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王成不敢有丝毫隐瞒,将计划全盘托出。

凤青云之所以敢信他,除却因为他在他面前够贪婪外,就是他已经对皇上下了手,作为投名状。

这一点,被凤青云埋在皇上身边的棋子也可以证实。

凤青云再怎么想,也料不到,早在他之前,就有人接触了王成。

“真是个□□无缝的计划。”

苏妤轻啧,“不过也难怪,不将凤贡弄死,他就算坐上了皇位也名不正言不顺。”

大周是极为讲究血统的一个国家。

若是凤贡不死,即便凤青云夺到了皇位也失去了民心。

不得不说,凤青云是个狠人,一等就是这么多年。

也怪不得凤贡这么虚弱,除却他本身的原因,就是因为自小就被凤青云下了毒。

经由霍疏入宫那一次,已经被催发了一次,再加上这几次的昏迷,估计着,也离死不远了。

再过不久,就是秋狩。

凤青云就是要他在众目睽睽下死去,这样好脱了干系。

“真是想不到邱太医居然是凤青云的人,凤贡死的不冤!”

苏妤有些感慨。

太医邱震平在宫中是老资历了,一手医术出神入化,又是看着皇上长大,说是心腹也不为过。

他亲自下毒,又是□□,谁能查的出呢?

春夏也点点头,显然也是吃惊的很。

苏妤感慨了一会儿,淡声道:“行了你回去吧,去替本宫收集一些凤青云的消息。”

光是暗地谋害皇上,这一点就足够他死一百回。

可摄政王到底权高位重,光凭这几点根本弄不死他。

王成点点头退下。

苏妤才又转头看向春夏,“明儿个跟本宫去一下安平候府,去见一见本宫的外公。”

“是。”

安平侯可谓是个传奇。

一生戎马,大大小小的战争经历过近百场,真正在战场中杀出来的杀神。

育有二子、一女。

长子是个叱咤沙场的将军,和霍家那位老将军并称为军中双雄。

次子娶了镇北王小妹,也镇守一方。

最小的女儿嫁了当朝丞相,可谓是风光无限。

站在安平候府前,苏妤忍不住咂舌。

自己这位外公也真是够厉害。

门外的守卫得到了通报,神色有些激动,将两人引了进去。

大厅内

砖红长袍的老者迎了上来,身子微弯。

苏妤先他一步欠了欠身,语带嗔怪,“外公,您这样做,可是要折煞了长宁。”

安平侯哈哈一笑,引她坐下来,“哈哈哈哈那老夫就托大了。”

一般来说,当上了皇后,便是家中的那些长辈见着她也要行礼。

不过苏妤对此,倒没想太多。

“外公,长宁今日可是来向您讨要一个人,您到时候可莫要嫌弃长宁烦。”

安平侯愣了一下,“什么人?”

“曹升。”

安平侯微怔,别有深意的瞥了她一眼,“你怎么想着要他?”

“我安平候府内高手可不少,怎么你就偏偏看中了他呢?”

苏妤甜甜一笑没回答。

曹升算是外公身边极为厉害的一个高手,为了避免到时候弄不死凤青云,她也是费尽心思。

凤青云作为男主,武功自然也不差。

虽说已经有了把握,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个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行了,你既然不说,外公也不会去逼迫你。”

安平侯看出她不愿多说,沉吟了一会儿,“去把曹升叫来。”

边上下人点头出去了。

苏妤想了想道:“也不是不能说,外公,长宁想问下安平候府有多少兵。”

安平侯忽的笑出来,“长宁啊,看来外公小看你了。”

可不是小看她了。

不止他,只怕京都内所有人都小看她了。

能问出这种话,又岂会是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温婉大家闺秀。

安平侯收了笑意,将下人遣退后,才抬头看她,“明面上有十万。”

明面…

这个词…

苏妤勾了勾唇,无声的笑了。

她没多做隐瞒,挑明了说,“皇上熬不过这个秋天了。”

安平侯一怔,眼中露出浓浓的震惊之色,“怎么会?”

皇上虽说身子骨不好,可也没差到这个地步,怎么会……

苏妤品了一口下人上的茶,淡声道:“有人不想他活着,他自然就活不了。”

“摄政王?”

苏妤淡笑不语。

安平侯眉头紧锁,来回踱步。

摄政王的心思大家心里其实都清楚,只不过都没挑明而已,若是皇上去了,只怕第一个上位的就是他。

当今皇上又无子嗣,摄政王乃是先皇的弟弟,除了他,没有谁有资格坐这个皇位。

“外公应该也清楚凤青云个什么样的人,他如果坐上了皇位,能容忍得下安平侯府吗?”

安平侯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