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目的明确

我们三个一出现,道无名显然看见了我,他的脸庞,已经完全被血迹糊满,回头看了我一眼。我形容不出他此刻的目光,但我能感觉出来,这绝不是一个“死人”所能流露出的目光。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始终相信,眼睛是不会骗人的,什么都可以掩饰,唯独目光掩饰不了。这个时候,道无名所流露出的目光,浑浊不清,可是我揣摩不透,我亲眼看到了他的尸体,为什么,他还是能这样在五龙船大开杀戒,还是能像一个活人一般,把自己的内心从目光中透射出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们就在甲板上和对方龙争虎斗,几个高手全在围攻道无名,尽管旁门里也不是没有扎手的角色,但不死道人和小黄并非吃素的,暂时不能把对方赶尽杀绝,却绝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就这么翻翻滚滚的斗了许久,天已经黑了,明月当空,银霜洒落,五龙船乃至整片河道,都在月光的映照下,亮堂堂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快杀了他们!”瞎子不敢动手近战,在整条船上不停的窜来窜去。他虽然瞎了,可是却能看到许多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肯定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瞎子的语气有些急躁,不顾一切的喊道:“快!”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这么一喊,肯定让我怀疑。五龙船不会无缘无故在这个地方停留四天,四天过去,现在估计到了真正该动手的时候。但是道无名还有我们三个把五龙船搅的一塌糊涂,旁门根本没机会动手去做自己要做的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瞎子的话一说出来,几个黑披风也显得急躁,可是道无名这么扎手,一时半会根本收拾不下,对方毫无办法,憋着一股气,攻势骤然猛烈了许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候的道无名,像是一尊战神,又像是一尊金刚,疯狂之中仿佛始终还带着一丝不可磨灭的沉着与冷静,在战团中苦苦的坚持。他只要不倒下,我心里就有希望,越战越勇,寸步不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这样又纠缠了一刻时间,瞎子似乎是憋不住了,扯开嗓子刚要喊,五龙船周围静静流淌的河水,突然像开了锅一样。水花翻滚不息,在一层一层交替起伏的水浪里,一道一道血一般的印迹不停的闪烁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全是瞎子之前乘坐小船在河面“划下”的那些痕迹,本来好像早已经消散在河水中,可现在又随着起伏的水浪出现。一道一道血一般的印迹,仿佛烙印到了水流里,随着月光的映照,河面也被染成了一片血色。

daocaorenshuwu.com

“老金!你缠着那疯子!别的人,先抽出手来!”瞎子能感应到河面的变化,脱口叫道:“快一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五龙船这次要做的事情,显然比道无名重要的多,瞎子说完之后,金不敌立刻挺身上前,咬紧牙关一个人独力面对道无名,剩下几个黑披风马上跨到了甲板的边缘。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知道,道无名今天可能真的是在拼命了,也是头一次把自己所有的实力完全施展了出来。很早之前,道无名曾经跟落月斗过一场,落月虽然斗不过他,但也阻拦了他好久。我心里一个劲儿的感觉后怕,要是当时道无名就施展全力,那落月早已经死过几次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几个黑披风一走,道无名的压力立即小了许多,他一个人对付金不敌,游刃有余。我扭头看了看,河面还在波动不止,水流里依然不断的闪现着一道一道血红的印迹,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趁着战团松懈之际,凑上前去,想找道无名问问。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是怎么回事?” www.daocaorenshuwu.com

道无名背对着我,把金不敌一拳给打退,他肯定可以听到我的问话,却没有回答。我赶紧又朝前走了一步,开口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和我说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道无名骤然回过身,回身的同时,他的拳头已经挥到了我跟前。我知道他神智不清,可我没料到会在这个时间突然对我动手,自然而然的去躲,可道无名出手太快,这一下没能完全躲开,左胸中了一拳。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这一拳直接把我打的喘不过气,噔噔的朝后退了好几步,小黄抽手扶住我,这才算站稳了脚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人算是个什么人啊。”小黄扶着我,下意识的又朝后一退:“你巴巴的跑来给他帮忙,他不仅不感激,还出手伤你……” 稻草人书屋

我胸口好像堵着一口气,呼吸不畅,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了。而道无名一拳把我打开,没有再跟着动手,折身又冲向金不敌。金不敌已经完全挡不住道无名,被一步一步逼向了龙船甲板的边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轰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这口气尚未喘匀,波涛翻滚的河面好像沸腾到了顶点,那些密布在水中的血红的印迹骤然间红光一闪,一股喷泉般的水柱,从河心唰的冲天而起。 daocaorenshuwu.com

水柱冲起来足足有几丈高,水花雨点般的洒落,这股水柱消散之后,水中的红印好像更强盛了,半条河都像是染了血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