团长阁下!”笑嘻嘻地打断了对方的话,艾伦托着下巴,饶有兴致地望向一旁依靠在墙壁上闭着眼睛的魔神列拉金,随即又望了一眼斯考特,眼中露出几分惊讶,随即转头望向伯特·布拉克利拍,戏谑说道,“我很理解阁下,当然,也很理解阁下身边的那位王子殿下……哦,是原王子殿下!——就那么迫不及待地想夺回王位么?”

“你!”狠狠地瞪了一眼艾伦,伯特·布拉克利拍皱眉说道,“还请阁下注意一下用词与语气!——西奥王子是这个国家名正言顺的继承者,只不过是被阿格斯那个混蛋利用、替他背了黑锅而已……”但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直闭着眼睛的西奥王子打断了。

“住口吧,伯特!——就算再怎么辩解,事实始终是那样……”

“可是王子殿下……”

“就到此为止,”用带着命令的眼神制止了伯特·布拉克利拍,西奥王子抬头深深望了一眼艾伦,沉声说道,“再说,我并不是这位军团长阁下会选择止步萨森,不是么?”

“嘿!——真是粗劣的挑衅啊!”嘿嘿一笑,艾伦漫不经心地用手指敲着桌面,望着西奥王子笑嘻嘻说道,“突然感觉‘您’比前段时间好相处地多了呢,是我的错觉么?”

“哼!”西奥王子淡淡一哼,毫不理会艾伦的嘲讽,其实,这位王子殿下的内心相当的愤怒,但是随着日子推移,他也渐渐明白,现在的帝国,已经不是当初萨森王统治的年代了,说句不好听的话,现在不管是阿尔塔克、加利克、奥佩瑞尔斯、或者是梵德尔,都拥有着作为第一王子殿下的他所无法掌握、无法控制的强大力量,皇室对于各地区的掌握力,已经变得非常的稀薄,这一点可以从那些领主与城主的态度看得一清二楚。——几乎所有的领主与城主们都选择依附了与他们治地接近的阿尔塔克、加利克、奥佩瑞尔斯,而不是选择那位王子殿下。

亚伍德家族的向心力,似乎已经到了尽头……

而正因为如此,就算内心再是愤怒、再是嫉恨,但是西奥王子却非常清楚,如果想要夺回对于这个国家的控制,就必须得到眼前这些家伙们的支持,哪怕付出再沉重的代价!

终于渐渐变得成熟起来了呢,王子殿下……

前皇家魔法师第一支队魔法师克利夫·贝利斯暗暗感慨着,然而同时他也很清楚,这位王子殿下只不过是尽力地遏制内心的不满,而这种不满的情绪,或许会给帝国的未来带来另外的灾难……

就在他正思索着如何将话题导向萨森的阿格斯时,站在西奥一方的斯考特却为他们解了围。

“行了,结束无聊的话题吧!现在我们该考虑的,是怎么应付接下来的战斗,没有人会以为这场即将来临的战斗会和前几次那样轻松吧?如果是那样的话,我想我必须提醒你们,先前的交锋,不过是阿格斯的放出的诱饵而已……”

“明白明白,”懒洋洋地打断了斯考特的话,艾伦一脸戏谑地说道,“如果接下来的战斗会和之前那么轻松,那我可是放心多了呢!——我在吉昂遇到的那个家伙,那个叫锡蒙利的魔神,是个不错的战士呢,但是还没热身竟然就下令撤退……嘿,就算是诱饵,也得有作为诱饵的觉悟吧?真是不够看呢!”说着,他转头望了一眼拉维亚背后依靠在墙壁上闷不吭声的狼人让·康尼尔,笑嘻嘻说道,“你说是吧,大叔?”

“哼!”环抱着双臂的狼人轻哼一声。

拉维亚不由转头望了一眼身后的康尼尔,对于他为什么要选择帮助阿格斯,她与索斯一样抱有很大的怀疑,但是,从康尼尔的口中,他们却听说了一件惊人的事实。

其实,早在一年前,那座黑暗祭坛就已经顺利竣工,但是阿格斯并没有马上开始收集灵魂力量,而是一直就那样拖着,直到远古意志玛门越来越不耐烦时,阿格斯才不得不派出大量的死亡骑士四处搜捕平民作为祭品,换而言之,其实现在面临的糟糕局面,其实早在一年前就有可能发生,但是阿格斯并没有那么做……

而且,就康尼尔所说,阿格斯个人似乎也并不情愿让远古意志玛门降临这个世界,但是作为玛门的使徒,他无法违背玛门的意志,这种说法让拉维亚与索斯赶到非常的惊愕,毕竟,在他们眼中,阿格斯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最邪恶家伙的代名词。

“为什么不相干的人会出现在会场上,而且还是敌人!”洛恩要塞的代表克罗利将军用怀疑的眼神望着康尼尔以及魔神列拉金。

“哼,”只见列拉金轻哼一声,闭着眼睛冷笑说道,“你很在意么,人类?——请放心,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接下来,我只不过是想作为旁观者看看你们人类怎么在这片黑暗中挣扎而已!——真是愚蠢,明知道前面是死路,却丝毫不顾地往前冲,简直就像是扑火的飞虫,真是悲哀!”

“你!”克罗利将军愤怒地一拍桌子,随即冲着斯考特皱眉说道,“小公爵殿下,难道你就不为此解释一下么?为什么这个作为敌人的家伙,会出现在联盟军的会议室中!”

只见斯考特淡然地瞥了一眼身后靠在墙壁上的列拉金,推了推眼镜,轻声说道,“对于一个杀不死的家伙,他愿意作为旁观者,这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就不要再苛求什么了,克罗利将军!”

“呃,这……”克罗利将军哑然无语,毕竟在之前的三场战斗中,他也了解到了那些魔神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再说,他也不想为了一点小事与斯考特、乃至加利克发生冲突。

“这次在萨森的战斗,恐怕那些死灵法师也会选择参战吧……”

“恐怕是了,毕竟那些家伙是靠着下作的伎俩得到了梵多,梵多是属于黑魔法师的,一旦阿格斯失败了,那些家伙肯定会被再次赶回黑暗的世界,就算是为了自己,那些家伙也不得不与我们为敌了……”

“那些操纵死尸的家伙们么,真恶心啊……”

“最糟糕的,还是那些皇家魔法师啊,杰里·贝尔福特恐怕也会选择与我们为敌了,毕竟他现在的处境也非常糟糕,一旦阿格斯失败,他注定得不到好下场……”

“也就是说,接下来的战斗,阿格斯一方的魔法势力也会参战?”

“恐怕是了……”

“不好办啊!”

会议室中的各个领主与城主纷纷表达着自己的看法。

望了一眼身旁好似木雕般坐着的‘丈夫’,拉维亚不动声色地推了推他的胳膊,小声说道,“你倒是说句话啊,别忘了,你现在代表着梵德尔!”

但是,索斯却似乎仍然沉浸在康尼尔那番惊人的话当中。

说起来,他是最先接触阿格斯那个男人的人之一,而且可以说是最了解对方的人,毕竟是同样作为使徒的存在,但是接触的次数越多,索斯却越发搞不懂那个家伙到底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