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霍城抢先开口,笑的一脸灿烂,“不介意不介意。”

话落,他转过身揉了揉手腕冷笑,“你们先聊,有些事我需要和路任行谈谈。”

动人,敢动到他头上来。

路任行怕是不知道霍城二字怎么写。

没有电灯泡,苏妤自然乐意,吩咐春杏等在一旁,牵着霍疏的手大大方方的走了。

两个人并行,又没有旁人在场,气氛难免沉闷下来。

霍疏有些不自在,咬了咬唇,“你……”

苏妤打断她,拉着她到了城外的的护城河,才轻声道:“霍疏小姐我要走了。”

霍疏猛地抬头,“你说什么?”

她神色慌乱,带着几分超出掌控外的失措。

即便没来见她,可只要想着两人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她的心就会安宁下来。

可现在…

霍疏握紧了手,紧紧盯着她,像是要从她的表情上察觉出是不是在撒谎一样。

苏妤在心里轻笑。

小丫头总算舍得慌张了?

她面上却没什么表情,轻嗯了一声,“妈妈说,金陵待久了没什么意思,让我趁着年轻多出去转转。”

“那你呢?”

霍疏别过头,深呼吸口气,“你怎么想?”

“我在金陵无依无靠,也没什么可牵挂的人,唯一一个,也就是霍疏小姐。”

“不过,小姐既和我疏远,那苏苏就当不提。”

少女欠了欠身,笑意柔柔,“此去一别,大抵这辈子都没见面的机会了,但愿小姐一世安稳。”

她眉眼清淡,疏离又冷静,一如初见那般晃眼动人心。

霍疏没忍住唤她,“妤妤。”

“嗯。”

她捏紧了手指,压着心头的沉重吐出:“我没疏远你。”

少女怔了怔,抬头看看她又笑了,轻嗯了一声。

那模样,敷衍的很。

她轻笑,打了个哈欠,“时间不早了,霍疏小姐回吧。”

才转身,腰身忽的被人搂住,微颤的嗓音响起,“我真的没有讨厌你,别误会我妤妤。”

苏妤勾了勾唇,掰开她的手,“我信你。”

“霍疏小姐该回了。”

“你别这么对我行不行?”

霍疏搂的愈发紧了,语气带着些无助,“你别不理我,别对我这样妤妤。”

她没见过她这幅模样,客气冷淡,却平白的将两人划分了一条清晰分明的沟壑。

不大,却让人怎么也跨越不了。

苏妤掀唇。

这小丫头能狠下心来一个月也不找她,她自然也能做到这点。

不让她真正明白自己的感情,她永远都跨越不了那一步。

她侧过头,忽然问:“霍疏小姐,你喜欢我吗?”

霍疏的手有些僵硬,没吭声。

少女笑出了声,清清淡淡,却又勾人心魄,“只要你说喜欢我,我就不离开金陵。”

霍疏身子一僵,手慢慢松开。

苏妤眉微挑,点头笑,“我想我明白您的意思了。”

她径直离开,没有一丝犹豫。

霍疏站在原地,望着她离开的背影,缓缓蹲到了地上,捂着嘴没让眼泪滑落到地上。

我喜欢你苏妤。

这些话,也只能对自己来说,永远都不能告知第二人。

这样的感情不容于世,在现如今这个封建的社会,她怎么敢把那些奢望吐露呢?

一旦倾吐出来,她会害了她。

可…真的眼睁睁看着她走吗?

她待了这么久的金陵,因为自己要背井离乡。

霍疏握紧了拳头,一个人木讷的在护城河旁待了许久,才转身回了家。

“爹,我要去国外念书。”

饭桌上,霍疏向霍父提出了这个要求。

霍父年近五十,穿着一身鹤红唐装,不怒自威,这是久居高位带来的气质。

“怎么又去?”

他沉了声,问:“不是才从国外回来不久吗?”

“先前学的知识,在如今社会有些无用,我想去国外学医。”

“学医?”

霍父沉吟了一会儿,道:“也好,太平的日子也没多少天,不过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让你哥陪你一起。”

霍城愣了一下,不过看到一侧的妹妹低声不语,也就点了下头,“好。”

霍疏收拾的很快,没多久就将行李收拾好了,走前她趴在窗前写了很长一封信给苏妤。

她希望,她接下来的人生能够好好的,即便没有她,也可以过的多姿多彩。

霍疏离开后的第三天,苏妤才收到霍疏的信。

信很长,大多数都是劝诫放下之类的话,苏妤看着很不耐,可想着小丫头难得给她写一次信,也就认认真真的看了下去。

看到末尾,她顿了下,忍不住勾唇。

这小丫头,真当她看不懂英文呢?

末尾,一串英文‘我爱你’勾勒的格外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