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立威

赛红拂道:“我们青风寨其实也还是有几个刺头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吗?”徐锐笑道,“你倒说说,有哪几个刺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干吗?”赛红拂似笑非笑地说道,“你帮我收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锐嗯哼一声,说道:“我这人没别的爱好,就喜欢收拾刺头,你不知道,这些个刺头虽然难收拾,可是一旦收拾好了,战斗力往往都很强,而且,我正好打算组建一支特战小分队,眼下缺的就是这种刺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特战小分队?”赛红拂美目一亮,问道,“这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 稻草人书屋

“这个怎么说?”徐锐蹙了蹙眉头,说道,“这么说吧,组建这支部队就不是用来正面作战的,而是用来搞斩首、破坏、袭扰、营救、护卫等特种任务的,就像德国的勃兰登堡特种部队,你知道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我也参加。”赛红拂立刻说道,“算我一个。”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徐锐上上下下打量赛红拂几眼,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坏坏的道:“可以呀,不过还得看你的表现是否能让我满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完徐锐还促狭的扬了扬眉毛,仿佛在说:看你的床上表现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去死!”赛红拂读懂了徐锐眼神的含量义,又羞又气,当即一耳光往徐锐脸上扇了过去,但徐锐又岂会让赛红拂如愿,只一伸手便攥住了赛红拂的手腕,赛红拂使劲挣了挣,竟没能挣脱,非但没能挣脱,反而让自己身体摔到了徐锐怀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徐锐几乎就是半搂着赛红拂,再向一干青风寨匪首投去示威也似的一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放手,你放手啊。”赛红拂并不知道徐锐的真实意图,还以为徐锐是真的想要当众调戏于她,这下是真挂不住了,当着青风寨、青牛寨这么多人,青风寨的这十几个大头目还都是她的部下,却让徐锐这样轻薄,你让她情何以堪?

daocaorenshuwu.com

今后她在青风寨的一众匪首面前还有威信可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赛红拂就真有些恼了,再不放手,老娘跟你没完。

daocaorenshuwu.com

徐锐便适时的松了手,他的本意并不是真想调戏赛红拂,他虽然喜欢美人,却绝对不会被美色冲昏了头脑,他刚才之所以轻薄赛红拂,是有意图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到赛红拂被徐锐轻薄,青风寨的一个大头目终于是忍不住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只听嘭的一声,一个浓眉大眼的大头目将酒碗重重顿在矮桌上,然后起身,拎着酒坛子向着徐锐大步走来,徐锐的眼睛便立刻眯起来,不曾想还真有刺头,他只是稍稍调戏了一下赛红拂,便立刻有人迫不及待跳出来了。

daocaorenshuwu.com

“徐长官。”浓眉大眼的匪首拎着酒坛走到徐锐面前,大声道,“我敬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边说着,这浓眉大眼的匪首一边便举起手里的酒坛,眼睛却看向了徐锐摆在矮桌上的酒坛子,这厮虽然没有明说,可是用意却昭然若揭,就是想跟徐锐拼酒,希望徐锐也能够拿酒坛跟他对干,当然,要是徐锐认了怂则另当别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锐当然不会惧怕跟别人拼酒,却也不会轻易被人牵着鼻子走,当下拎起酒坛往大海碗里倒满,然后端着酒碗起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浓眉大眼的匪首便不太高兴了:“徐长官,你看不起我钻山豹。” 稻草人书屋

“钻山豹,是吧?”徐锐嘿嘿一笑,又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也用不着拿酒来说事。”说完徐锐又把目光转向青风寨的那一溜大头目,大声道,“我也知道你们心里不服气,也罢,今天我就给你们个机会。”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徐锐其实也一直在等待这个时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通过之前在木楼里面边的较量,再加他徐锐在无锡及南通闯下的威名,赛红拂勉强选择了雌伏,可未必就真心服,而她手下的这一干悍匪就更加不可能对他服气,所以,要想得到赛红拂和这些悍匪的认同,他就必须立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锐得让赛红拂知道,她选择雌伏是明智之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锐更得让青风寨的一干悍匪知道,他徐某人绝非浪得虚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下徐锐扯开嗓子道:“我给你们机会,不管文的还是武的,不管是射击、格斗、攀援还是全副武装十公里越野,你们尽管来挑战,无论是谁,只要能赢了我,我就把大梅山独立大队的大队长,让给他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完了,徐锐还特意回头看一眼赛红拂,仿佛在说,也包括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钻山豹眼睛里便立刻射出冷厉之色,道:“徐长官,你此话当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然。”徐锐扭头笑吟吟看着钻山豹,“只要你能赢我,你就是大梅山独立大队的大队长,徐某人绝没二话!不过要是你输了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不会输。”钻山豹对自己的枪法倒是挺自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锐哈哈大笑道:“万一呢,万一要是你输了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钻山豹干脆的道:“万一要是我输了,你说怎么着就怎么着。”

daocaorenshuwu.com

“好,痛快。”徐锐微笑笑,又把目光投向赛红拂,“赛大当家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