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实践证明,严觉的中队的训练强度确实比他们大一些,但为了面子,也没人喊累,只是晨练过去后,高格偷偷跟任燚说,坚决不让严觉再掺和了。

下午,任燚带着严觉逛了逛他们辖区,晚上吃完饭,曲扬波又组织在娱乐室看了一场电影。

看完电影,战士们都去睡觉了,任燚正在舒展双臂,曲扬波走到他旁边,低声说:“四火,报告该写了。”

任燚僵了一下。曲扬波说的,必然是文辉商场的出警报告,这个是常规报告,非常规的还有一份,当有指战员牺牲的时候,他作为上级需要作出的详细阐述和检讨。

他一直拖着没写,但也不可能一直拖下去。

曲扬波见他脸色不太好,轻叹一声:“我也不想催你的,但是……”

“没事,我知道了,我今晚就写。”

严觉走了过来:“我帮你吧,我帮你把资料整理了,你写起来能快很多。”

“太麻烦了吧。”任燚咧嘴一笑,“这样我又该欠你好几顿饭了。”

严觉笑道:“欠着慢慢还吧。”他看着任燚,目光盈盈。曲扬推了推眼镜,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

俩人回到任燚的办公室,任燚把资料交给严觉整理。

出警报告里有很多繁琐的东西,要绘制现场图,要有消防栓、消防车的位置,要有每一队人员的活动路线,还要体现燃烧和灭火的过程,大部分细节的东西由专勤班来做,但任燚还要依据自己的指挥视角,做出详尽的报告,现在严觉在整理的就是他带队从进入火场到离开的全部证据资料。

有了严觉的帮忙,效率确实高了很多。

任燚一边写一边说:“我估计出警报告应该是所有中队长最讨厌的东西。”

“差不多吧,我也很烦这玩意儿。”严觉朝任燚扬了扬下巴,“我对你好吧,特意休假来帮你做出警报告。”

“好,太够兄弟了。”任燚知道,现在所有人迁就他、帮助他,都是因为出了孙定义的事,他也觉得很暖心、很感动。

严觉支着下巴看着任燚:“我觉得咱们俩有好多共通的地方,挺有意思的。”

“嗯,是啊。”任燚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

严觉凝视着任燚棱角分明的、英俊的侧脸,心悄悄地躁动着。

任燚察觉到了那摄人的目光,突然毫无预兆地转过了脸来,严觉惊了一下,立刻坐直了身体。

四目相接,眸中均同时闪过一丝尴尬。

“……你、你弄完了?”任燚看了看严觉手里的资料。

“哦,弄完了。”

“那你回去休息吧,都这么晚了。”

“都这么晚了,你也该休息了吧。”

“我把这点写完。”

严觉瞄了一眼电脑:“算了吧,你这可不是一点儿,你今天写不完的。”

任燚松了松肩膀,低声说:“我有点睡不着。”

“你想做点什么?我陪你。”

任燚靠在椅背上,想了想:“坐久了有点闷,我想动一动,有些器材该上油了。”

“走。”

俩人来到车库,任燚打开灯,看着那一辆辆巨大的消防车,突然长叹了一声。

他在消防家属大院长大,小时候跟小伙伴最爱来的地方,就是消防队,这些消防车啊、云梯啊、装备啊、各种各样的工具啊,在他们眼里都酷得一塌糊涂,如果大人愿意让他们玩一会儿,他们能兴奋好几天。

他从小崇拜他的父亲,立志有一天也要穿上那身衣服,坐上这威风凛凛的车,去拯救世界。如今儿时的梦想已经实现,但真正成为消防员后,他才明白责任之重,重逾泰山,他不再为这一切兴奋,而是充满了敬畏。

任燚走到消防车前,拿出工具箱和机油,俩人坐在小马扎上,忙活了起来。

任燚随口问道:“严觉,你为什么干消防?”

严觉道:“我呀,本来是打算去当海军的,青海叫海,却没有真正的海,我从小就特向往真正的海,结果阴差阳错就给分配到消防了,我开始不太乐意,后来才发现这里可能才是真正需要我的地方,和平年代,只有这里有真正的战场。”

任燚“啧啧”两声:“你这个人这么好胜,怎么当上干部的。”

“我厉害呗。”严觉得意地说。

严觉一样是特勤中队的中队长,且当上中队长的年纪跟自己差不多,一个“厉害”不为过。

“你呢,追随父亲?”严觉反问道。

“嗯。”

“老队长是真牛b,哪个消防人没学过他救援的那几个案例。”

任燚感叹一声:“可惜……”他想了想,还是没说出他父亲的现状,他和严觉没那么熟,说出来倒像是吐苦水了,没有必要。

严觉也没追问,他往任燚身边凑了凑:“你这个阀门上油了吗,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