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

  夜色已深,我走出满是锦绣罗琦的粉色厢房,那个韶华已逝的女人夫在床头低声地哭着。

  最后他问我商博良真的死了么,我说他其实早已死了,只不过是一具空空的躯壳,带着那只青玉色的瓶子飘零在九州之间,想要找一个地方埋葬那只瓶子,和他自己。瓶子已经碎裂,他必然形神俱灭。她呆了许久,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嘤嘤地啜泣起来。

  我不知道她是哭什么,也许是为了那个总是微笑的男人,也许是为了她自己。

  群玉坊是宛州最大的青楼,这样的深夜,处处挂着大红的绸缎,粉色的帘幕后欢声笑语,脂粉和花露的香气流溢到每个角落,红烛高烧,照出一片春色暖人。

  我从那些裸露的肩膀和丰盈的胸脯中穿行而过,挥开了几只绵软小手的拉扯,最后站在了老鸨的面前。老鸨小心的把门掩上,把外面的声音隔开来,而后扯这衣角满脸媚笑,坐在我的身边。 稻草人书屋

  “哟,客人对我们的姑娘动了真情啊?”老鸨的声音绵绵的,像是长姐似的关怀万般,“那可是难得,其实那些年轻的客人哪里懂得温存,只知道跟一帮没心肝的小丫头胡闹,一个个猴急的。您看中的,虽然是年长一些,可那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啊,贴心,懂事。您赎回去,伺候您,可不比那些闲着就给你惹事闹脾气的小浪蹄子来的舒心多了?”她压低了声音,几乎是贴着我的耳朵密语:“而且这年长的,别有一番妙处呢,您可是识货的人啊!”“这里是五百金铢,我想足够了。”我从老鸨身边退开,从衣袋里取出一张大额的金票放在桌上,上面有宛州江氏的朱砂红印,可以在宛洲十城任何一家大金铺兑现。

  我看出了老鸨脸上的惊喜,这个价格可以买下这里头牌的姑娘,而那个女人已经三十岁,她接客的价格还不到年轻女孩的一半,过不了多久,就不会再有客人愿意在她衰老松弛的身上花钱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个这个……客人可真是为情一字,不吝千金的好人,”老鸨就着烛火急切的鉴别金票上的印记,嘴里念叨,“赶着我年轻的时候,怎么就没遇见这么知心得体的好人啊?”“不是为情,是为了买一个故事。”“这……这是青阳国的金票!”老鸨忽的呆住了,她大张着嘴,脸上的神情说不出的惊诧。

  北陆的青阳国和东陆的燮朝,是敌对的双方,沿着天拓海峡,蛮族的铁骑与大燮天驱军团枕戈待旦,正剑拔弩张的对抗。南北之战一触即发,海上的贸易也停顿了很久,而青阳国的金票在宛州也越来越少见了,只有一些极大的商会还保有商路,会颁发极大面额的贸易金票,用于和青阳国交易。

  “你去兑换这张金票就可以了,放她自由。我只是一个写书的人,剩下的,你不必知道那么多,”我静静的看着她,希望她能读懂我眼中的意思,“蛮族,东陆,真的有那么大区别么?”我走出群玉芳的时候,那个女人是否还在楼上哭泣?我抬起头,看见天空中闪烁的繁星,想着商博良在云州的天空下吹着呜咽的紫箫,眉间带着淡而又淡的喜悦,一袭长衣在风中飘如转蓬。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完]=========================《商博良》在九州中的时间,地点和篇目时间:这个系列发生在敬德王(也就是姬昌夜在位的时候)二十一年到二十七年间,一共六年。《商博良》这篇其实是最后一个故事,敬德王二十七年,他进入了云州的雨林。

  地位:和《缥缈录》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其中有一个重要的人物是和吕归尘、西门也静密切相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