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云子宿尝试着将灵识探过去, 确认那东西暂时没有危险的攻击性行为之后, 才开始了更加细致的观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东西通身乌黑, 表面没有任何可供辨识的纹路。它的形状也非常奇怪,边缘很不规整,看起来并不像是完整的物品, 反倒像是什么东西破裂后的碎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且这东西出现在韩弈的穴窍中,却是凝固如实体,偏偏云子宿根本看不出它的材质, 连灵识都无法渗透进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子宿之前看到过一些新闻, 比如把针扎进幼童体内,或者误吞口哨留在身体里十几年之类的事。但穴窍可不是能存东西的腹腔, 它内里的空间很小,位置也很重要, 若是真的塞了进去实体的东西,恐怕人也不可能会存活下去。

稻草人书屋

云子宿忍不住皱了皱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除了这个不知名的黑色物体, 这条经脉内的灰灵已经被清理干净,云子宿将自己的灵识收回,睁眼看向了面前的韩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夜色昏暗, 躺在床上的男人已经熟睡了。他的鼻梁高挺, 轮廓完美,年轻英俊的面容无可挑剔。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韩弈鼻息轻浅,平缓安静的睡颜柔和了气息中一贯的阴冷,这才让他展露出一点这个年纪该有的气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子宿暗叹一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总觉得对方身上还埋藏着许多的,连韩弈本人都无法控制的秘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夜平稳度过, 清晨醒来,云子宿就叫住了刚刚起床的韩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把昨晚的发现说了一边,然后询问对方,清不清楚自己体内的这种情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完云子宿的形容,韩弈沉默地思考了一会,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不知道这个,也不记得之前发生过什么特别的意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么说,这东西应该是在韩大少自己体内产生……或者是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进去的。

daocaorenshuwu.com

云子宿思索着,门口已经响起了敲门声。

daocaorenshuwu.com

是费泽,他来叫两人去吃饭。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早餐是在酒店解决的,几人在拉萨入住的是一家规格很高的酒店,随房附赠的早餐也很丰盛。不过现在这个情况,费泽显然没什么胃口,再加上高原反应,他整个人的精神看起来都不太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子宿见状,便对他道:“二少,今天要出发去羌塘,不然你就留在拉萨,别一起过去了吧?” www.daocaorenshuwu.com

羌塘的海拔比拉萨高出将近一千五百米,费泽在拉萨都已经出现了高原反应,到了羌塘还不知道会出什么差错。而且他之前并没有接触过玄门之事,去也只能旁观,倒不如留在拉萨,有什么事也好做接应。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费泽的动作一顿,听完云子宿的理由之后,他的面色很是严肃,低声答道:“等我考虑一下。”

www.daocaorenshuwu.com

吃完早饭,就有一辆崭新的越野车开到了酒店门口。越野的空间和宽敞,四个车轮也专门加固过。后面的车厢里还装了不少必备的补给,费泽让人把自己带过来的东西也依次放进越野车里,等东西都装好之后,才叫住了云子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说:“我留下,等你们消息。”

www.daocaorenshuwu.com

云子宿道:“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费泽看着对方,面容上已经剥去了之前那淡然斯文的精英面具,只剩下了思虑弟弟安全的忧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道:“希望你们能早一点把小扬安全地带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子宿点头,认真道:“我们会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留给他们闲谈的时间并不多,很快,云子宿和韩弈就要出发了。两人上了车厢后排,越野车由费泽雇来的藏族司机驾驶。和费泽告别之后,他们就启程朝羌塘的方向出发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西藏地区的日出时间很晚,从拉萨出发的时候才刚刚天亮。因为海拔原因,这儿的气温很低,一点也不像是炎热的夏季。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羌塘无人区占地几十万平方公里,费扬之前选择的路线是从那曲县进入羌塘,之后被几家集资召集来寻找他们的队伍也是同样。所以这次,云子宿和韩弈也要先到那曲县。拉萨到那曲有三百多公里的距离,开车都需要大半天的时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在高原上,这段时间并不显得枯燥。越野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路旁两边的风景秀美瑰丽,驶出市区之后不久,视野中已经出现了辽阔壮丽的雪山。抬头像高处望去,湛蓝的天空如同被清水洗涤过,天际的朵朵白云飘得很低,像是伸手就能触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开车的藏族大哥很是沉默,一路上也没有什么话,车厢内很是安静。虽然窗外有连绵不断的美景,但云子宿最关心的还是韩弈的状态。

稻草人书屋

其实今天早上在劝费泽留下之前,云子宿也有过让韩弈留在拉萨的念头,不过男人直接表示了要和他一起,再加上韩弈的高原反应并不强烈,他们到底还是一起上了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子宿尝试过帮着韩弈把他体内的灰灵转化成灵力,而不是吸收出来,可惜灵力会快就会被灰灵污染,只能算无用功。他也试过把自己的灵力传送过去,但韩弈体内的灰灵能量太过庞大,他只能帮人压制波动,却没办法引导灰灵进行质变。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最终,云子宿还是放弃了自己的尝试。不过幸好,韩弈本人似乎是高原反应不太明显的体质,他的精神一直不错,脸色也没有过太大的变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高原地区的公路限速,越野并没能在午饭之前抵达那曲。车在路旁的一家酒店停了下来,三人用过餐后,才开始继续前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和晴朗的上午相比,中午的时候,天空的云层已经渐渐增厚,原本该明亮起来的光线也变得有些暗淡。空气中吹来的风温度更低,云子宿问了藏族大哥一句,听他的说法,今天很有可能会下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越野一路行驶,等抵达那曲县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为了保护无人区内的脆弱生态,早在很久之前,当地政府就已经实施了对于羌塘无人区的禁止非法入内规定,想要通行,必须要申请批准。来之前,费泽已经办好了无人区的通行手续,所以云子宿他们不用担心这个。 www.daocaorenshuwu.com

可即使如此,他们也在那曲县通往羌塘无人区的路上被拦住了。拦他们的人并不是警察,而是一个将通路直接封锁起来的队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子宿和韩弈一下车,就看见了这群装备齐全、衣着严整、气势不俗的人。他们把越野车拦了下来,说这片区域正在进行测绘科考,暂时无法通行。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说是测绘队伍,但云子宿只看了一眼,就发现了他们的真实身份。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就是费泽所说的,那个由玄门核心弟子组成的队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然在场的人很多,服饰也是统一的,不过云子宿很快发现他们的衣服并不仅仅只有一款,想来除了核心弟子,应该还有普通弟子在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藏族大哥把越野车停在一边等他们,但云子宿两人并没有立刻离开。韩弈和拦他们的人交谈着,云子宿则放开灵识,把附近简单搜查了一遍。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篇区域大概有将近七八十人,不过穿着特殊制服的核心弟子只有二十个。云子宿用灵识一扫,就发现这些核心弟子的实力还算不错,他们二十个全在炼气期三层以上,精神状态都还不错,看起来已经学会了用灵力保护自己,不至于被高原反应所困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除开核心弟子,其他几十个普通弟子的实力就差远了,他们大多都在炼气一层,也没办法完全克服高原反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让云子宿有些意外的是,这里居然还有一个炼气九层。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虽然在修灵界,炼气期只是最基础的境界,在云子宿所在的宗门,更是只有元婴修士占峰收徒,但这里可是灵气稀薄的凡俗界,想来这个炼气九层也不是个多么简单的人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修士之间,不同等级的力量差异不啻天渊。别说是二十多个炼气期,就算是有二十个筑基在这,也不可能伤得到金丹后期的云子宿。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过他现在毕竟不是一个人,再加上还有费扬要救,到底不好正面起冲突。他正考虑着如何绕开这群人的封锁,就见一个穿着核心弟子制服的青年走了过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青年一过来,其他几人就主动避开了,态度很是尊敬。云子宿打眼一扫,炼气四层,在这群人里应该算是比较厉害的一个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青年看向两人,视线在韩弈身上多停留了一会。他的语气很谨慎,上来就做了自我介绍,说自己叫连其司。

稻草人书屋

连其司问:“请问你们是?来这里做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子宿报了两人的名字,随即道:“我们是来找人的。”

daocaorenshuwu.com

连其司问:“你们找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子宿道:“一周前进去的一个车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之前那个越野车队是吧?”连其司道,“我们会帮你们这个忙。不过现在里面不算太平,两位留个联系方式,还是先回去吧,有消息我们会通知你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闻言,云子宿想起费泽之前提起的事。他说召集来搜查的那支玄门队伍也在安慰费家,说有核心弟子在,费扬他们一定不会出事。 daocaorenshuwu.com

他们为什么会这么笃定? www.daocaorenshuwu.com

云子宿道:“我很担心我的朋友,他们已经失联很久了,希望你们能通融一下,先放我们进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连其司却道:“里面的危险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而且我们也有测绘任务,这个是真的不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说着,还在注意韩弈的动静,似乎很是顾忌。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韩弈缓缓道:“如果我们执意要进去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子宿明显察觉到了连其司的紧张,连附近其他几个普通弟子也警惕了起来。 daocaorenshuwu.com

气氛一触即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而最后,连其司竟然没有坚持拒绝,只低声说了一句“两位稍等”,他就先走了回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在原地等候,十几分钟之后,就有一个同样穿着核心弟子制服的陌生青年走了过来走了过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青年容貌俊雅,气质很是温和稳重,只看面相,就让人不由生出一种好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子宿也多看了这人一眼。 daocaorenshuwu.com

他没想到,这群人中唯一一个炼气九层,居然这么年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居然都已经把这人惊动了。云子宿想着,就听见青年开口道:“我是沈秋晚,很高兴见到两位。”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云子宿又把两人名字报了一遍。 稻草人书屋

修士与普通人差别甚异,凡俗界也是如此。不说那些拦车的普通弟子,就连刚刚的连其司,他也是只忌惮韩弈一人,对云子宿说话时,仍然带着淡淡的疏离与俯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可是这个沈秋晚,却对云子宿两人表达出了同样的尊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简短的招呼之后,沈秋晚就道:“两位跟我来。”

daocaorenshuwu.com

三人穿过小半个区域,来到了一个最中心的房子里。屋内开着灯,里面已经坐了四个人,他们都是炼气五六层的水平。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请两人落座后,沈秋晚道:“两位是来找人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子宿点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秋晚的说辞和连其司一样:“我们要在这测绘,暂时不能放人进去。”

www.daocaorenshuwu.com

云子宿道:“他已经失踪很久了,我们很担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原本以为沈秋晚也会接着拒绝,可没想到,沈秋晚却道:“不瞒两位,那支越野车队的人其实救出来了,他们所有人都没有大碍。”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救出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子宿面上一愣,心里却暗道果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难怪他们一直说不用担心。

稻草人书屋

沈秋晚继续道:“但是我们的行动内容对外是完全保密的,所以必须等我们任务结束之后,才能把他们送走。两位不用担心,还是先回去吧。”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云子宿问:“你们的任务还要多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秋晚道:“按进度,大概还有一周左右。”

daocaorenshuwu.com

云子宿和韩弈对视一眼,然后道:“我们可以回去,但我们想看看朋友,确认一下他的状况,也好给他那些正在等待的家人一个交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秋晚沉吟了片刻,又回头和四人商量了一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最后,他表示:“可以,但两位需要隔着玻璃,不能和他们接触。这也是为了保密,希望你们能理解。”

稻草人书屋

云子宿道:“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秋晚就叫来了连其司,让他带着两人过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离开之后,屋内沉默了片刻。过了好一会,沈秋晚才开口道:“几位怎么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他四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人道:“那人八字偏轻,阴气较重。不过他本人应当没有入玄门之道,我没有感受到他身上的灵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他几人也点头称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秋晚却摇了摇头。 稻草人书屋

“恐怕没这么简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四人都是一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秋晚望向两人离开的门口,目光深沉。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不管怎么样,他们愿意商量就好。尽快把这两个人送走,不要影响到我们的进度。”

www.daocaorenshuwu.com

跟着连其司,云子宿和韩弈走了一段不算短的路,外面的气温已经低下来了,光线也不像是下午的模样,天空阴沉得厉害。 daocaorenshuwu.com

室外很冷,韩弈原本想把外套脱了给云子宿披上。云子宿见他要脱衣服,吓得差点没直接把人抱住,高原上受风可不是闹着玩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最后,云子宿也没让韩弈脱外套,韩弈个高,他搂住了云子宿的肩膀,也算是给人挡了挡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交谈的时候,连其司多看了几眼,但也没说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最后停在了一栋砖房。连其司给屋内的人打了电话,很快,严严实实的窗帘就被拉开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透过窗户,云子宿和韩弈朝屋内看去。屋里有两排床,其中七八个床上躺着人,不过这群人都睡着,没有一个清醒的,有的还在打吊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子宿问:“这是怎么回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连其司道:“高原日夜温差大,这群人没做好准备,再加上高原反应,就感冒发烧了,一直没清醒。”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不过现在还好,只剩下两个身体弱的需要打吊瓶,其他人都是在睡觉休息,还有人的烧都已经退了。”

稻草人书屋

云子宿暗中皱了皱眉,这些人的状态看起来都不算好。

daocaorenshuwu.com

连其司问:“不知两位要找的朋友是哪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韩弈没答,反而道:“烧退了的人是?”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连其司愣了一下,不过他还是对着手机问了一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很快,屋里的人就给他们指了指几个已经烧退的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指的第二个床位上,躺着的人就是费扬。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费扬也在昏睡,从窗户看过去,他的侧脸有些发红,可能是被晒伤了。他整个人的模样也比平时狼狈了不少,不过好歹嘴唇上还带着血色,看起来不算太过虚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把人指给连其司之后,里面的人查看了一下床头的病例,对着手机解释,这个人的手被冻伤了,脚上磨了水泡,不过烧在昨天就已经退了,目前已经没有了什么大碍。就是因为高原反应缺氧,所以一直在昏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子宿用灵识查看了一下,费扬精气状态还好,看起来这些人没有说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子宿问:“我们可以把给他带的补品留下来吗?麻烦你们给他喂一点,还有一些伤药和应急退烧药,都是他的家人送来的,其他人也可以一起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连其司点头:“可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看了一会之后,三人一起离开了砖房。连其司找人去云子宿他们的越野车上搬东西,结果东西刚刚搬好,天就猛地阴了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瓢泼大雨砸落地面,这种天气也没办法离开,最后,连其司给两人在一栋楼房中找了一个空房间,暂时将他们安顿了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雨下了很长时间,而且一直没有减弱的趋势。天色阴沉,光线暗淡,两人等在房间里,一开始还有人来说,让他们雨停了就离开,结果雨却一直下到了晚上。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两人被安置的楼房是一个宾馆,这里被队伍整个包下了。似乎是因为其他人都在外面的缘故,楼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晚上的时候,有人来问他们要不要去吃饭,云子宿拒绝了,两人在屋里开了小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屋里没有摄像头,楼里也没有其他人,云子宿就把小豹猫放了出来,还从玉坠里拿出一份打包好的海鲜汤,用海鲜汤泡了丹药,给小豹猫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契约签订之后,伙食也升级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之后,他又把小型汽炉热过的北京烤鸭给了韩弈,自己则吃打包过来的汉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韩弈看了他一眼:“不健康。”

稻草人书屋

云子宿实力拒绝了他分享北京烤鸭的提议。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没事,好吃就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吃过晚饭,雨还是没有停,云子宿帮小豹猫梳理吸收来的精气。他问韩弈:“我是不是该给它起个名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韩弈问:“你想让它叫什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云子宿看着它:“小乖?大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豹猫低头舔爪子,显然没什么兴趣。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云子宿思考:“要不叫吃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见“吃的”这俩字,小豹猫才叫了一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子宿想了想:“不然就叫云吞?”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的灵兽,也可以随他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小豹猫歪头:“咪?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子宿问:“叫你云吞好不好?虾仁云吞可好吃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小豹猫晃了晃耳朵。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云子宿解释:“虾仁,就是刚刚海鲜汤里吃的那个。”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小豹猫仰着头,咪呜叫了一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云子宿摸了摸它后背:“这次没带云吞出来,下次带你去吃。” daocaorenshuwu.com

一人一猫也不知道是在讨论吃的还是讨论名字,反正云吞的名字就这么给定了下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给云吞的精气梳理进行到一半,云子宿察觉有人过来,他朝云吞一伸手,小豹猫就一头钻进了玉坠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玉坠收好后不久,有人上来敲门,说是天已经黑了,雨还在下,问他们今晚是不是要住在这。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云子宿点头:“我们可以付费。”

www.daocaorenshuwu.com

那人也没客气,收了钱道:“好,两位就在这休息吧,明天一早会有人来叫,送你们回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走后,云子宿看向韩弈,耸了耸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来,他们真的很想让我们早点离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帮小豹猫梳理完所有精气后,时间已经很晚。其他弟子也陆续回来了,楼内热闹了一阵,又很快安静了下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两人一猫也准备休息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屋里没有单独浴室,而且刚才来过的那人还专门叮嘱过他们,说是不要洗澡,不然会加重高原反应,很容易出意外。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高原的夜晚非常冷,洗澡会促进血液循环,很容易缺氧或者感冒。再加上空气干燥,水分蒸发快,洗澡后皮肤也会非常不舒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子宿没让韩弈去洗,他让韩弈早点休息,自己则去了公共浴室,简单冲洗了一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等他洗完回来,韩弈已经睡下了,屋内只剩一盏昏黄的床头灯。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云子宿轻手轻脚地走到自己的床上躺下,裹好了被子。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身处的陌生环境,他不打算再进入无字印修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灯光很快熄灭,屋内陷入了一片静谧的黑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子宿用的是自己带来的沐浴露和洗发露,担心凉气会沾染到韩弈,他把水擦得很干净,免得对方生病。 稻草人书屋

空气里没有水汽,只有淡淡的清新香味,轻飘飘地弥漫开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香味穿过两张床之间的缝隙,萦绕在鼻息之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落入了未眠之人的心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寒冷的夜晚,屋外的雨已经停了下来,但高原的气温依旧很低,室外还不时传来冷冽的风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队伍住宿的楼房内,走廊里只有昏暗的照明灯亮着,光线很是暗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屋外冷风刚刚吹过一轮,狭窄的楼梯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黑影又慢又轻地行走着,走一个门便停留一下,最后才停在了云子宿所在的房间门口。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二层楼,六号房。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黑影舒展开臃肿的身体,脱下了一件看不清形状的东西。 www.daocaorenshuwu.com

它的身形整个变瘦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