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节

王副厅长在新年前夕终于被宣布退休了。在这之前,厅里曾专门为他召开过欢送会,参加的都是处以上领导,面前摆了许多水果,张厅长主持,说了一些关于友谊和贡献之类的话,然后大家也都说了一些平时就曾说过无数次,例如栽培、帮助、关心之类的话。 daocaorenshuwu.com

王副厅长离开办公室时,李玉田来送他。王副厅长把该移交的东西都摆在了桌子上、沙发上,让人看了一目了然。属于他自己的东西放在一个纸箱里,其实也没有什么,几件换洗衣服,牙缸牙刷什么的。李玉田抱着纸箱走在前面,王副厅长随在后面,在楼道和电梯里碰上的人都说:这就走了,老王?以前王副厅长的称谓换成了老王了。老王就努力挤出微笑冲大家点头。

daocaorenshuwu.com

楼前,司机小衣这回很准时。他见李玉田抱着纸箱就走几步把纸箱接了,放在“奥迪”车的后备箱里。王副厅长坐上了车,他冲李玉田说:以后我就是你的兵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玉田忙说:哪里呀,你永远是我们的老领导。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车就起动了,开了一段,王副厅长说:小衣呀,这么多年让你辛苦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衣笑着说:哪里,为人民服务。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王副厅长看了看曾伴随自己几年的这辆“奥迪”车,有几分失落地说:小衣,你这是最后一次送我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衣说:以后你有事尽管呼我,我随叫随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副厅长看着小衣的后脑勺苦笑着摇了摇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副厅长一退,厅党组便把推荐副厅长人选的工作放在了明处。以前几个厅领导也都有考虑,但他们开了几次会,意见总是不能统一,各唱各的调,这件事弄得张厅长很恼火。于是有人就建议。搞民意测验,这也是这几年刚兴起的一条民主途径。于是就把正处级干部打印成一份名单,这里包括处长,也有正处级调研员。老干部处有两人在名单上,一个是李玉田,另一个就是正处级调研员苏群。搞民意测验时,苏群不在机关,他住在医院里,正在接受化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测验结果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苏群名列前茅,呼声很高的办公室马主任,李玉田等人,却排在了后面。这只是测验,当然还要集中,几位厅长把自己关在会议室里,一连议了三天,最后似乎也没有一个妥善的结果。张厅长力举马主任,另外几个副厅长也都有自己认可的人。会议开到第四天时,张厅长拍了板道,民主的意见不能不听,但领导集中的意见也是作数的。结果,就向省委组织部报了一串足有十人的名单,苏群、李玉田、马主任等人都在其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几日,省委组织部就下来了三个考察小组,带队的是一位处长。他们先听了领导意见,又听了群众一些意见,然后分头找了被推荐的对象。原定找苏群谈话的那天下午,苏群和谁也没有打招呼就离开了机关,考察小组自然没能和苏群谈成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后来组织部的考察小组就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新年之后没有消息,一直过了春节。组织部突然下发了一份任命书。任命省委宣传部文化处的何处长为文化厅的副厅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等待多时的人们,感到有些意外,同时觉得也在情理之中。沸沸扬扬的机关,一下子就安静了,又恢复到了以前的平静。

稻草人书屋

李玉田认识这个何处长,他知道这个何处长已经是五十八岁的人了。他搬着手指头算了一下,再过两年自己也才刚五十五岁,说不定两年之后还有机会。人一有了希望,日子就有了盼头。他找出老干部退休登记表,在姓名那一栏里写上了王义的名字。王义就是已经退休的王副厅长,在原职务那一栏他又填上了:副厅。写到这儿他笑了。他想:别管当多大的官,到最后都成了我手下的兵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关灵仍没当上副处长,老干部处副处长的位置一直那么空着。关灵那根弦就一直那么绷着。她心里对李玉田很有意见,但表面上却仍是热情、尊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苏群每天都要把儿子盼生送到幼儿园。儿子走进去,回过身,很懂事地和他招手,并甜甜地说:爸爸,再见。他也冲儿子说:儿子,再见。直到儿子的身影消失,他才转过身。他为了儿子那一声“再见”,竟有泪水流出了眼眶。他要和儿子这么不断地“再见”下去,一直到小学,中学……他向前迈开脚步,抬起头时,看见了头顶那轮初升的太阳。他觉得生活对他来说每天都是新的。他就怀着这种崭新的情感向机关走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那么一天,小魏推开李玉田办公室的门,把一份“入党申请书”放在了李玉田面前。李玉田抬起头很异样地望着小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魏就很好看地笑笑说:我男朋友做生意刚挣了一笔,你晚上要是有空,我们请你去喝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