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心猛然一动

隔着轻薄的缎料,指尖轻轻按住,颤栗感倏地从脊柱末端释放。

庞元英蹭地红了脸,要跳起来。白玉堂似乎早预料到庞元英会有这样的反应,按着庞元英肩膀的那只手加大力度,练武人的力气果然非同凡响。庞元英瞬间感觉有座山压在自己的肩膀上,纵然他怎么使劲儿都站不起来。

庞元英眼珠儿一转,仰头瞪着白玉堂:“你要干嘛?”

“说这么明白,装听不懂?”白玉堂反问。

“听懂了啊,可也得我起身开门,你才能进来。”

庞元英话毕,白玉堂就松开了压制他的手。

庞元英笑着起身,问白玉堂是不是认真了。

白玉堂浅笑看他,目光十分坦然搜刮着庞元英的身体的。

“你说呢?”

“我说……”庞元英对白玉堂嘿嘿笑,“夜色正好,咱们是该睡觉了,晚安!”

庞元英说罢,就蹿出门外,飞快地跑了。

白玉堂哼笑一声,脸上毫无意外之色。他随即熄灭了屋里灯,休息去了。

庞元英跑出来的时候,还有点担心白玉堂会追出来,跑得飞快。后来回头发现白玉堂没跟上来,松口气的同时,竟隐约觉得有点小失望?

庞元英感慨自己一定是被白玉堂带坏了,他是个多么纯洁无暇的孩子啊!

庞元英因怕白玉堂刚刚给自己手上涂的药被水泡掉了,举着手沐浴,然后舒服地躺在床上睡了。庞元英睡觉喜欢蹬被子,经常半夜睡愣了,迷迷糊糊要抓杯子盖。今天他觉得睡得好,半夜没有冷着就没醒,睡得特别踏实,而且越睡越觉得暖和,还有股淡淡地檀香伴他入眠。

所以早上庞元英醒来的时候,颇觉得神清气爽,连起床气都少了,坐起身来发呆了一小会儿他就回神了。伸个懒腰,打个哈欠,迎接美好的一天。

庞元英转身眯着眼下床,打算去喊青枫给他打水。

“总算睡醒了。”声如风吹竹林之音,低沉好听中夹杂着些许风的冷意。

这一张嘴就能让人耳朵怀孕的声音太有辨识度了,就是白玉堂,而且是从他身后传来的,他身后只有床。

庞元英缓缓地转身,发现白玉堂竟然真的躺在自己的床上,一手撑着脑袋,正嘴角带着讥笑地审视他。

庞元英忽然想起自己昨晚睡觉不一样的感觉,后背突然凉飕飕地,嗑巴地问白玉堂:“你什么时候来得?”

“你不知道?”

“啊——”庞元英茫然地挠头。

白玉堂昨晚上他来给庞元英盖被,忽然这家伙一把捉住胳膊不放,最后抱住了,嘴里还哼唧了一声……

白玉堂本以为庞元英知道他来了,是故意要留他睡觉。

“啊哈哈哈,我是真不知道,睡着了。”庞元英解释完了,发现白玉堂用非常诡异奇怪的眼神盯着自己。

庞元英摸了摸自己的脸,问白玉堂怎么了。

“所以你睡觉的时候,自己毫无意识,却有拉人上床的习惯?”

“没有!”

庞元英坚决否认,但显然他的否认很无力,因为这是他无意识的行为,所以白玉堂根本没理会他的话。

庞元英穿好衣裳,看白玉堂还在黑脸。庞元英就耐着心思跟他解释这真不是什么大事,反正平常就他自己睡,他没有人可以拉上床。

但是解释完后,庞元英觉得白玉堂的脸比之前更黑。

算了,先不理他。

庞元英招呼青枫伺候他洗脸。

青枫端着水盆进来时,发现白玉堂也在,还刚从床上起身,惊得手抖,差点没端住水盆。

青枫尽量保持镇定地伺候完自家公子洗漱穿衣,而后备了早饭。但整个过程,他眼睛总是时不时地要往白玉堂那边偷瞄一眼。

趁着白玉堂离开,青枫立刻蹿进内间去叠床铺,眼睛快速地扫视床上的情况,似乎想要抓到点什么证据来证实自己的想法。

庞元英喝完茶后,看到青枫带着一张疑惑的脸走回自己的跟前了。

“憋着。”庞元英早看出他有小心思,偏不让他问。

青枫只好打蔫地垂头,老老实实地待命。

“做随从的,要不多听,不多看,不多问。其它方面我就不要求你如此,但和白护卫的事,你必须做到这点。”庞元英道。

“是!”青枫乖乖应承。

“去把家里送来的酥点给白少侠送去。”庞元英道。

青枫听话地去了。

瞧着青枫忍着好奇心吃瘪的样儿还挺逗,庞元英禁不住哈哈笑起来。

包拯下朝归来,告知众人李御史参本了。

如常的反应,倒是让大家暂时无法判定李御史这人到底是黑是白。

“天天事儿多挑刺儿是肯定的。”张龙不爽他总找包大人的麻烦。

包拯斥他不该这样说话,“倘若遵从事实直言进谏,可行之有效地监督官员行为端正。这次李御史进谏挑的毛病倒不算错,他并不知道我们是找到证据了才那么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