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刺杀真意图

三人立刻奔向沙红梅养病的房间,意欲探望,却被门口的婆子给拦了出来。

“姑娘家的还要顾及清誉,三位爷都是年轻力壮的未婚男子,这样贸然进屋不大合适。”

庞元英觉得婆子讲得有道理,这毕竟是古代社会,他差点忘了男女大防的礼节了。至于白玉堂和蒋平,本就是江湖儿女多不拘小节,经这么提醒,才晓得要注意到这方面。

三爷们识趣儿地退到院外等候,不多时,公孙策就在婆子的陪同下出了院。公孙策嘱咐婆子如何煎药,如何伺候沙姑娘后,就提着行医的箱子出院。

公孙策他们三人道,“沙姑娘受惊过度,虽然苏醒,但未语一言,未免她再受刺激,等明日情况稳定些的时候再问。”

庞元英表示理解,随即去找包拯,把他们得到的丝帕证据呈送之后,从包拯那里也看到了新线索。

包拯在搜查长林村沙三郎家住处的时候,在床下的铜盆中的一堆灰烬里,找到了一片写有‘宋’字信封残纸片。

庞元英拿起来看,黄色的纸,大概有两个大拇指的指甲大,边缘灰黑,中间偏左的地方确实有一个‘宋’字。

“宋,难道指宋国公府?”展昭问。

大家都沉默了。

所有人心里都清楚,如果这个‘宋’所是指宋国公府,那刺杀庞元英的案子和紫宸观案就变成了一桩案子。紫宸观案,已有吕哲、蔡帛礼和孟婆子三条人命。刺杀案中,则已有十三条人命葬送。若这两桩看似完全不相干的案子却连接在了一起,何等可怖,简直难以想象。

“尚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沙三郎与宋国公府有干系,仅凭这一个宋字,便武断认定两桩案子有关联,未免太过草率了。”包拯提醒大家还是要分清楚这点,切莫多想。当下案子线索还不明朗,便任何可能性都有,就照往常的习惯去查案,逐一排查线索即可。

众人领命,依言行事。

……

三日后,乌云密布。

白日时,天就黑压压,像到了黄昏。至夜晚,伸手不见五指,雨还憋闷着不下,半点风都没有,闷得人心躁。

守夜的人们一动不动,都被这天气搞得没什么精神。

开封府大牢里静得只有那些囚犯打鼾的睡觉声。

张道士被隔壁屠夫巨大的鼾声吵得睡不着觉,就躺在牢房地上,仰头看着牢房小窗外漆黑夜色。他自己也不知道看了多久,最后眼皮渐渐沉了,就睡了过去。

耳边忽然传来悉嗦的响声,张道士惊醒,但他没有立刻睁眼,而是假寐装睡。上次庞大公子撞鬼吓他招供,被他给识破了。这庞大公子的性子他太了解了,必定会不甘心继续耍他。张道士倒要看看,这回他们会玩什么招数对付自己。

张道士闭眼等了会儿,没听到声响,悄悄睁眼,发现牢房四周什么动静没有。

莫非是他多想?刚才只是刮风?

张道士皱眉翻身,枕着自己的胳膊继续睡。

不一会儿悉嗦声又一次响起来。这一次张道士听出来了,是人的脚步声。因为的走得轻,比较慢,刚才他就没有分辨清楚。

张道士分辨出脚步声是从的牢房东面传来后,就假装熟睡翻身,自然地把脸朝东边的方向,然后眯着眼睛查看东边的光景如何。这时候他才注意到,东隔壁的那个因偷窃而住进大牢的屠户不打呼噜了,人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牢房门口了。

屠户正抓着牢门上的锁,鼓捣着。他不时警惕地朝自己这边看一眼,似乎在确定他是真的熟睡了。

不多时,张道士就听‘咔哒’一声,锁开了。屠户撤下锁头后,自己开了牢门,随即就来到张道士的牢门前开锁。

张道士吓得惊叫一声,紧闭着双眼,伸手在空中舞动,喊着救命。

喊声响亮,已经惊动了那边的狱卒。

屠夫立刻折返回自己的牢房,把锁头锁好,然后躺在地上打鼾睡起来。好似刚才他开门走出监牢的事情都没有发生。

“喊什么喊!”狱卒慢悠悠地走过来,抓着手里的刀,查看附近的情况。

张道士假装刚醒,迷迷糊糊坐起身来,对狱卒表示自己刚刚好像是做噩梦了。

“真是的,老实点!”狱卒不满地冲他吼一嗓子,打了个哈欠,随即走了。

张道士坐在原地呆了下,转眸看向胳膊装睡的屠夫。

张道士靠在墙边的死角,保持和屠夫的距离,这个角度最安全,对方即便使用飞刀之类的暗器,也不会刺到他身上。

张道士当然不会继续睡了,他盯着屠夫,一直盯着。

屠夫装睡了会儿后,感受到四下的安静,就坐起身来。屠夫当然要观察张道士那边的情况,瞅向张道士牢房的时候,刚好和张道士四目相对。

俩人目光对视的刹那,彼此眼中只有对方,耳畔是死一般的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