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任燚将准备好的饭菜一一摆上桌,还开了一瓶红酒。

宫应弦双手环胸,坐在椅子里,看着那一桌跟他平日饮食习惯截然不同的饭菜,不知该作何表情。

任燚坐在了宫应弦对面:“这里面没有你忌口的吧?”

宫应弦摇摇头,刚要张嘴,任燚“哎”了一声,制止了他:“我知道你不吃热的,但你吃温的,对吧,这几个菜你可以等凉一点再吃,你不要看着有几个菜冒热气就排斥。”

宫应弦盯着他:“你为什么不分餐?”

任燚无奈地起身去厨房多拿了几个盘子,把所有菜都分了两份,还小声抱怨道,“嫌弃我。”

宫应弦被任燚的表情逗笑了:“我跟你在这么小的一张桌子上距离这么近的一起吃这种没有任何摆盘可言的饭,已经很不嫌弃你了。”

“那我真是谢谢你啊大小姐。”

“你叫我什么?”宫应弦拔高了尾音。

“大少爷。”任燚揶揄道,“我这些菜虽然看着不太精致,但味道应该不错,你尝尝吧。”

宫应弦拿起筷子,夹了凉拌茼蒿放进嘴里,菜里有薄醋和一点点辣椒,味道很爽口。

任燚两眼放光地看着宫应弦,期待地问:“怎么样?”

宫应弦点点头:“不错。”

任燚笑道:“我平时不怎么做饭,但是随便看个菜谱都能做得不错,人聪明没办法。”他说着盛了一碗冬瓜鱼丸汤放在了宫应弦手边。

宫应弦微微低下头,凑近闻了闻:“烫。”

“尝尝这个土豆牛肉,这个不烫。”

宫应弦夹了一块牛肉,先用舌尖试探着舔了一下,才吃了下去。

任燚笑道:“你有没有想过,要克服对火的恐惧,可以先从吃热食开始?”

“心理医生建议过。”宫应弦说,“但我觉得吃什么不重要。”

“怎么不重要,你不吃热食,无非是讨厌高温,或者潜意识里认为它们是火烹制的,对吧。”

宫应弦不说话。

“你克服了对火的相关物的恐惧,有助于更好的克服对火本身的恐惧,这个逻辑没问题吧。”

宫应弦轻哼一声:“你为了让我吃你做的东西,可够卖力的。”

任燚哈哈笑道:“我是想让你多品尝一下人间的美味,有些东西啊,就是热腾腾的好吃,比如这碗汤。”

宫应弦看了一眼那冬瓜汤,有些犹豫。

“给我个面子,尝尝看怎么样?不会烫到你的。”

宫应弦斜着那碗汤,轻咳了一声:“既然今天是来你家做客,我就给你这个面子吧。”

“来来来。”任燚满脸期待地看着宫应弦。

宫应弦优雅地端起碗,用勺子搅了搅,然后轻轻喝气,想让它快点凉下来。

任燚不禁想起淼淼,有时候煮的肉刚出锅比较烫,淼淼就蹲在碗旁边乖乖地等着,宫应弦此时就像极了在等肉放凉的淼淼,他想到这里,忍不住噗嗤一笑。

宫应弦瞪着他。

任燚摊了摊手。

宫应弦舀起一勺汤,深吸一口气,送到了唇边,小心翼翼地喝了下去。

“怎么样?”任燚兴奋地问道。

宫应弦怔了片刻:“还、还好。”他已经记不起来,上一次吃这样热的东西是什么时候了。家里出事以后,他被送去了美国,在对高温的厌恶和西式饮食文化的双重作用下,他不再吃任何热烫的东西,甚至已经忘了,一口香浓的热汤的味道,原来……这么好。

任燚感到心脏在乱蹦,令他开心的不仅是宫应弦吃了热食,而是宫应弦愿意为了他改变自己,哪怕只是一点点,这至少说明,他在这个人心里是一个有分量的人吧?他喜道:“好喝就多喝点,这个是温州鱼丸,我们中队的战士家里寄来的,自己做的。”

宫应弦对上任燚发亮的眼睛,羞恼道:“你别一直催着我吃,你自己不吃啊。”

任燚高高兴兴地吃了起来:“这个好吃,这个也好吃,嘿,我真是挺厉害的。”

宫应弦看着任燚得意又窃喜的模样,唇角也不禁含笑,暂时竟忘了一直盘踞在心头的关于过去的阴影。

任燚连哄带骗地让宫应弦把所有菜都尝了一遍,看着宫应弦吃着自己做的东西,他难以形容这一刻的满足。

任燚用手指敲了敲酒瓶:“咱们喝点酒?”

宫应弦有些犹豫:“酒精会让人失控,我不喜欢失控。”

“你今天太累了,经历的太多了,喝点酒,会让你忘了一切,安心睡个好觉。”

宫应弦轻哼一声:“也会让人早上起不来,迟到。”

任燚失笑:“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记仇啊。”

宫应弦扬了扬下巴:“来一杯吧,你这是什么酒?”

“不知道,朋友送的。”任燚给俩人倒了酒,“我平时喝啤酒的,不怎么喝红酒,但是让你喝啤酒的话……”他摇头笑道,“感觉怎么都不对劲儿。”他根本无法想象宫应弦跟他们一起蹲在路边摊喝啤酒、吃烤串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