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近一个月没有出现的宫飞澜,再次毫无征兆地来到了中队。

她来的时间非常合适,刚好是他们结束上午的训练,在午餐之前的自由活动时间,显然她已经掌握了中队的日常作息。

中队的战士们都认识她,一见她就调侃道:“飞澜妹妹,好久没来了呀,是不是暑假作业写不完啊?”

宫飞澜轻哼一声:“早就写完了。”

任燚拍了拍她的脑袋:“你来这儿你哥知道吗?”

“他又不是我监护人,他干嘛要知道。”

“那我得告诉他。”任燚掏出手机。

“他知道!”宫飞澜急忙道,“我刚从他家过来。”

“嗯?他没阻止你?”

“我给你们带了好多好吃的。”宫飞澜假装没听见任燚的问题,把手里的袋子一股脑地放在桌上。

任燚无奈道:“飞澜,我说过很多次了,不要带东西来。”

“只是吃的嘛,又不值钱,再说,这不是我要带的。”

任燚挑了挑眉,有些意外,莫非……

“是盛伯让我送来的。”

任燚莫名感到一丝失望:“盛伯太客气了。”

“他知道你就是救了我的那个消防员,就一定让我把这些点心都带来。”宫飞澜招呼道,“大家都来吃呀。”

“改善伙食啦。”有人兴奋地喊了一嗓子。

曲扬波笑骂道:“中队伙食够好了,你还想怎么改善,顿顿海参鱼翅的痛风套餐啊。”

一群人嘻嘻哈哈地把点心分了。

宫飞澜坐在任燚旁边,捧着一块布丁递给任燚,看着他的眼神亮晶晶的。

任燚接过来吃了一口:“嗯,好吃,你该开学了吧?”

“快了。任队长,盛伯对你赞不绝口呢,你居然在和表哥一起查案子,还去了表哥的家。”

“是啊,前段时间的酒吧失火案,算不上一起查案,只是领导让我协助他做火灾部分的调查。”

宫飞澜高兴地说:“表哥从来没带外人回家过呢,没想到你们能成为朋友,真是太棒了。”

“我们不是……”

宫飞澜突然一击掌,认真地说:“那要是以后我们结婚了,就是亲上加亲呀。”

任燚顿时被布丁呛得满脸通红,他狠狠咳嗽了几声,哑声道:“小孩子别瞎说……”

宫飞澜嘻嘻笑了起来:“我今天就是来告诉你,我可没有放弃,既然你跟表哥成为朋友了,那我的机会就更多了。”

任燚已经疲于解释他和宫应弦不是朋友了。

“我真的好开心。”宫飞澜的神情变得柔和,“你和表哥做朋友这件事,我特别开心,不只是为我自己开心,更为表哥开心,因为你是个特别特别好的人,他能有你这样的朋友,大家都很欣慰。”

任燚皱了皱眉:“他……从来没有朋友吗?”

宫飞澜摇摇头:“他把自己封闭起来,连亲戚都很难靠近。”

“他为什么性格会这样?天生的?”

“怎么会呢,哪有人天生这样啊。”宫飞澜叹道,“表哥是我这辈子见过的,长得最最好看、最最聪明的人,他那样的人,本来应该很受欢迎的,但是……”

任燚静静地看着宫飞澜。

“表哥的家人,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

任燚怔了怔:“……为什么?”

“不知道,是我出生之前的事了,大人都不肯告诉我,好像都很怕提起一样,反正,表哥挺可怜的。”宫飞澜抿了抿唇,“我知道,他有时候说话真的很刺人,但是,还是希望你不要跟他计较。”

任燚眼前浮现了宫应弦对人总是冷漠、疏离的样子,一时有些恍惚。

童年变故确实能完全改变一个人,没想到宫应弦有这样辛酸的经历,也难怪他的性格会变的这么……

任燚喝了一口水,掩饰自己的情绪:“放心吧,我不跟他计较。”

宫飞澜笑道:“我知道你不会的,可能也只有你能跟表哥合得来吧。”

“我们也不算合得来。”任燚忍不住说。

“你看,今天我说要来找你玩儿,表哥也没阻止我呢,只是让我早点回家,因为他相信你是好人嘛。”

任燚仔细想了想宫飞澜的话,突然有些受用。他和宫应弦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真正的剑拔弩张,那时候宫应弦还怀疑他对自己的未成年妹妹图谋不轨,到现在,可以放心的让妹妹来找他玩儿。也许在宫应弦心里,他确实有那么点不一样吧。

这时,又一拨人走进了食堂,曲扬波道:“李飒,来尝尝点心。”

宫飞澜转过脸去,顿时惊讶地张大了嘴:“啊,这里有女消防员?”

李飒也意外道:“这里怎么有小姑娘啊?”

高格等人看着任燚偷笑。

任燚白了他们一眼,孙定义轻咳一声:“这是任队长上个月在咖啡厅里救的人,也是任队长朋友的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