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雷劈铁猴

两只落在河滩上的铁猴子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三十六旁门里面大多是河滩土生土长的人,不会没有听过铁猴子的传说。在我的印象里,这么多年河滩边上一共打捞上来过两次铁猴子,第一次是一只,第二次是三只。铁猴子沉在河底的时间太久,一身锈渣,不过抹掉厚厚的锈渣之后,能看到它们身上铸满了谁都认不出的古怪的纹饰。河滩上了年纪的人都说,那是当年大禹治水的时候留在河里震退邪魔的东西,也有人说铁猴子是古时候的陪葬品,众说纷纭,谁也没个非常可信的说法,但是非常邪门,只要铁猴子出水,那必然会接连引发一串怪事,所以河滩土生土长的人一般对河里的东西比较避讳,两只随着水波弹到岸边的铁猴子把周围的旁门人吓退了一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只铁猴子都有一米三四左右高,斜斜的倒在沙地上,旁门人一慌乱,圣域的人就发怒了,呵斥他们没有用,只会拖后腿。 daocaorenshuwu.com

“不是我们没有用。”阴山道的老道士解释道:“这个东西,有些邪门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放屁!”几个圣域人冲到跟前,看看沙坑里的铁猴子,道:“两块生了锈的铁疙瘩而已,你们大呼小叫危言耸听,乱了我们的阵脚,等下把你们都丢到河里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阴山道的老道士被呵斥一顿,当时气的乱翻白眼,这在河滩也是一霸,然而在圣域人面前却没有任何脾气,强撑着隐忍下来。几个圣域人朝着沙坑里的铁猴子踹了两脚,转身道:“没有事,两个铁铸的猴子,都锈死了,不碍事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话音尚未落地,波涛汹涌的漩涡之中又嗖嗖嗖的飞出来几团黑乎乎的影子,那些影子明显还是沉在水里的铁猴子,一个个带着呼啸的风声,急速落向河岸。我的眼睛微微一眯,感觉有点不对,因为铁猴子必然都是死物,但是此刻它们在半空中划过的弧线弯弯曲曲,如同长了眼睛一样,朝那几个圣域人身上压落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几个圣域人能从圣域被派到河滩,就算不是至强的高手,至少身形反应是很敏捷的,他们抬头望望已经落在头顶上空的铁猴子,马上迈动脚步,朝四周躲去。我的感应一点没错,这几个看似死气沉沉的铁猴子滑落的很不正常,明明已经要直直的落在岸边,但骤然间轨迹微微一变,噗通噗通落在那几个已经抽身躲开的圣域人身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一米三四高的铁猴子足足有四五百斤重,从十几米高的半空生生砸落下来,那股强大的力量难以形容,几个圣域人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一下子被砸成了一团肉泥。血滴连同残肢碎肉飞溅出去,周围的人都惊呆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第二次出水的几只铁猴子砸死了圣域人,硬邦邦的身子骨碌一转,仰面朝天躺在河滩上。距离很远,我看的不清楚,然而在它们仰面朝天的同时,我好像望到几只铁猴子的表情很诡异,咧着嘴,似哭似笑。几个圣域人的惨死引起了更大的骚动,本来河道的情况已经迫在眉睫,好像到了千钧一发的地步,然而这个突发事件让岸边的人心神惶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把这几个铁疙瘩拖到一边去,不要慌!”一个老成持重的圣域人上前主持局面,安定人心,一边让人把弹出水面的铁猴子先拖走,一边继续布置着下一步的打捞。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些脏活累活肯定落到了旁门人身上,几个家族的掌灯安排了人手,想把铁猴子拖走。人群虽然躁动不安,但是铁猴子毕竟是铁铸出来的,落到沙地里就不动了,旁门的人鼓了鼓劲儿,二三十个人一起涌上来,分头拖住铁猴子,使劲朝旁边拉。 稻草人书屋

嘭……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骤然间,一只仰面朝天的铁猴子的手臂诡异的扭动了一下,啪的转了九十度,握成拳头的手掌重重砸在一个旁门人的脸上。铁猴子的拳头跟一个铁球似的,转动的飞快,砸的又很猛,那人的脸庞顿时被砸花了,扁扁的烂成一团。

稻草人书屋

“娘的!”金大少趴在高地边缘,倒抽了一口凉气:“那些铁猴子果然是不能动的!都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金大少的话还没有说完,几只铁猴子陡然全部动了起来,拳打脚踢,周围的旁门人死伤惨重,眨眼间的功夫就倒下七八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嗖嗖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几只铁猴子和金大少说的一样,好像真的都活过来了,直挺挺的从沙地上站起。不过在它们起身的一瞬间,我就看清楚了,几只铁猴子不可能真的变成活物,只不过它们的手脚关节处可以随意的扭动弯曲。铁猴子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出水,关节锈迹斑斑,手臂扭动之间发出令人牙根子发痒的声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些铁猴子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在这个时候出来……”我琢磨了一下,突然感觉河滩上那些老辈人说的好像没错,铁猴子是禹王当年治水的时候留在河里的,但并非要震退什么邪魔,而是要守护河底那个很重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