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门边的彭黎回头和他对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院子中忽然传来一声激烈的马嘶,伴随着第一声嘶鸣,所有的马狂嘶起来。苏青大步冲出门去,看见驮马和骡子们像是一齐发疯了,它们疯狂地人立起来,扯着自己的缰绳。那些缰绳拴在牢固的木桩上,依然经不住它们发疯起来的大力,几根桩子被从地里拔了出来,自由了的骡马拖着木桩往外奔跑,撞在其他骡马的身上。它们践踏着堆在一处的货物,箱子裂开了,露出色泽鲜亮的绸缎来。

  苏青有些急了,张弓箭指一匹乱窜的健骡。

  彭黎上前一步,推偏了他手里的弓:“留着你的箭,骡马还有用得着的地方。畜生比人敏锐,它们这么吼,周围怕是有什么怪事。”“怪事?”商博良苦笑一声。

  他们迄今遇到的一切,只怕再不能用“怪事”二字来形容了,整个马帮也只有他和彭黎两个人尚能保持表面上的镇静,其余人都在怀疑自己所处的是否鬼域。方才血煞蛊的妖异把巨大的恐惧埋进每个人心里,这里的每一寸泥土都让人觉着像是渗着血,不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商兄弟,老祁,我们出去看看。”彭黎说,“剩下的兄弟留下,看着货,骡马……”他没想好该怎么收拢这些发疯的骡马。骡马群却忽地安静了下来,伙计们看过去,发现已经跑到门口的几匹骡马忽地煞住了,这些畜生竖着耳朵,沉重的打着响鼻,一步一步往后退。院子里挣扎的骡马们也都平息下来,它们一点不敢出声,耳朵直竖起来,耳背后的血管跳个不停。

  “我去!”商博良低声说。

  彭黎和祁烈对了个眼色,各持武器跟在商博良背后。他们三人是一个品字形,缓慢的向着黑水镇的门口推进。苏青猴子一样翻上屋顶,半张着弓,死死盯着这三人的背后。

  三个人已经越过了门口止步的几匹骡马,眼前是一片漆黑,他们即将从那个绘满图腾的木门楼下经过,彭黎手里的火把照不到前面多远。

  雨水哗哗地落个不停。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商博良回身,看了彭黎和祁烈各一眼,他又去看那些惊恐万状的骡马。他愣了一下,忽然发现那些骡马的视线都朝向上方。他猛地回头仰看木门楼上的横梁,巨大的黑影在同一刻盘旋着向下扑击。

  黑影缠在横梁上,它的身体太沉重了,一动起来,整根横梁坍塌,腐朽的木块飞落。祁烈看清了,嘶哑的怪叫了一声。

  那是蛇,就像他们在林子里遇见的那条大蛇一样,几个人长,张开的巨口仿佛水盆大小,向着商博良的头顶罩了下去。商博良已经来不及躲闪,也不能迎击,他的刀很快,但是刀太长。他随着大蛇的降落而趴倒,在蛇牙即将触到他头顶的时候,他得了一个进手的机会,双手握刀,以刀柄狠狠地撞击在蛇的下颌。

  蛇痛得仰起,巨大的蛇身盘过来缠在商博良腰上。祁烈惊得跳起来,他知道大蛇一身筋肉的力气,蟒蛇是倒勾牙,咬人不行,仗着就是缠人的本事,人腰粗的大蛇,绞碎一根木头轻而易举。人说贪心不足蛇吞象,象是吞不得的,可是不到一岁的水牛被大蛇一绞,一身的骨头也都断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苏青已经张满了弓,可是蛇缠在商博良身上,他的箭也不敢放出去。彭黎还能镇静,挥着钩刀扑上去,对着蛇头砍过去。

  “没用的!”祁烈心里叫。他知道这种云荒的大蟒,就是砍死了,也一时不会死绝,缠着人的身子会不断抽紧,砍掉它的头也救不回商博良来。

  “用我的刀!砍断它的身子!”商博良大喊。

  大蛇从肩到脚,几乎把他缠满了,只有一只筋骨外露的手探出来,握着那柄黑鞘长刀。商博良松了手,刀落在地下。彭黎一愣,翻身一滚拾起了商博良的刀,高举过顶从上而下一记纵劈。他一刀砍下去浑身打了个冷战,他握着刀,能够清楚地感觉到那刀切开了蛇的鳞片,而后是肌肉,再把脊骨一刀两段,刀一顺地斩切下去,血从蛇身的断口里喷出来直溅到他脸上,整条蛇在这一刀里被斩作七八段。商博良身上本来已经蓄满力气要顶住大蛇绞他,这时候忽然没有了束缚。他双臂猛地张开,把断裂的蛇身振开,浑身都是血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颗巨大的蛇头连着半截蛇身在泥泞里跳动,苏青再不放过这个机会,三箭一齐离弦,两箭命中,把偌大一颗蛇头射了对穿。

  “商兄弟?没事儿吧?”祁烈凑上来,一脚先把地下一截扭动的蛇身踢开。那么一截也二三十斤重,他踢上去,脚在坚硬粘腻的蛇鳞上滑开了。

  “妈的!个鬼畜生!一窝子都出来了!”祁烈恶狠狠地骂,要借这咒骂消去心里的恐惧。

  彭黎把刀递还给商博良,眼睛盯着锋利的刀刃:“真好刀,没有它切不动,那畜生一身鳞片就算不是铁的,也差不多了。”“多谢彭帮头,差点就死在这里。”商博良微微喘息,摸了摸腰间的袋子,觉得里面的东西安好无事,略松了一口气。

  “可是,还没结束。”他低声说,手指眼前那片看不透的黑暗,“听。”三个人都屏住了呼吸,这时候他们听见了黑暗里传来的“咝咝”声,这声音微弱,却越来越明显,听起来令人头皮发麻。商博良忽然想起彭黎刚才的话来,那条大蛇身上的鳞片像是铁的,那么此刻就有千万片这样的铁鳞就在他们前方和脚下的黑暗里互相摩擦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已经不再怀疑,这不会是幻觉,整个世界已经被这可怕的“咝咝”声填满了。

  “长虫横路,果然是不好的兆头,”祁烈低低的喘息着,“也许不该杀林子里那条蛇,那蛇是这些蛇的老娘么?一家子出来给老娘报仇了?”他呵呵地干笑几声,握紧兵器,吞了口口水。

  彭黎面无表情,脱手令火把落了下去。他站在镇子的边沿,身边是竹篱笆的栏杆,下面就是沼泽。火把落下几丈,插进淤泥里,熄灭了。火把照亮的瞬间已经足够祁烈和商博良看清下面的一切,他们站在竹木撑起的镇子里,而他们的脚下是无数条蛇纠缠在一起,世上大概没有人能想到那么多蛇聚在一起的样子,也许是几万条,也许是几十万条,有的粗如手臂,有的细如小指,这些蛇的身体交错,像是打结的绳子,它们已经覆盖了整片沼泽,放眼望去的每个角落,即便有一小片泥浆,也有蛇正从泥浆里吐着气泡缓缓地钻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泥浆地活了过来,无处不是可怕的生机。

  这些小蛇里,数百条黄黑相间的巨蟒正拖着它们沉重的身体,高昂着三角形的脑袋,它们缓慢的游动,压过小蛇们的身体,正向着进镇的滑道游去。

  “我现在大概知道黑水铺的人都到哪里去了。”商博良看着那些巨蟒隆起的庞大腹部,挥刀振去了刀上的血污。

  所有的伙计人手一张硬弓,对准竹篱笆铺成的滑道。小黑和老磨这种胆小的,腿肚子直哆嗦,弓都捏不稳了。彭黎的手下还能稳得住,有几个脸色铁青,有几个透着血红,紧咬着牙关发狠。

  “咝咝”声还在缓慢的接近,谁也不知道这些蛇什么时候会忽然发起进攻。

  祁烈这时候反而安静下来,拉着弓弦跃跃欲试。

  “老祁,你现在看起来倒是很胆大。”商博良微微笑着,谁也不能理解这个刚从蛇嘴里逃生,浑身都是血腥味的人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妈的,反正死了也不用还债了。”祁烈舔着牙齿,“真正亏本的是彭头儿,在宛州做那么大生意,非要来云荒跑这单送死的买卖,一路上的钱都归他出,还跟我一样得把命搭上。”祁烈嘿嘿笑了起来,用肩膀顶了彭黎一下:“彭头儿,你若死在这里,家里多少个如花似玉的小娇娘要哭死了吧?”彭黎一直阴着脸,这时候冷冷地瞥了祁烈一眼:“她们男人还没死,犯不着急着哭。荣良,带几个兄弟把家底儿拿出来,别藏着了!活不过这关,那些东西也换不成现钱。二十一、三十五、六十九号箱子,底下都有个‘火’字,扛过来!”荣良应一声,带着几个伙计去了,一会儿飞奔会来,扛着三个箱子。伙计们冲着彭黎亮了亮箱子底,确实都有个红漆写的“火”字。荣良也不再客气,上去用枪尖在每个箱子的锁上别了一下,把三枚铁锁都撬开。箱子打开,里面整整齐齐地码着弩弓,乌沉沉的,搭配的弩箭也是一样的乌黑,比一般的箭矢短了三分之一,只有半截木杆,半截箭镞是纯铁打造的,对着光,黑色的表面上隐约有亮银色的冰裂花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生冰铁的箭,”商博良识货,赞叹了一声,“还有这弩,好质地,除了河洛,怕是只有大燮工造府才能做出这东西吧?”“彭头儿,这可是行伍里的兵器,偷贩那可是……”小黑说,最后把“死罪”二字吞了回去。

  大燮工造府的兵器,设计严谨,工艺绝佳,不是市面上能买来的货色可比,仅供天驱军团的精锐使用。贩卖这东西按《大律》是死罪,以往几个不要命的商家在工造府花钱贿赂,弄出几十一百件来卖,利润惊人,可没几日都被校尉缉拿,当众吊死在城门口。

  “难怪你彭头儿有钱。”祁烈抄了一把,啧啧赞叹,“这年头,做生意,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一人一张,五十支箭!”彭黎低吼一声,“哪个孙子想检举老子的,等你有命活着回去再说!”几十张弩弓指向黑暗里,彭黎一手提着钩刀,一手持着火把。这个私贩军武的汉子这时候脸色铁青,两颊肌肉绷得铁紧,想必是咬死了牙关。他站得最靠前,大蛇如果扑上来,先死的是他,可他站得比钉子钉在那里还牢,不动一分一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候彭黎不再是行商了,他像是个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上了阵,便不再想着死活。

  “彭头儿!近了!要到跟前了!”小黑怯了,他已经可以隐约看见黑暗里有闪光,他想那是蛇鳞。

  彭黎不说话。

  “彭头儿?彭头儿?”老磨的声音也颤了,黑暗里卷来的那股风里带着令人作呕的腥臭。

  彭黎还是不说话,连带着他手下那些兄弟,他们端弩的姿势整齐划一,每个人都紧绷着脸,眯着眼睛。

  “小黑老磨!”祁烈呵斥,“别他妈的丢我们老兄弟的人,看看彭头儿的兄弟什么样子!”小黑老磨只能闭嘴了,祁烈舔了舔牙齿,露出一个狰狞的笑来。

  “杀!”彭黎忽地低吼。

  随着他的命令,几十支弩箭射入黑暗里,那些弩弓的力量极强,射出去的箭路笔直,没有丝毫弯曲。那片平静的黑暗忽地被搅动了,像是一锅漆黑的水被烧沸那样,隐隐约约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翻腾,“咝咝”的声音尖锐刺耳起来,伴着重物扑打竹篱笆的声音。滑道震动,像是随时要塌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命中!”苏青低声说。

  “不要停!继续射,几支箭杀不死那些畜生!”彭黎大吼。

  伙计们立刻借着搬弦装箭,那些弩的弦极硬,彭黎的手下动作熟极而流,毫无滞涩地连续发射,祁烈找来的一帮行商却不成,小黑连着试了几次,急切间都扣不上弦。他知道这是生死的关头,咬牙用力,忽地低呼了一声。商博良看了过去,小黑两指流血,被弩弦割得极深。

  “废物!”祁烈在一旁咒骂,“使蛮力管屁用,拿衣服角而垫着一点。”商博良再看祁烈,正龇牙咧嘴地上弦,一付玩命的劲头。而这个时候彭黎正在背后看着他,目光阴沉。这个年轻人沉默稳定的一再上弦发射,动作简洁,有如一架用于发射弩弓的机器。

  黑暗里传来了巨响,似乎是滑道的护栏被撞断了,而后下面泥沼里传来落地的沉重声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条!”苏青低声说。

  “你能听见自己的箭命中的声音?”商博良说着,却并不看他,毫无间隙的持续发射。

  “简单!”苏青的回答骄傲而冷漠。

  “继续发射!”彭黎喝令,“这样的射速,这些畜生攻不上来!”那边忽然传来了一个伙计的惊呼声。彭黎吃了一惊,那个伙计是他的手下,他再熟悉不过,不是那种轻易会惊叫出来的人。他一个箭步窜过去,看见那伙计的脸色血红,已经丢了弩弓,正拼命地从自己大腿上扯着什么。

  那是一条翠绿色的细蛇,一双豆红色的眼睛,死死咬在那个伙计的大腿上,任伙计怎么扯,它也不松口。商博良也看见了这边的动静,他反应极快,长刀又出鞘放在身边,于是放下弩弓提刀扑过去,凌空便是一挥。刀刃准确地在蛇颈上切过,把蛇斩作两段,可是一颗翠绿色的三角形蛇头却依然咬在伙计的大腿上。 daocaorenshuwu.com

  那个伙计眼珠发白,渐渐的站不稳了,脸朝天空,不停地哆嗦,口水止不住地流下来。

  “有毒!”祁烈惊呼。

  他抢一步上前,摸出随身的小匕首,把蛇嘴撬开,这时候彭黎和商博良才看见那一对足有一寸长的弯钩毒牙。祁烈撕开伙计的裤子,大腿上两个鲜红的血孔,血止不住的流出来。

  “碧火练!”祁烈咒骂,“完了,没救了!”如他所说,那个被咬的伙计已经呼吸急迫,他的心跳像是剧烈的鼓点。没等祁烈割开他的伤口散毒,他的呼吸又迅速的微弱下去,即使冲到行礼那边拿蛇药也已经来不及。

  “蛇!蛇!上来了!”那边小黑大声地惊叫。

  无数条蛇正从竹篱笆下缓缓了游了上来,有的灰褐色毫不起眼,也有的鲜红碧绿,像是在染料缸里浸泡过。他们脚下踩的也是竹篱笆,巫民们用这个在高架起来的黑水铺上铺成地面,此刻竹篱笆的缺口里也不断地有蛇游上来,它们互相纠缠在一起,背上的鳞片和发白的肚皮磨蹭着,越积越多,地下很快就堆满了半尺厚的一层。几条手腕粗的蛇把头高高扬了起来,示威般扭动。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妈的,作死的畜生!从柱子游上来了!不咬死我们还真的没完了!”祁烈脸色铁青。

  伙计们里不断传来惊呼,不少人没有防备,已经被蛇咬中了。

  “站起来!都站起来!”彭黎大喊。

  马帮伙计们穿的都是高统的牛皮靴子,站起来,便不怕蛇咬到脚碗。

  “小黑去拿雄黄!箱子里有雄黄!”彭黎大喊。

  小黑恨不得能有个机会往院子那边跑去,扔了弩弓蹿了起来。这时候一条男人手臂粗的蛇从蛇群中昂然抬头,直起的半条身子像是把角弓似的弯曲,动作凝固了一瞬,而后那颗不大的蛇头忽地一弹。

  那条蛇距离小黑足有一丈之远,谁也没有注意,只有祁烈。祁烈看见它抬头就变了脸色,两个胳膊一晃把一个来月没洗过的外衣抖了下来,抢上去一步向着蛇抛了出去。就在他抛出衣服的同时,蛇嘴里喷出一道银亮的线,笔直的,追着小黑的后背而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祁烈的衣服从中间截断了那根银线,那是一道液体,被衣服吸了进去,可是还有半道喷在了小黑的背上。小黑茫然的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伸手去摸自己的背后。

  “脱掉衣服!脱掉!”祁烈拼了老命的大吼。

  小黑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心急火燎的把外衣抖了下来。可是他已经感觉到不对了,背上发湿的那块开始发硬发木,那里的肌肉像是忽地僵死了,任他怎么动弹,背上一小块麻木的地方迅速地扩大。小黑慌了,用手去抓那里。

  “你他妈的别抓!别抓!”祁烈急得喊。可他不敢过去,蛇群正游过来。

  已经晚了,小黑的手在那块皮肤上不轻不重的一挠,留下一道抓痕,皮下的血迅速渗透出来,抓痕变得鲜红。小黑觉得自己心跳快得不得了,身上滚热,那股热从皮下往五脏六腑里渗,一直烧进去。他踉踉跄跄的往前走,觉得心口压着块巨石,天地都在旋转,他想伸手向祁烈求助,可是满眼是无数火把在照,无数的人影在晃,他已经找不到祁烈了。
稻草人书屋


  “王蛇!它喷毒的!”祁烈低吼了一声,他扑过去一把抓住商博良的手臂,不让他接近小黑。

  “王蛇?”商博良心头一凛。

  “就是刚才那东西,它头上有个毒囊,里面藏着一包毒液,能喷一丈来远,连着可以喷两次。巫民有个说法,你若是能杀了它搞到它的毒液,被别的蛇咬了,喝一点那毒液,别太多,也许可以救你一命。它的毒跟别的蛇毒不一样,可以以毒攻毒。”祁烈看着小黑在那里双手挥舞,原地打转,解释得很细心。他从旁边一个伙计手里抢过一张弩弓来。

  商博良感觉到了祁烈话里透出的讯息:“那被王蛇的毒喷上呢?”“会很难受,难受得恨不得人杀了你。巫民说,你若是中了王蛇的毒,就趁着还能动,找个树爬上去,像个男人那样死了。”祁烈看了商博良一眼,两颗黄眼珠很深,透着说不出的悲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举起弩弓对着小黑扣动扳机。弩箭准确的贯穿了小黑的心脏,小黑捂着心口,慢慢地跪下,向前扑倒。蛇群已经从他身后游了上来,从他的尸体上游过。

  “兄弟啊,来云荒发财看命的,你没这命。”祁烈低声说。

  他扔了弩弓,拉着商博良往后急退。彭黎和苏青点燃了火把往蛇群里戳,这些爬虫很是畏惧火焰,扭动着不敢靠近。所有伙计都退了下来,几个被蛇咬了的就留在了那里,这当口人救自己已经来不及,再腾不出手去救别人。没有了密密麻麻的弩箭,那边滑道上“咝咝”的声音越发近了。

  “老祁,怎么办?”彭黎问。

  “退吧,回院子里,不就是长虫么?这些东西没脑子的,不知道追人来咬,回屋里躲着再说。大不了等天亮,长虫的血是冷的,怕冷也怕热,热起来,就没精神了,得回泥地里躲着。”祁烈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
稻草人书屋


  苏青和祁烈领着头,彭黎和商博良在后面押着,马帮伙计们朝着那间大屋退却。彭黎已经把这个路上认识的陌生人看作了左右手,既然曾经一起在蛇群里闯生路,也就没什么可再猜疑的。临走前商博良回头看着滑道那边,三条大蟒一起缓缓地游了上来,它们硕大的体型对比之下,刚才的王蛇根本算不得什么。六只蛇眼从黑暗里出现,看似木然却又闪着邪戾的光。小蛇们似乎也畏惧这些大蟒,自然而然的游开,让开了通路。

  “不是亲眼看见,谁也不敢相信世上还有这样地狱般的景象。”商博良轻轻抚摸着腰间的皮袋子,“不要害怕。”彭黎一步踏进院子,却撞在苏青的背上。伙计们居然都缩在院子的门口,彭黎刚要呵斥,抬头看见院子正中央的树上一条大蟒缠着,粗壮的半条身子垂下来,黄色的蛇眼正无声地盯着它们。他心里一寒,上黑水铺要么走那条滑道,要么走竹梯,大蟒不是小蛇,不可能从柱子上游上来。他再往周围看去,觉得浑身的血直冲头顶,而后冻成了冰渣子似的,那些紧闭的房门现在打开了,几乎每一扇门里都有大蟒游出来,无一不是拖着沉重的大腹,里面鼓鼓囊囊的,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把身子也撑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祁烈面无人色,摸索着腰间,摸到了烟袋,似乎想抽上一嘴来镇定一下。可是他发觉自己没法点火,于是又把烟袋重新别回腰里。

  “怎么这里也有?”彭黎也不知道自己是在问谁。

  “怕是一直都有,只是我们没发觉,难怪那个巫民叫我们别开门,开门就看见了。这些长虫吃了人,长虫吃了人就得睡,它们一直在屋里睡着,现在给惊醒了。”祁烈哆嗦着,用力咳嗽。

  “后面的也逼近了。”商博良低声说。这个年轻人现在也不笑了,声音森冷,手里长刀上黏着蛇血,泛着冷冽的光。

  伙计们无声地移动脚步,慢慢地围聚在一起,武器冲外。要到了战场上,这已经是穷途末路了,此时敌军环绕,若是两方还不到你死我活的境地,往往便会有个敌军的头目站出来劝降。可是周围都是大蟒,它们不会劝降,只会吞人。这么想着,商博良竟然又微微地笑了出来,可在这个时候,他有意无意地笑容也显得诡异无比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祁烈咽了一口口水:“彭帮头,拿你的钱,为你卖命,老祁我是没招了,怎么样,你说一句话好了。”彭黎握着钩刀,紧抿着嘴唇。

  “彭帮头不说话,我说吧,没说的,拼了吧?”祁烈又说,他看着商博良。

  “拼了吧。”商博良点点头。

  伙计们也点头,老磨胆子小,缩在人堆里,两腿哆嗦着,裤裆里一股热烘烘的骚味。祁烈看得怒了,一脚踢在他屁股上:“早他妈的说你是个有心没胆的,就该在家里抱窝守着老婆,死在床上好了!你他妈的不就想要个小的么?不就想从窑子里弄个年轻婊子出来么?你有种敢想就别怕死啊!云荒这里,毒蛇口里夺金珠,来一次,死半条命,早跟你说过,不懂是不是?现在懂了吧?现在尿裤子?晚了!挺起腰板来,别他妈的给我丢人!”老磨听了他的呵斥,终于挂不住,强撑着一把把腰里的刀拔了出来,狠狠地抹了一把脸,把吓出来的老泪都给抹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嘿嘿,对喽,这才像个走云荒的样子。”祁烈笑着,笑容狰狞。

  他狠狠地往手心里吐口涂抹,磨蹭双手,重新握住了刀:“彭帮头,我说,你那家里那些如花似玉的小娇娘,怕是还得哭啊!”他高跳起来,向着院子树上垂下的那条大蛇投出了刀。大蛇的动作和它硕大的身体毫不相称,极其敏捷,身子一偏闪过了,大张着血口去咬扑近的祁烈。

  “我说我的荣兄弟,你那长枪可要上嘿!”祁烈嘶哑的唱了起来。他也敏捷,趴地闪了过去,跟着翻滚。

  “上!”彭黎忽地断喝。

  荣良箭一样射出,手里长枪擦着地面,猛地撩起,恰好对上蛇头。大蛇头一偏闪开了枪刺,可这时候出乎每个人的意料,祁烈疯子般的扑在了蛇身上,五指紧抠进那些坚硬鳞片里去,一手拔了腰间的短刀,不顾一切地往蛇头上扎。这几乎是送命的打法,蛇的动作远比人快,即使是商博良那种快如雷霆的劈刀法,也要一次运足力气猛地突进才能和大蛇相抗。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说我的荣兄弟,你那长枪不要停嘿!”祁烈接着高声唱歌。

  大蛇一边翻卷身子去缠祁烈,一边蛇头仰起,对着他的头咬下。

  祁烈拼命似的打法给了荣良极好的机会,长枪跟着突进,从大蛇的口里刺入。荣良一得手,全身力气全都爆了出去,玩命地推动长枪往蛇身里刺去,那柄细杆长枪七尺长,一直刺入六尺,最后枪刺才突破蛇鳞透了出来。那蛇在剧痛中暴跳,粗重的尾巴打得地面“嘭嘭”作响,可喉咙到身子里是一杆七尺长枪,不能弯曲,荣良那杆枪轻,枪柄却是用的最好的枣木,要想折断绝不容易。大蛇也拧不断它,上半截身子僵硬笔直,看起来又是可笑又是可怖。

  商博良跟上一步,一刀斩下,把蛇身分断。荣良杀得性起了,也不顾两截蛇身都还在挣扎,上去一脚踩了蛇头,把血淋淋的枪从蛇身里拔了出来,举枪吼了一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说我那荣兄弟,你的长枪宰死龙嘿!”祁烈跳起来高唱,猛地挥手,“都往树下这边来,这个地方好认,死了游魂好找尸。”伙计们又是惊惧又是振奋,明知道这次是凶多吉少了,可祁烈那股凶悍像是能把人心底里的狠劲给逼出来。连老磨也敏捷起来,四十多人围着大树,一个个眼睛充血,到像是狼群被蛇群围困了。

  “早知道老祁你这个身手,份儿钱就该给你加倍!”彭黎咬着牙,冷冷地看着那些逼近的大蛇。

  “嗨,算什么。”祁烈讪笑,“不要命而已,走云荒,别把自己当人看。人命这里没蛇值钱,杀一条够本,杀两条赚一条!”蛇群被惊动了,这些爬虫似乎和人一样有着同伴被杀而生的仇恨,七八条巨蟒从四面八方游了过来,蛇嘴里的獠牙都看得清清楚楚。苏青翻身上树,从背后弓囊里取出青弓,轮指拨弦似的发箭,荣良提着枪,直指一条巨蟒的头,剩下的伙计们要么是发射弩箭,丢了弩箭的也不管了,挥舞着家伙挡在前面。行商都是帮图利的人,可是现在没利可图也没路可逃,他们便忽地都变回了一帮普通男人,拼命是每个男人都会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蟒也不是全无畏惧,这些人不要命,大蟒反而戒备起来,高昂着头,咝咝的吐着蛇信,弩箭射中它们的身体,有些根本就被那浑圆的身体和坚硬的鳞片滑开,刺进去的却往往不得深,也无法命中要害。倒是苏青的箭极其准确,每一箭要么射蛇眼要么射蛇嘴,都是要害所在,罕有走空的。大蟒们疼痛起来,发狂地用尾巴拍打地面,几个不小心突前的伙计被咬住,大蟒身子随着就缠上。商博良和彭黎要的就是这个间隙,一旦大蟒往一个伙计身上缠,两个人就挥舞兵器突前,狠狠地斩在蛇身上。这是仿照在镇子门口杀那条大蟒的法子,异常有效,商博良刀利,一旦动刀,蛇身立刻被斩断,彭黎的钩刀上却有锋利的反勾,勾进蛇鳞里用力一拉,就把蛇开膛破肚。可一般伙计毕竟比不得商博良的力量,只要被大蟒一缠,就是半死不活了。商博良和彭黎看准了连着杀伤了七八条,折损的人也已经有了十几个,更多的大蟒还在往这边游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长虫!我叫你狂!都说长虫横路兆头不好,老子杀你个断子绝孙看看兆头哪里不好了!”祁烈短刀猛扎下去,把一个蛇头扎了个对穿。那是一条被商博良斩断的大蟒,蛇头还在发狂的要咬人。

  彭黎眼看着一条大蟒咬住了一个伙计的肩头,又往他身上缠去。他刚刚回过一口气,猛地提刀突进,挥刀以刀背重重地敲打在那蛇的蛇头上,刀身反弹,勾刃便朝着蛇身鳞片里扎下去。

  “头儿!”荣良在后面大吼了一声。

  彭黎还没回过神来,一道黑影劈着风扫来,仿佛铁鞭击打在他的胸口,要把灵魂都敲出鞘外,一时间胸口痛得像是要裂开,呼吸不能。他身子往后跌去,商博良奔过去双手接住,荣良已经擦着他肩膀闪过去,长枪跟那条击中彭黎胸口的蛇尾对上。那是两条大蟒,一条紧接着另一条之后,在黑暗中分不清楚,彭黎击中了第一条,却被第二条的蛇尾横扫过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荣良的长枪刺中蛇身困难,跟蛇尾一格,退了半步,再次扑上去,枪尖往大蟒翻过来的肚皮上扎去。彭黎靠在商博良身上喘了一口气,撕开胸前的衣服,把一张锃亮的护心镜扯了下来。谁也没有想到他一路跋涉,还贴身带着这样沉重的玩意儿,可没有这东西他已经死了,护心镜的表面已经迸碎,破碎的镜片扎破了他强壮的胸肌。彭黎低吼一声,扑在地上拾起钩刀,再次猛扑出去。

  他是要救荣良。荣良刺向蛇腹的一枪落空了,他的枪刺到,大蟒忽地翻身,把满是鳞片的背对着枪刺。坚硬的鳞片上带着冷湿的黏液,荣良的枪刺完全不着力,只是在鳞片上留下一道痕迹便滑了出去。荣良要退,可是失却了平衡,已经来不及,大蟒翻卷上来缠住他的身子,他双臂也被裹住,枪也用不开了。彭黎冲到,另一条大蟒却放开了自己缠着的伙计,高昂起头来摆出威胁的姿势。彭黎微微一顿,缠住荣良的大蟒已经带着这个百来斤重的小伙子往蛇群里退,它几乎是这里最大的一条,怕有数百斤之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彭黎红着眼,可是没有办法。他眼睁睁地看着荣良的长枪落地,那条大蟒把这个人缠着立住,蛇头高昂起来,仿佛要对敌人示威一般。它顿住了一刻,而后整条身子猛地抽紧,荣良嘴里喷出一口鲜血,他叫都叫不出来,露在外面的胸膛忽地鼓起,仿佛五脏六腑都要炸出来。那条大蟒巨大的力量在一瞬间绞断了他全身的骨骼,挤压他全身的脏器,把荣良的整个身体化作了一团皮囊包裹的污血。

  “我说我那荣兄弟嘿,你是枪好命却薄嘿。”祁烈也看到了这一幕,却没有任何办法,只是喃喃地说。

  彭黎踉踉跄跄地退了两步,整个人像是傻了。所有伙计也被这血腥的一幕惊呆了,他们脑袋里的热血退了,再看自己的周围,一半的兄弟已经倒下。而院子里的大蟒已经有上百条了,人们所据守的大树一圈,是一个蛇海里的孤岛。那些蛇眼泛着凶戾的金黄色,正无声地注视着他们,如同注视一群死人。 www.daocaorenshuwu.com

  所有人都退了回来,大蟒也通人性似的退了回去。那条缠住荣良的大蟒缓缓地解开身体,而后咬住了荣良的头,它开始缓缓的吞噬荣良的身体,水桶粗的蛇身慢慢被撑开,伙计们可以清楚地看见荣良怎么被那条可怕的蛇身包裹起来。没有人说话,所有人此时感觉到了这是自己的末路,最后的结果,每个人势必和荣良一样。

  站在树杈上的苏青从箭囊里取了一支箭,搭上弓弦,张满了弓。他缓缓地对着大蟒瞄准,手一松,箭闪而去,把那条正在吞噬的大蟒两眼射了一个对穿。

  那条大蟒挣扎着翻腾,可是它沉重的腹部里分明有一具人的尸骨,却又在贪婪地吞噬荣良,这让它没能翻出多大的动静,很快白皮朝天的死去了。

  蛇群并不着急,缓慢地游了过来,缩小了包围群。苏青从树上跳了下来,拔了腰刀出来。
daocaorenshuwu.com
  “我没箭了。”苏青淡淡地说。

  没人说话,伙计们都在看着那条吞了半个荣良的大蟒。老磨抓着自己的头发,呜呜地哭了起来,祁烈腿一软,坐在地上。

  他再次抽出了烟袋,无意义的问了一句:“谁身上带着火?”“那是!!!”苏青惊呼起来。

  他几乎是彭黎手下那帮人里最冷静的一个,即便在亲眼看着石头他们炸成血沫的时候也不曾透出这样的惊恐来。剩下的人没有叫,却是因为他们已经发不出声音。那条翻着白皮的大蟒忽然动了,却不是蛇身,而是肚皮。它肚皮的一处鼓了起来,而后忽地裂开,一支血肉模糊的手握着匕首,从大蟒的肚子里探了出来!整群大蟒都骚动起来,那些大腹便便的大蟒痛苦的翻滚起来,而后它们的肚子都裂开了,无一例外的是被一只握着匕首的手从蛇腹内部划开了肚子。而没有吞人的大蟒却是因为惊恐,它们不再围绕着马帮伙计们,而是紧紧地缩在院子的一个角落里,蛇身纠缠,蛇头高昂起来示威和自卫。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大雨泼洒在院子里,绝无可能发生的事情正在一步步发生。那些刺破大蟒腹部的手缓缓地在大蟒肚子上划开巨大的裂口,而后露出来的是手臂,再然后是肩膀和上身,最后那些被大蟒吞噬的人重新钻了出来。一个个佝偻着背,站在死去的大蟒旁边。他们还穿着衣服,湿漉漉的,可以清楚地看见是巫民的服饰,而他们的身上血肉模糊,脸上完全没有表情。那是因为他们已经没有脸了,嘴唇、耳朵、鼻子、眼皮,身上最柔软的部分已经被大蟒胃里的酸液融化,脸上剩下的只是一些漆黑的孔洞。他们的身上也是一样,皮肤已经没有了,暴露在外面的是赤裸的肌肉。

  他们无论怎么看都已经是死人了,可是他们真的又从蟒腹里钻了出来。

  “天……天呐!”老磨的声音听起来也不像是活人能发出的。

  “闭嘴!”祁烈低声喝止他,“别出声,跟刚才比起来,我们的境地也没变得更糟。”那些人默默地站在一起,站在刚被他们杀死的蛇尸中间,提着武器,微微的转动着头。他们已经没有了眼睛,似乎还要从风里听出嗅出些什么。可是马帮的兄弟们看见他们脸上那两个没了眼珠子的漆黑眼眶对上自己,心里一阵阵的麻木。此时人已经忘记了恐惧,只觉得魂魄已经被抽离了身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那些大蛇似乎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它们在院子的角落里竭力的竖起上身,大张着嘴,无声的吐出漆黑的蛇信。这是蟒蛇最具进攻力的姿态,它们竖起的半条身子高达一人半,以这个高度扑击下去,必然是雷霆电闪,它们粗壮的身子可以被用来作为一条可怕的长鞭。

  蛇腥味里飘过一丝淡淡的骚臭味道,祁烈回头往老磨裤裆里看了一眼,看见那里又是一片湿乎乎热腾腾的,往下滴水。

  “尿真多,还一泡接一泡的……”祁烈低声嘟哝。

  “别出声,别撒尿!”彭黎低声吼,“这些东西怕是还有鼻子耳朵!”他的声音未落,那些死人忽然动了。他们像是一群被激怒的野兽那样冲向了蛇群,蛇群立刻发动了反击,重达上百斤的身子仿佛柱子倾倒那样向着死人们砸落,巨蟒们吐着腥气,以反勾的蛇牙去咬那些死人的头。 daocaorenshuwu.com

  可是这会让活人吓得晕倒的攻击面对死人却几乎没有效果,这些人远比活人还更加敏捷,而更可怕的是,他们已经不再怕死。他们有人扑了出去,有人张开双臂,无不是狠狠地抱住了巨蟒的身体,转而以手中的匕首狠狠的刺戳蛇身。那些匕首在东陆人的眼里算不得上品的武器,更无法和商博良的长刀相比,可是在死人们的手里,轻易地刺穿了铁铸般的鳞片深入蛇身,每次拔出来都带着一道血泉。而巨蟒们的反击也异常强劲,它们粗大的身体一圈圈缠住死人的身体,用力抽绞。即使是一头被缠住的牯牛,也无法在这样可怕的力量下支撑多久。死人也一样,他们的骨骼如同活人一样脆,马帮汉子们再次听见了荣良身上曾传来的可怕的骨骼碎裂声。可是死人们却没有因此发出任何声音,也许是他们的声带已经被巨蟒胃里的酸液融化了,他们只是发疯般继续的挥舞匕首在巨蟒身上刺戳,有的人匕首被打落了,竟以手指死死的抠进蛇鳞里,以残缺的手用力地扒拉。

daocaorenshuwu.com



  马帮汉子们呆呆地看着这场殊死决斗,无论人蛇都不准备给对方一丁点活下去的机会,蛇在痛苦中狂舞身体拍打地面,却不肯松开敌人,而死人们则把全身每一寸用作了武器,他们的手指抠着蛇鳞,不断的出血和折断,可是即便剩下一根能用的手指,即便胸骨都已经碎裂,他们依旧发狠用力,不肯有片刻停止,直到巨蟒彻底的把他们绞成一团血污。

  也不知是蛇疯了,死人疯了,还是这天下的一切都疯了。

  一条又一条的蛇瘫软在血泊里,一个又一个的人瘫软在蛇尸的旁边,谁也不知道这场搏杀已经持续了多久,最后人蛇的尸体堆积起来,地下的蛇血已经有没过鞋底的厚度,黏稠冰冷,缓慢地流淌着渗进土地深处。

  最后一个死人已经失去了匕首,他双臂死死地扣着一条蛇的脖子,以手硬生生的从蛇下颌的柔软处抓了进去。蛇疯狂的做着最后的挣扎,可是这不足以把死人从它身上甩掉,死人用力一扯,把蛇的食道和气管一起从下颌里扯了出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老磨喉咙里咯咯作响,似乎是要吐出来,可是他只是嘴角流下一道酸水。他吐不出什么的,他早已把胃里的一点东西都吐干净了。

  蛇身沉重地砸在地上,翻身露出白皮。这条巨蟒最为幸运,毕身上下只有一处大伤,只有下颌处那个恐怖的洞在汩汩流血。杀死它的人从它的身上缓缓爬了起来。

  那个死人佝偻着背,缓缓的扭头,像是在寻找剩下的敌人。马帮汉子们的心都像是要跳出胸口似的,巨蟒已经被杀尽了,下一个死的是不是他们?死人终于确定了他们的位置,他拖着脚步缓缓地向他们走来。

  “他……他找到我们了!”一个马帮伙计说,声音像是垂死的鸟叫。

  “别出声!”彭黎的钩刀锁住了他的脖子。

  “没用的……”祁烈的声音也在发抖,“我明白了,这些死人找敌人的办法跟蛇一样的。他们看不见听不见,可他们能感觉到地下的震动。”“我们没人动。”彭黎低声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祁烈眼睛里尽是绝望,“我们还有心跳!”他这么说,每个人忽然都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那擂鼓般的心跳正从双脚缓缓的传入地面,暴露了他们的位置。

  最后一个死人还在逼近。他走得很慢,走着走着摔倒在地。行走的时候清楚地看出他的腿骨已经折断了,这个死人尽是在用折断的腿骨支撑着身体行走。倒地的死人没有停止,双臂抠着地面向着马帮汉子们爬来,一路往前爬,半身浸在血泊里。

  没有人想到要去对付这个敌人,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他逼近。他们也不知道自己能否解决掉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的东西,这个东西的力量和敏捷马帮汉子们都看见了,还有他的血腥疯狂。一个人断然不可能以那种方式杀死一条巨蟒,即便野兽也没有那样的凶暴。

  商博良忽地大步上前。

  他并未突进,而是大步走到了那个爬行的死人前。死人双手猛地撑地,竟然以双臂的力量跃了起来,向着商博良的胸口撞去。商博良在几乎同时后退一步,飞起一脚踢在死人的胸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死人还未来得及在地下翻身的时候,商博良跟上一脚踩在他的背后,长刀准确地从背心刺入,扎穿了死人的心脏。在众人的目光里,死人挣扎了几下,双手狠狠地抓进泥土里,停止了动作。

  商博良收回脚,还刀归鞘,背后一片已经被冷汗湿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