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真正腹黑包

“怎么了?”

庞元英不解地摸一把自己的脸,没觉得有什么特别,光滑如故,连个痘子都没起。

青枫立刻取来铜镜照给庞元英瞧。

庞元英最先看到自己的脑门上有个黑线条勾勒一个王八,画法很幼稚,绝对是幼儿园小朋友的水平。还有左脸有一个大字‘骗’,右脸一个大字‘子’。

三处地方就像三只黑色蜈蚣趴在他脸上,和他白皙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十分影响观瞻。加之庞元英本就有起床气,看到这么丑的玩意儿必须心情不好。

“谁干的!”庞元英吼道。

青枫缩着脖子:“公子,昨晚您就寝时,脸还白白净净的呢。整个晚上属下一直在外间睡,不曾进来,其他人更不可能贸然进来……难道是鬼?”

庞元英哼了一声,斜眸看了眼打开的后窗,走了过去,伸手摸一把窗台上的泥,是黑色的。他房间的后窗外都铺着石板,不可能粘泥,倒是庞府的后花园里倒都是黑泥。

这些日子一直没下雨,天有些旱,昨天傍晚的时候,管家张罗了许多小厮给后花园的花花草草浇了水,所以土是湿的。

庞元英穿戴好衣裳,洗干净脸,就直奔后花园院墙附近,果然在东南角看到了墙顶青苔有被踩踏过得痕迹。他再出府找对应的地方瞧,看到了黑土,黑土渣一路朝路南而去,那方向正通往开封府。

“昨晚院外的守备呢?”庞太师听说他有危险后,昨晚就派人在院外守卫他了。

“都在,属下早起的时候,看他们还精神抖擞地站在门口呢。”青枫回道。

庞元英非常不爽了,这侍卫在跟不在一样,多令人发指。不过也说明一点,昨天夜里来他房间的人一定是个极厉害的高手。开封府方向,能让太师府守卫毫无察觉的高手,嫌疑人只有两位了,而其中一位的行事端正不阿,必不可能做出这种幼稚的事。

至于另一位,昨天他刚好得罪过,犯案动机十分充分,那必是白玉堂了。

“拾掇一下,爷要去开封府。”

一炷香后,庞元英现身开封府。找人问了白玉堂的住处之后,他带着青枫一路谨慎而来。不过也怪了,这路上没什么人。庞元英拿着点假模假样地敲了白玉堂的门,发现人不在后,高兴不已,立刻吩咐青枫‘布置’。

随后,庞元英装作没事儿人似得去找公孙策。本来他只想对公孙策讲一下自己要住开封府的事,请他协调安排就行了,结果发现大家都在。

“一大早你们就聚会啊,这么有话说?”庞元英干笑两声。

包拯审视两眼庞元英,“倒是你,怎么这么晚才来?”

现在距离开封府官员正常应卯的时间还有半个时辰,包拯却说他来晚了,明显意在讥讽他昨晚竟然没有来闹事。

庞元英无语地回看了眼包拯,非常不想和他说话,但又必须说。

庞元英把庞太师的信直接递给包拯,本来这事儿他只找公孙策说最好,避免跟黑嘴包拯接触,可惜到底是逃不过了。

包拯打开信后,惊讶地扬眉,在众人的注视下双眸含笑地询问庞元英,“你以后打算住开封府?”

庞元英心里早已开启疯狂吐槽模式,嘴上乖乖应了一个字,“嗯。”

“可以,我们开封府还是有地方的,你便和展护卫做邻居。”

包拯利落应承。

完全出乎庞元英的意料,包拯没有惊讶,更没有抱怨。

住在展昭旁边,应该还是不错的,安全可靠。

但是——

庞元英环顾了一圈屋内其他人,尤其是王朝马汉他们,全然是一脸看笑话的表情瞅他。

这里面一定有陷阱。

“我想选别的地方。”庞元英立刻表示。

“那你和白护卫做邻居?”包拯问。

庞元英想都不想立刻拒绝:“白少侠一看就是喜静的人,我就不打扰了吧。”

白玉堂冷哼了一声,看都不看庞元英一眼。

“你既做好了准备来开封府,便知道这里的条件怎么都比不了你们太师府的,总归要选处地方住。”

包拯依旧保持温润的微笑,态度耐心良好,服务态度简直没得挑。

以包拯对自己这样的态度,庞元英觉得自己如果再问有没有第三处地方可住,大概会激起民愤。

庞元英就选择住展昭旁边。天知道白玉堂下次会不会又在半夜里对他下手,住得近只怕更肆无忌惮,还是远点好。

大家听说庞元英的选择后,都忍俊不禁起来。

大家表情为何如此不对,难道是因为展昭住处附近环境太差,有马棚之类的地方?如果真有马棚,没关系,他有办法让马棚挪地方,然后再种些漂亮的花花草草。反正类似这些小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庞元英倒无所谓。

庞元英随后告辞,他要带着青枫去安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