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3 章

叶凡翻身起来,什么伤心难过全都不见了,只是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藏剑弟子问道,“不是维护的话,那是家里有事儿?”

他早上刚出门,这才过了多长时间,家里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叶阳确定了他们家五师叔是真的不认识他,身上气势一变,学着刚才玩家的样子开始一字不差的走剧情,仿佛刚才喊的那声五庄主是错觉一般。

说拜把子就要拜把子,谁都别想拦,既然这人现在不认识他,那肯定不能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叶五庄主眸中疑惑更甚,不确定眼前这位究竟是不是玩家,犹豫了一下又坐了回去,脸上很快挂上了职业性的伤心开始对戏。

平时也时不时有玩家在他面前说些奇奇怪怪的话,什么老王老谢大攻防,乱七八糟的他也懒得梳理,索性这些事情也不重要,他要做的只是发任务而已。

简简单单的台词,加上深入人心的演技,让所有人都感慨于他和小婉的爱情故事,这就够了。

孔宣自觉的站在旁边,要什么给什么忍着笑意让他们家少爷把剧情走下去,若是他们认识的那位五庄主知道,怕是要追着他们家少爷打了。

叶凡看着话刚说完就递过来的药罐,皱了皱眉头还是说道,“你我素昧平生,小兄弟却对叶某倾囊相助,对叶某有救命之恩,叶某感激不尽,看来你我缘分匪浅,叶凡在此愿与小兄弟义结金兰,患难与共,不知小兄弟意下如何?”

叶阳心道等的就是这句话,当即抱拳朗声道,“如此甚好!我愿意与大侠义结金兰!”

苍天在上,厚土为证,从今天起藏剑五庄主叶凡就是他叶阳的兄弟了!

叶凡看着颇有些迫不及待的年轻人,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侧身又看看旁边神色如常的黑衣青年,到底还是继续说道,“既然如此,你我今后变以兄弟相称,他日你若拜访藏剑山庄,到时再续兄弟之情,我藏剑必定把你当做自己人来好生招待。”

叶阳转身将脸埋在他们家傻孔雀肩膀上无声大笑,好一会儿后才终于缓过来,擦掉眼角沁出来的泪珠郑重其事道,“好的大哥!知道了大哥!”

话音未落,叶凡的脸色就黑了下来,葬月剑直接出鞘看着瞬间被抱着躲远的藏剑弟子怒道,“你又是谁家的?”

然而,留给他的只有更加嚣张的笑声。

叶阳仗着这人现在不能离开,示意他们家傻孔雀跳下楼去,然后捂着肚子大笑出声,“大哥~回见~”

叶凡气的不行,然而工作时间不能离开,只能憋屈的抱着剑坐回去,自从他来再来镇,山庄里一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辈们就有事儿没事儿过来消遣他,没大没小的像什么话?!

话说回来,刚才那小子究竟是谁家的?

虽然现在外面穿着藏剑弟子服的人很多,但是会和他开玩笑的肯定是自家人,那些玩家一个个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就算知道接下来是什么也从来不会有这种反应。

看方才那小子的年纪,肯定不是新来的弟子,可那张脸又的确陌生,藏剑山庄中还有他没见过的弟子?

叶凡磨了磨牙,笃定那小子辈分没他高,不然绝对不会是那种反应,等他晚上回家把人揪出来,不挖够十天的矿就别进藏剑山庄的大门。

街道之上,叶阳依旧笑个不停,直到两人走到镇子外面才堪堪止住笑声,“五师叔回去后肯定会翻弟子名册找人,可是他找不着我哈哈哈哈哈~”

孔宣将人扶住,看着他们家眉眼间满是笑意的少爷低声念到,“调皮。”

叶阳哼了一声将里飞沙召回来,拍着马头转头问道,“五师叔不认识我们,藏剑山庄肯定也没有认识我们的人,要不我们回去看看?”

孔宣对他们家少爷的话自然没有异议,只是没等他点头答应,旁边的空间就忽然裂了开来,穿着道袍的少年人探头出来,看到他们后眼泪都要出来了。

“叽崽儿呜呜呜总算找着你了我以为你丢了呜呜呜~”

叶少爷揉了揉脑袋,赶紧过去将哭的停不下来的小家伙安抚下来,“乖乖乖,不哭不哭,这不是找着了吗?”

就是找过来的有点早,还没带着他们家傻孔雀玩儿够。

小天道快要吓死了,他以为把人放在他大哥的地盘很安全,谁能想到只是回个家的功夫人就没了呢?

天知道他找了多久才找到这里,差点儿就要被罗睺拉去大卸八块了呜呜呜呜~

叽崽儿你怎么带着你家傻孔雀乱跑呜呜呜~

叶少爷被涕泗横流的少年人抱紧了腰身,朝孔宣耸了耸肩,然后拿出帕子给小家伙擦眼泪,“别哭了别哭了,这不是找着了吗。”

“我快吓死了你知不知道?!”小天道把帕子抢到手里,擦了一把后毫无威慑力的瞪过去,“你们为什么会跑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