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第七夜,彭黎和苏青两个人围着一堆火,坐在高大的蕨树下,蕨叶不断往下滴着水。白天下起了雨,女人便认不出方向,无法行走,他们只得休息了一天。这七天来他们走了六天,全是靠着那个魅女记路的本事,穿行在密林里,有时候脚下隐约有路,有时候只是在层层叠叠的灌木中绕圈子。

  魅女走在最前面,蒙着眼睛被商博良挽着。她总是让阳光照在身上感觉一阵子,便找出前进的方向来,这样找路的方法,也像是精魅似的令人心里不安。

  其他几人围着另一堆火,已经睡熟了。

  苏青用一根柴拨了拨火焰,低声说:“大人,我们的时间怕是不多了。”如今谁也不必掩盖自己身上蛊毒发作的事了,从彭黎到老磨,四个男人脸上的皮一层层剥落,露出下面新生的嫩皮来,可是嫩皮很快的便又干枯开裂,翻卷起来。彭黎的脸上最为明显,和手上一样,布满血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快要到了,我知道。”彭黎说。

  “大人有把握?”“我有八分的把握。”彭黎指着周围,“你有没有注意到我们身边的灌木在慢慢的变化?这边背阴生的灌木越来越多,向阳生的灌木越来越少,蕨树一类的树在云荒本是最常见的,到这里也渐渐的少了。你记不记得我们出发前搜集云荒的传闻,传闻说紫血峒那里终年不见阳光,是个阳光绝对照不到的地方。”“记得,”苏青点头,“但是天下真的有阳光终年照不到的地方么?”“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如果某个地方终年阳光都照不到,那么必然只能生背阴的灌木。那么这些灌木的种子在周围散布出去,周围必然也多背阴的灌木,距离越远,向阳生的树才越多。”“终年没有阳光的地方,像是遭了诅咒的地儿啊!”苏青喃喃的说,徒劳的舔了舔开裂的嘴唇。

  “遭了诅咒的地方,也没有什么可怕的。”彭黎瞥了他一眼,“大燮的军人,死在哪里不是一样?”苏青忽的起身,单膝下拜:“大人,属下一直想问一件事,但是不当越职发问。不过我还是很想知道,我们此次所奉的使命,到底是什么?”“你对我们这次的行动有所怀疑?”彭黎巍然不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死的人太多了,”苏青低着头,“兄弟们只剩我和大人,至今大人都不能说出到底这次的使命是什么么?”“你也觉得我跟商兄弟说的那些话其实并不可信?”“我是跟了大人十年的人,这些话商兄弟信不信我不知道,我确实是不信。”彭黎猛地扭头直视苏青:“作为军人,只需要知道该知道的事。当我们到达紫血峒见到蛇母,你自然会明白我们此次的一切死伤皆有意义!”苏青一震,坚定的回应:“是!”彭黎看见苏青抬头,微微愣神看着他的脖子里。他摸了摸,那根拴着银蝎子的链子从领口里滑了出来,急忙重又塞了回去,把领口扣死。

  苏青收回了目光,起身向着一边走去。

  “我不是防你,”彭黎在他背后说,“如果商兄弟和老磨最后没能走到紫血峒,只剩下我们两人,我一定把解药留给你!我不会叫蛊母那个狠毒的女人遂她的心愿,我们堂堂大燮军人,不会向毒虫那样为了活命的机会厮杀。”苏青回头,看见彭黎狰狞的脸,竟有几分像死去的祁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用我们炼蛊,让她死了这条心吧!”彭黎低吼。

  ****************商博良睁开眼睛,他们三人围着的那堆火已经熄灭,剩下一堆红热的灰烬,大约已经是后半夜了。商博良微微一惊,压在石头下的铁链已经不在了,女人和老磨也都不见了。

  他看向彭黎和苏青那边,骡马们还站着安安静静的睡着,没有任何异样。在这片林子里,没有骡马无法逃生。

  商博良无声的提刀而起。

  ************此时的星月之光铺天盖地的洒下,老磨站在深不见底的潭边。星光照不透潭水,潭水碧幽幽的透着寒意。不拨开蕨叶和灌木,很难发现这里的深潭,它靠近山脚,只有一条极细小溪从山上流下,源源不断的把水注入潭里。小溪是银白色的,水珠在月光下跳跃,从一块岩石上跃入潭里的时候,激起一圈一圈的涟漪。

稻草人书屋



  女人在深潭的中央游着,如同一尾灵巧的鱼儿。她身上的纱裙在水中湿透了,飘洒开来难以遮蔽身体,老磨可以看见她玉石般的双腿在一层碧水下缓缓的踢着,几尾红色的小鱼贪着女人身体附近的温暖而跟着她游动。

  她潜入水中,长发在水面上像是一缕浓墨点进清水似的。

  星光下深潭的表面忽然寂静起来,只有一圈复一圈的涟漪。老磨忽的惊慌起来,伸长了脖子眺望,可是女人就像是融化在水中的水精似的,再没有痕迹。

  老磨也不知道自己在怕着什么,也许是因为女人求他带自己出来洗洗身上的汗,若是被她逃走了,彭黎怕是要杀了老磨,也许是怕女人淹死在潭水里,也卸不脱這個责任,也许就是怕没了这个女人。

  老磨已经这么呆呆的看着她游了很久,这些天的辛苦忽然都不见了,心里只想着天地间有了这个女人,竟是那样的静谧舒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磨不太会水,卷起裤腿就踩进水里。脚下是光滑的鹅卵石,也不知在这里被流水磨了几千年,石头上还生着一些水草,老磨一脚踩上去,立刻失去平衡,挥舞着双手就要栽向水里。

  这时候“哗啦”一声水响,洁白的身影从水中跃起,抱住了老磨。老磨浑身溅的都是水,呆呆的看着女人,女人身上的绛纱裙没有了,玉石般的身体上带着水珠,留不住的从乳胸间下滑,湿透的头发缠在她修长的脖子里,她的皮肤因为潭水的冷而微微发红,血色是从肌肤里面晕出来的。

  老磨双手颤抖着,不敢去抱她,像是羊角风的病人发作似的。他的鼻翼却张开,贪婪的吸着她吐出来的气息,幽幽的带着兰草的香气。

  “你看了我好些天,对不对?”女人轻声问。

  老磨点了点头。

  “你想跟我在一起,对不对?”女人又问。 www.daocaorenshuwu.com

  老磨还是点头。

  “那你怕什么?若是怕,抱抱我,便什么都不怕了。”女人的声音仿佛从梦里传来。

  老磨发疯似的点头,用尽全力抱住女人。他一边抱着,感觉着女人的肌肤融化般贴在他身上,一边嚎啕大哭。他也不知道自己哭什么,只觉得世间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也没有比这更悲伤的事。

  “别哭,别哭,”女人轻柔的搂着他的脖子,“你想着我,我不就来了么?我就在你身边呢。你现在抱着我,是不是觉得很安心,很快活?”老磨含着泪点头。

  “那这样便好了,我们解了蛊毒,两个人从这里逃出去,只有我们两个,永远都在一起,永远都很安心很快活,你说好不好?”“好……好……一起逃出去,永远都在一起。”老磨一发力把女人抱了起来,大步往岸边跑。他把女人放在一块柔软的草甸上,扑了上去,死死的咬住女人的嘴唇,撕扯着自己的衣服。

稻草人书屋



  他看不到女人的眼睛,也不知道她的眼神安静。女人和老磨的脖子贴在一起,目光从老磨的肩膀看过去,看着自己的胳膊,手腕上的金鳞没有感觉到杀机,依然静静的休眠,胳膊深处的纹理在月光下隐隐约约,像是玉石烧热了再投入冷水,从内里炸开似的。

  女人忽的一惊。

  月光下再那条溪水流经的岩石上,站着跨着长刀的黑色人影,长衣飞扬,而他的人寂静有如雕塑。女人不由得惶急起来,想把身上压着得老磨推开,可老磨疯魔般的咬着她的脖子,女人敌不过他的力气。

  女人再次看向那边的时候,溪水边已经没有人,被惊动的鸟儿清锐的鸣着穿过密林而去,花落在水面上,花瓣碎裂旋转。刚才的一幕如同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