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雨,已经下了半个月,天像是漏了。

  高大的乔木在半空里支起深墨色的荫云,荫云外更是低压压的天空。雨滴噼里啪啦打在树叶上、附近的小池塘上,乱得让人心烦。偶尔传来啾啾的鸟叫,顺着看过去,会有一只全身翠绿的鸟儿展开双翅,悄无声息地滑翔进林间的黑暗。

  天地间唯一的光亮是那堆篝火,马帮的小伙子在篝火边拨弄着他的七弦琴。这样的天气,弦总是湿透的,弹起来嘣嘣作响,倒像是敲着一块中空的朽木。

  小伙子弹得是云州的调子,荒凉幽寒,丝丝缕缕的颤音。离得很远,一个年轻人坐在雨蓬下,抱着膝盖静静地听,雨蓬上的水滴打在他的睫毛上,他微微闭上眼睛,久久也不睁开。

  来一口?有人在一旁把烟锅递过去给他。

  年轻人睁开眼,看见那张焦黄的老脸。他认识那是马帮的帮副祁烈,一个宛州的行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年轻人笑着摇了摇头:我不抽烟草。走云荒,不靠这口顶着,没准将来有湿病,祁烈也不再劝,自己盘腿坐在了年轻人的身边。

  祁烈是老马帮了,从宛州到云州,这条线上跑了二十多年。传说神帝统天下,划定了九州疆域,不过从来没听说哪个帝朝可以把官府设到西陆来。西陆云雷二州,在东陆人眼里就是瘴气弥漫毒虫横行的化外之地,除了几个半人半妖的巫民,没人敢踏进这片土地。但是穷山恶水却生奇珍,云州产一种辟毒的珠子,褐黄的不起眼,可是中堂供上一颗,全家都不受蛇虫骚扰,号称龙胆。又有一种细绳一般长不足半尺的金色小蛇,和珠宝玉器封在匣子里,几十年都不死,可是若有小贼手上不敷药就打开盒子,就定被蛇咬,活不过半日,号称金鳞。龙胆金鳞,在宛州市面上都是价格不菲的异宝,也引得一些不要命的人深入云州,带着宛州的丝绸和铁器去换这两样东西,一来一回,往往获利百倍也不只。渐渐的,这条道被称作走云荒,敢走云荒的马帮不多,祁烈在这条道上,还算有点名气。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祁烈对年轻人有些好奇。他们是半道遭遇的,那时这个年轻人带着一匹黑马,独自在深及膝盖的泥泞中跋涉,马鞍上除了简单的行李,就只有一柄黑鞘的长刀。走云荒那么些年,祁烈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不要命地独闯这片森林。出奇的是遇见他们这么大的马帮,年轻人也没有求救的意思,当祁烈喊他的时候,他在远处回头,露出一嘴干净漂亮的牙齿笑了笑,就要继续前进。而祁烈清楚地知道年轻人正走的是条死路,只要他再往下走五里路,泥泞就会陷到他胸口,到时候神仙也救不得他。早年和祁烈走云荒的几个伙计就有人死在那里,眼睁睁看着人马一起沉下去,最后的结果不过是烂成白骨沉在泥潭底下,永世都不得再见阳光。

  走云荒的人,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是不带生客。能穿过这片森林去巫民镇子的路就是马帮赚钱的黄金道,带上生客,就好比把道路教给别人,以后自己吃饭的本钱就没了。不过那天祁烈犹豫了一下,还是叫住了年轻人,答应带他一程,直到过了这片林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说不上原因,大概他是喜欢年轻人的笑容。他笑起来,周围仿佛一亮,有一缕阳光闪过的感觉。

  看你像是有钱人家的公子,跑到这深山野岭里来,不怕委屈了?祁烈在年轻人身边坐下,在怀里摸索着火镰火绒。

  我像有钱人家的公子?年轻人微微怔了一下,笑了起来。

  有钱人家的公子,我见过的,城府深,不露底,平时最好说话,但是问他有多少钱,就是笑,屁也不放一个,祁烈擦着火镰,点燃了烟草,又瞅了年轻人一眼,对!就是你这个德性。年轻人依然只是无声地笑。祁烈打量着他的脸,发现他或许已经不那么年轻了。那张脸被阳光晒成淡淡的赤铜色,有了风霜留下的痕迹,只那笑容,还是明净得像个不曾长大的孩子。

  对了,一直想问,怎么这两天我们就没遇见别的马帮,这条路真是荒僻得很,年轻人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云州,以前叫云荒,就是个蛮荒的地界。鬼看门,死域城,跑这条道,是送命的买卖,不是家里欠着钱,谁来?祁烈嘬了一口烟袋,让那口带着辣味的烟气在肺里滚了几滚,这才一个青色的烟圈,幽幽地喷了出去。连着那么久没有晴过,衣裳始终都带着湿气,肺里也像是积着水,呼吸起来益发沉重,要借这口辛辣的烟气烫一烫才舒服。

  你家里欠了很多钱?祁烈嘿嘿地一笑,露出两个被烟熏黄的门牙,颇有点猥琐:嘿嘿,就是好玩一手,输得狠了。要说两年前,我还有几万金铢的家底,现在每月不还上七八十个金铢,就要被告到官府里面去了。英雄末路,英雄末路喽。他说的是赌,帝朝《大律》是禁赌的,但是宛州虽有都护府却不受帝都天启城的节制,大街上公然设置赌坊,有时一注千金,一夜之间暴富暴贫,是名副其实的销金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七八十个,倒也不算很多年轻人忽然煞住了话头,他注意到祁烈的眼睛滴溜溜地转,上下打量着他,尤其是在腰间的皮囊上多停了一会儿。

  我是没那么多钱的,年轻人急忙笑着摆了摆手,而后岔开了话头,你刚才说什么鬼看门,死域城?早说你是有钱人家的公子了,都别掩着了,我现在是穷,当初也阔过,都是正经的汉子,还能抢你?祁烈讪讪地笑笑,又深吸了一口旱烟,静了一会儿,仰头对天喷了出去。

  这口烟袅袅地散去,祁烈那张猥琐的笑脸忽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微微令人心悸的思索模样:你猜我今年多少岁?年轻人微微犹豫了一下,打量着祁烈那张瘦脸,仿佛有一把薄刀把那些皱纹深深地刻在他脸上,五十?过两个月满三十,祁烈磕了磕烟袋,吐掉嘴里一口发黄的粘痰,云荒这边的瘴气,折人寿的。走了那么多年,没给毒虫蝎子弄死已经是万幸。你不要看这片林子,你若不是遇上我们,早就死了,这片林子里面能杀你的玩意儿,不下一千种,若是中蛊,更是生不如死。蛊?是蛊,没听说过吧?祁烈咧了咧嘴,巫民的东西。蛊,是怨虫,其实就是虫子,但是是死虫,说不清,不过粘着一点的,就是生不如死。年轻人摇摇头:听不明白。巫民的东西,哪那么好懂?不过我倒是知道一点,最简单的蛊,就是拿一只坛子,把狼蝎、虎斑蜈蚣、青蛇、花衣蜘蛛和火蟾五种东西封进去,取每年阳光最烈的那一日埋在土里。这五种毒物没有食物,只能自己互相残杀,等到第二年启出坛子,就只剩最猛的那一只,剩下的都被它吃了。这最后一个毒物用太阳晒干,磨成粉,再下了咒,就是五毒蛊。下在人身上,那人就逃不出巫民的控制。那不是下毒么?中毒,不过是一死,中了蛊,可就没那么轻松了,祁烈吧哒吧哒抽着烟袋,蛊是怨虫,在地下埋了一年,咬死剩下的所有毒虫才活下来的东西,毒虫自己也怨。否则你想,就算把其他东西都吃了,它怎么又能活一年?还不是忍着要咬人报仇?其实从地里起出来的时候,剩下那只毒虫已经是半死半活的了,就是那股怨气撑着它。这种虫,磨碎成粉都死不了,吃下去,那些虫粉在人肚里里都是活的,游到浑身的血里。都磨碎了,那还会活着?不信了是吧?祁烈斜眼瞟了他一眼,这里可是云州,别的地方不可能的事,这里都可能。你连蛊都不信,尸鬼的事情更没听说过吧?老祁,不要瞎扯,一个沙哑的声音在远处响起,带着静静的威压,跑这条道的你也算个老人,嘴上把不住风,就知道吓兄弟们。年轻人抬起头,看见篝火那边一条精悍的汉子正把冷冷的目光投过来。那是马帮的大头目彭黎,从那张黝黑的脸上看不出他的年纪,不过彪悍的身材和满手的刀茧却隐隐诉说着他不凡的阅历。彭黎以一根青布带勒在腰间,束住身上的牛皮软甲,腰带上挂了一柄形状诡异的刀。篝火照得他一张脸色阴晴不定,刮光了络腮胡子的下巴上泛着一层森森然的青光。

稻草人书屋



  都是道上的闲话,说说怕什么,敢来云荒的,兄弟们有这个胆子,祁烈陪着笑点头,而后转去问那边弹琴的小伙子,是不是,小黑?祁烈有些怕彭黎,谁都看得出来。奇怪的是彭黎却是第一次跑云荒的,为此他才雇了祁烈这张活地图。彭黎在行商这行里很有名,可是他以前是做什么买卖的,却没几个人说得清楚。

  小黑嘿嘿笑笑,没心思搀合进去讨不是。琴声止息,一时间雨滴的声音越发的明显,哗哗哗哗的,仿佛永无止境。

  早点睡,明天夜里要到黑泽,还有三十多里路,彭黎低低地说了一声,上去给篝火填了几块柴,湿润的木柴在火堆里噼里啪啦地爆响,一丛丛火星腾了起来。出门在外这是常识,夜里篝火不息,虫蛇也就不敢逼近。

  祁烈和年轻人共用一顶雨蓬,两个人摸摸索索地躺下。祁烈憋了一口烟,这才恋恋不舍地吐了出去。身旁的年轻人静悄悄的,似乎他脑袋一落到枕头上,就睡着了。祁烈益发地喜欢起这个年轻人来,他身上烟味最重,很少有人对此不露半点反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到底,你到底为什么来云州啊?祁烈低声问。

  年轻人静了一会儿,转过头来,祁烈微微愣了一下,发现他根本不曾睡着,那双眼睛很亮,却不逼人,像是水中的月光。

  听说一直往西往北,就会到雷州,雷州最北的地方是一个叫雷号山的陆角一直伸到海里,天晴的时候往北看会看见殇州的海岸。这个倒是,天涯海角嘛,雷号山就是海角了,不过能不能看见殇州我可不知道,那个鬼地方要穿过毒龙沼才能到。什么毒龙沼,没屁的龙,蛇倒是有无数,除了本地人,没人过得去。你想去哪儿?年轻人认真地点了点头:我记得温梦城写过一首诗,说此心今已寄云峤,来世相约海角头,世人都说,海角就在雷号山,我想去看看。祁烈唏了一声:都是文人瞎扯,那个什么温梦城自己去过雷号山么?都是编来骗骗小女人的,没谁真的能到。你去了海角,还要去天涯么?宁州幻城崖,更是要命的地方。宁州幻城崖,年轻人轻轻地笑,真的是个很美的地方,你若不是真的去过,不会明白的,即使死前可以看一眼,都可以瞑目了。祁烈瞪大眼睛狠狠地打量了他两眼:你还真的去过?去过,年轻人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所以我就剩一个愿望,就是去海角看看还没问你叫什么呢。商博良。整个营地在黑夜中沉寂起来。远处的树上,手腕粗的巨蟒静若雕塑般窥伺的片刻,悄无声息地滑走。好像是远处有什么动物跑过灌木丛,惊起睡着的鸟儿,在半空中盘旋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