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李御史提议

玉碎之时,村民嚎声震天。

“传说开封府在包大人带领之下,官员廉明清正。骗人的,毁我们村宝贝!”

“残民害物!”

“我们联名上告,找包大人做主!”百里氏喊道。

庞元英看着地上玉葫芦的碎片,有一卷婴儿拇指大小粗细的白皮子压在白玉碎片下。在众人不注意的时候,庞元英弯腰拾起皮卷。根据玉葫芦部分碎片的形状可以看出,葫芦里面刚好有一个卡住这种皮卷的凹槽,其它部分皆为实心。

怪不得他之前晃动玉葫芦的时候,感觉不到里面有东西,卡得刚刚好。

庞元英打开羊皮卷,发现是一张画得很细致地图。这地形图他不认识,召来王朝和马汉瞧。俩人也摇头表示不熟。

庞元英问白玉堂。

白玉堂回答得也算是理直气壮。“我不是本地人,你是。”

“我——”庞元英噎了下,“我是本地人,但我比较了解酒肉符纸,地图不了解。”

庞元庆斯文走过来,问他能不能看一下。

接过地图后,庞元庆仔细想了想,指着地图对庞元英解释道:“这不就是碾子村么,这是村子周边的山,我们刚才去的高粱米地大概就在这个位置。”

百里氏等人看到玉葫芦里藏着地图,全部都惊呆了。惊呆之后,满脸的悔恨,悔不当初没有悟到这一点。早知真正的宝贝摔一下就能得来,他们当初何必千辛万苦猜测,还互相制掣,彼此算计。

“我看看!”王叔凑了过来,抢着要看地图。

庞元庆当然不能然他得逞,退了一步。

王叔就瞄了一眼,立刻道:“是我们碾子村的地图!”

说罢他就气得跺脚,不知有多少悔恨。

百里氏急红了眼,转眸瞧着地上盖着草席的熊峰的尸体,恨不得去踩上两脚。若非他多事,指不定这玉葫芦的事还有挽回的余地。现在可倒好,秘密全让官府的人知道了。

庞元英问庞元庆是怎么一眼就看出这是碾子村的地图。

“上次要来刘秀才这里的时候,他和说过碾子村,推拒说这地方穷乡僻壤,不宜我来。我回家后,便看了地图,想找找碾子村在哪儿,便记住了。”庞元庆解释道。

“厉害,看一眼就记得,过目不忘!”庞元英称赞罢了,见天色尚早,带人按照地指示进了山。

庞元庆边走边问庞元英觉得地图上红点所指示的地方,会有什么宝贝。

“银葫芦。”庞元英道,“我觉真正四个字可能是‘葫芦藏银’。这出地点指示就是银子。”

跟着上山的王叔和百里氏等人,听这话都激动起来,更懊悔得气不打一处来。各自脑海中做了各种假设,假设当初他们某一环节聪明一点或者做对了选择,哪会有今天。他们就可以爽快地独吞宝藏了。

庞元英回头看他们,“看来你们都很坚信你们祖宗给你们留下了一大笔宝藏,为什么?”

王叔和百里氏都选择低头,躲避庞元英的目光。

“你们怎么知道不是谣传呢?”

“祖宗传下来的话,怎可能骗人。”百里氏道。

王叔跟着附和。

“那为何是熊、王、刘、百里你们四家?你们四家祖上原本做什么?”庞元英再问。

百里氏和王叔俩人一前一后地小声回答说不知道。

庞元英觉得他们知道,但就是不说。

在庞元庆的带领下,大家按照地图走到了一座山的山顶,没看到什么特别之处,也没看到有什么山洞地窖之类的地方藏宝贝。庞元英打发几名衙差先仔细搜索排查一遍整座山,以确定真没有藏匿银子山洞。

不休后,搜山的衙差们都回来了,表示没在山上其它地方找到能藏银子的地方。

“银子会不会埋在某处地下?”庞元庆问。

“要是这样的话,地图上是不是有个具体地点的标示才对。但这个红点,只是点了这座山的所在。”庞元英质疑道。

“挖挖看。”白玉堂随便指了处地方,吩咐衙差和村民去挖掘。

村民用镐头刨了一尺深的土皮之后,就遇见石头了。换了处地方,基本上都是如此。有的地方土千,劲儿使大了,还把地底下石头刨断了一块出来。

太阳西斜,近黄昏时,大家挖了二十几处地方,都没什么发现。

“少尹,您说这会不会是他们老祖宗闲的没事儿,故意画这么个地图唬人玩呢?”马汉手抓着镐头,抹了一把头上的汗,颇为怨念道。

“一家人无聊可以解释,四家人一起无聊,不大可能。这座山里肯定有秘密。”庞元英坚持道。

“但山底下都是石头,埋东西有点难啊。”庞元庆叹道。

白玉堂本要建议庞元英还是先回去休息,明日再来看看。但忽然看他愣神儿,似乎想到了什么,让他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