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还施彼身

听了鲁延阁的话,我心里本已经强压下去的火气爆发般的轰然冲到头顶,拳头捏的咯嘣作响,眼睛唰的就全部投射到对方身上,一字一句地问道:“是你杀了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我杀的,你能怎么样?那个金宝,一文不值的贱命,我们鲁家的看门狗也比他高贵些。”鲁延阁丝毫没有任何愧意,冷哼着道:“给他留个全尸,已经是他的造化了!” daocaorenshuwu.com

“好,杀的好,说的也好,一文不值的贱命……”我真的愤怒到了极点,金宝已经死掉了,这个鲁延阁还在大肆的侮辱,愤怒到极点的时候,我的语气反而淡然又平静了,但是心里那股杀机却汹涌的如同潮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了,不要说了。”小九红皱皱眉头,可能也觉得鲁延阁说的有些过分,岔开话题,把他拉到一边,对我道:“你问的事情,我不知道,你……你走吧……”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想走,恐怕没那么容易了。”鲁延阁对周围几个鲁家的人暗中使了个眼色,对方悄悄的从四面逼近,隐然把我围在中间。过去的事,在大河滩都传开了,谁不知道当时大闹桑园村的时候,小九红曾经说过的话,鲁延阁对我不仅仅是仇视,更有一种嫉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把金宝吊死在树上了……”我继续慢慢的走向对方,脚步不快,但每一步都好像要把甲板踩穿一样:“他的孩子那么小,也被杀了……”

daocaorenshuwu.com

“就是我杀的,你能怎么样?”鲁延阁已经察觉到了我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烈的杀气,但他常年在嵩山学艺,本事要比同辈的鲁家人强很多,恃才自傲。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怎么杀了金宝,今天,我就怎么杀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连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想再说了,话音刚刚一落,脚步猛然加快,早已经攥成一团的拳头呼啸而出。小九红一惊,她惊讶的瞬间,我看到她望向我的眼神里,流露出一丝牵挂和关切。就这么一丝目光,好像让我回到了往昔,回到了波折却又甜蜜的那段时光中。 稻草人书屋

可惜,我们注定回不去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不要动手……”小九红抽身就想阻拦,但鲁延阁的身手很强,我同样也在突飞猛进,两个人一动手,小九红顿时招架不住,身不由己的被震到了一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砰砰砰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个人一交手,我就知道鲁延阁不是三两下就能收拾掉的。跟人打斗的多了,我的经验也逐渐丰富,转身游斗,一边和鲁延阁纠缠,一边顺手把周围几个围着我的鲁家人收拾掉。前后三四分钟时间,我们两个从船舱一直打到船头,几个鲁家人哀号着翻滚倒地,被旁边的人仓促拖走。这一打起来,船上的排教人呼喊着想过来帮忙,但是跑到一半,同时停下脚步。我一拳把鲁延阁逼退了几步,微微侧头一看,是小九红暗中阻止了那些排教下属。她恨我,但仍然不愿别人辱我,杀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精神一振,没有后顾之忧,可以放手相搏,鲁延阁在嵩山苦练了那么多年,但是力量却没有体内的五尊铜鼎虚影雄浑,两个人斗了大概七八分钟,他的颓势已经遮掩不住,每招架我一拳,就要用尽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气。如此勉强之下,动作随即迟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嘭!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鲁延阁被我一拳打的仰面朝天,身子翻滚了几下,一把抓住旁边一把锋利的砍刀,噗的吐出嘴里的血渍,挥舞着砍刀扑了过来。所有人都能看得出鲁延阁已经落在绝对的下风,有人高声喊道:“陈近水!这是老太太请来的客人,你心里想清楚!” daocaorenshuwu.com

“不要废话!”我随手抓起一根鱼叉,那人说的老太太,肯定就是红娘子的母亲莫天晴了,但是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还管他是谁!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当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全身的雄力全部灌注到手里的鱼叉上,接连两下,震的鲁延阁连连倒退,第三次重击之下,他手里的砍刀再也拿捏不住,呼的脱手飞出,鲁延阁的眼睛里全是恐慌,砍刀脱手的同时,他转身就想逃走。我毫不留情,拔脚赶到前面,鱼叉重重的一挥,鲁延阁噗通一声扑倒在地,两条腿同时被打断了。我一步跨过去,抬手抓着他的脖子,把鲁延阁给提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鲁延阁浑身血迹,在大声的痛苦呻吟,周围那些排教的人忍耐不住,都纷纷迈步上前。我一挺手里的鱼叉,指着他们喝道:“今天,我只给朋友讨回血债,不想波及他人!但谁要拦我!必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字一句,就像一道天雷翻过头顶,雪亮的鱼叉,逼人的杀气,把那帮刀口舔血的排教汉子全部震住了,彼此诺诺的对望着,一起停下了脚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候,被提起来的鲁延阁趁着我分神喝退排教人的机会,右手一翻,袖口里落下一柄锋利小巧的刀子,闪电般的朝我勃颈处划了过来。刀子尚未划到面前,我另只手重重的砸落在他的鼻梁上。咔嚓一声轻响,鼻梁骨明显被打碎了,鲁延阁痛的几乎窒息,手里的刀子啪嗒掉落,鼻涕眼泪鲜血哗哗的混在一起,不断的淌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