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8章 唐子娴现身?

宋轻音进了门来,身上还是那套.紧身连体皮衣,一身线条勾勒得纤毫毕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雄山有梅,溪谷有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让人想入非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宋轻音拜倒在地:“弟子拜见师尊、师娘。”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宁涛瞧着那压在腿上往两边挤压出来的浑圆的形状,脸上却是一本正经的师尊的严肃表情:“轻音不必多礼,起来说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宋轻音从地上站了起来。

稻草人书屋

南门寻仙说道:“轻音,你有什么事?” daocaorenshuwu.com

师娘明显是想她赶紧把话说完就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宋轻音说道:“昨晚来投靠的人中,有个叫路守航的领头人,他所有一件重要的事要跟师尊说。我问他是什么事,他又不肯说,我看他挺着急的,心想可能真有什么不便跟我说的重要事情,所以我就来请示师尊,要不要见这个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路守航?”宁涛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心里也很好奇一个从未见过面的陌生人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跟他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宋轻音又补了一句:“那个叫路守航的人也是一个仙人,道号金阳子,用的法器是一支天人的大枪,我从未见过那种大枪,我猜一定很珍贵。”

稻草人书屋

宁涛说道:“我去见见他,看他说什么。” daocaorenshuwu.com

宋轻音说道:“天就要亮了,山里的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涛说道:“今天就不用了,神庙已经建成,虫二会释放迷雾笼罩奉仙山。如果今天不出什么意外,以后就都不用躲进山洞里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主人,气雾了,好大的雾。”貔貅金藏的声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涛快步出了门,来到寻仙宫门前举目眺望,视野里大雾弥漫,如有风吹,快速向山脚、山顶扩散开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雾没有加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加香,那场面一定会很混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南门寻仙和宋轻音站在宁涛身后,南门寻仙赞叹地道:“那虫二还真是能耐,不过夫君你要好好管教它,不然它会成为第二个善恶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叫夫君,那就代表着另一种心情。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宁涛点了点头,心中却在想,是不是我刚才偷瞧妙仙子的腚,被她发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嘤嘤嘤…… www.daocaorenshuwu.com

嘤嘤嘤……嘤嘤嘤……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三生鼎鼎鸣声密密麻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宁涛皱起了眉头:“虫二,你鬼嚎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嘤嘤声消失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宁涛说道:“轻音,带我去见那个金阳子路守航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看了南门寻仙一眼,“娘子,你要一起去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南门寻仙说道:“我就不去了,昨晚累了一夜,出了一身汗,我想洗个澡,然后好好睡一觉。” 稻草人书屋

宁涛说道:“我办完事就回来陪娘子。”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南门寻仙给了宁涛一个白眼,嘴角却藏着一丝笑意。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对她来说,最好的休息其实就是开门俢练。她就像是手机,工作一段时间之后就需要连上适配器充充电。宁涛就是她的专用适配器,他的插头是她千百世之前就定制好的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涛没让貔貅金藏跟着来,让它留下镇守寻仙宫,他跟在宋轻音身后往安顿难民的地方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轻音,那个路守航的大枪是什么样子的大枪?”宁涛找了一个话题,他怀疑是一支狙击步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宋轻音脆生生的道:“没有师尊的枪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涛:“?”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宋轻音又补了一句:“师尊的枪不大,还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说的究竟是哪支枪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师尊都有些产幻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然后,他的视线又落在了人家的皮裤上。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也不想这样。 稻草人书屋

可是那丰满到几乎就要花蕾绽放的形状,对一个男人来说总是存在着一种吸扯的力量。 稻草人书屋

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他问了一句:“天音,你怎么老是穿着一套皮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宋轻音回头瞅了宁涛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脸颊微红:“回师尊,我这皮衣是无尽之森里的化形妖蛇的蛇蜕制成的法衣,水火不侵,也能房一般的刀枪箭矢。生在这乱世之中,我时时穿着,也是无奈之举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师尊很想问她方便的时候怎么解决,有时候憋急了会不会赶不及,可这样的话实在不好说出口,这个好奇心只得藏在师尊的心里自由发酵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宋轻音又补了一句:“它能改变颜色,师尊要看看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宁涛四下瞧了瞧,确定没人才点了点头:“嗯,还真是奇特,你就给师尊展示一下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宋轻音离开了廊道,来到了廊道外面的一丛花丛中。

稻草人书屋

宁涛直盯盯的瞅着她,几乎没有时间的间隔感,她进入花丛的那一刹那间,她身上的紧身皮衣就改变了颜色,与花丛的吻合度竟达到了惊人的一致。除了她的脸和手,别的地方都与花丛的颜色一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宋轻音从花丛中走了出来,笑着说道:“师尊,你要是喜欢的话,我那里还要一点化形蛇的蛇蜕,你也可以制一件化形蛇的法衣,我想你穿上一定很好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话的时候,她的视线有一个很明显的下落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