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砍了一条腿

在蒋平离开之后不久,也便是黄昏前,各家各户用饭的时候,高强楼附近就有人放出了风筝。天黑之后,房掌柜穿了身粗布衣裳,乔装成一白胡子老头,戴着草帽出门。得幸监视他的蒋平可是易容高手,自然也是鉴别人的老手,他一眼认出这牢头的鞋子是房掌柜之前所穿,便带着两名侍卫一路跟着他去了城北的城隍庙。

房掌柜在城隍庙的后身秘密见了一年轻男子,低语几句话之后,房掌柜便返回了高强楼。

蒋平则跟踪这为年轻男子一路至李御史府邸后门,眼见着男子敲开御史府的后门,进去了。

蒋平本欲进御史府继续探看,从府东侧翻墙之前,他动了个心眼。顺手捉了只老鼠,丢进府内,随即就听见里面有声响,嗖的一声,有人的喊声。

可见府内有重兵把守,戒备森严。

蒋平便弃了探府的想法,急忙回开封府禀告,寻求支援。

周子玉则供认了三重阁霸州分堂和蒋文亮的身份,也交代她这次来京,唯一知道可联系的人就是‘公子’李御史。

“什么?李御史就是公子?”蒋平听到惊讶叹,“我呸!他都多大岁数了,还叫公子!不过这倒是应了我的调查,那与房掌柜接头的人来自李御史府上。”

庞元英怀疑问王朝:“周子玉竟然这么快就招供了?”

王朝垂眸,咳嗽了一声,“事出紧急,我们都着急找到白护卫下落,便用了非常之法,一般人都受不住。”

“什么非常之法?”庞元英追问。

“说出来我怕少尹……”王朝犹豫地看眼公孙策,转而委婉地对庞元英措辞道,“总归身上没有一处好地方。”

“少尹,这周子玉并不无辜,我们急于调查白护卫的下落,有时候不得不下这样的狠手。”公孙策补充解释道。

“周子玉死不足惜,”庞元英微微蹙眉道,“但此人极狡猾,精于算计,我担心她做假口供误导我们。”

“是真是假,我们小心甄别就是。而今蒋平的线索也刚好指向李御史,我想这位李御史必定不无辜。”公孙策建议包拯尽快奏请圣上,查抄御史府。

包拯进宫之前,派了许多人马监视御史府,以免他们有人听到风声提前逃脱。

“那我五弟说不好在御史府里。”蒋平有点后悔刚才没进府探看,现在非要去了,“时间不等人,上次他们用淬了毒的暗器算计我兄弟,差点要了他的命。这次怕也是会下狠手,半刻功夫都不能耽误!”

“我跟你一起去。”庞元英道。

“你不会功夫。”包拯一句话打击地庞元英无力反驳,“烦劳展护卫和蒋平走一趟,少尹便同我进宫。”

庞元英不解包拯为何安排他进宫。

“李御史以前经常参我,这次请旨,若有他人干预,说我故意使人污蔑李御史,极可能争论不休没个结果。”

“我们有这么多证据指向李御史。”庞元英惊讶道。

“只是两个你怀疑的人进了御史府,但实在的证据呢?周子玉倒是有口供,可她现在身上有伤,那些人极可能说我是‘严刑逼供’。少尹和圣上的关系要好,你同我一遭去,圣上或许就能看你的面子把这事儿应下来。”包拯解释道。

庞元英苦笑,“包大人未免太看得起我,我不过是以前帮过圣上一个忙罢了。真到正经事儿上,圣上可不会随意被人左右。”

“经常被你爹左右。”

包拯注视庞元英的眼神很正派,庞元英却读出了‘你胡说八道’的感觉。

好吧,圣上的确会被他爹庞太师左右。

“但愿我能像我爹那样,左右一下。”庞元英祈祷道。

“实在不行,便灵活措辞。我看李御史家的风水也不太好,影响龙脉。”包拯抛给庞元英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就率先走了。

庞元英愣了下,跟上包拯。

事情比想象的顺利。

因为庞元英在进宫之前,打发青枫去请了自家老爹来。凭着庞太师的三寸不烂之舌,加上包拯的义正言辞,朝中哪还有人反驳过这二人。

不过庞太师赶过来还需要时间,眼下这段时间就要靠他们自己了。

赵祯先召见了庞元英。

“锦盒的事查得如何,东西找到没有?”

庞元英摇头,“案子很乱,涉及的人多,可疑的人多,而以开封府的能耐,还做不到随便查处,便不是很容易找到线索。”

赵祯用手倦怠地捏了捏鼻梁,忽然拍了桌子,把庞元英吓一跳。

“敢动到朕的头上,你们竟还查不出来!好,你们查案不方便是吧?”

庞元英感觉赵祯生气了,忙躬身行礼。

赵祯当即召包拯进殿,当即下旨赐给他尚方宝剑,允准包拯权宜行事。包拯正好跟赵祯回禀了李御史的事,赵祯立刻允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