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劫狱

“哈哈,老弟高见,只可惜老哥军命在身,身不由己哪。”向天虎只能打个哈哈,赶紧把话题岔开,“那啥,却不知老弟此来所为何事?该不会就是专程来向老哥道谢的吧?那老弟你可真是太见外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向天虎以老哥自居,是有意要拉近与徐锐之间的距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徐锐自然不会峻拒,他对向天虎原本就钦佩,历史上这可是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庞炳勋、孙良诚、石友三等人在抗战前期也跟鬼子浴血拼杀过,可是到了抗战后期,却一个个全投了小日本,成了汉奸,向天虎却始终坚持抗战,直至喋血沙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下徐锐微笑说:“小弟这次还真就是专程来道谢的,而且还备了一份薄礼,还望哥哥一定要笑纳。”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骑兵营长铁钢便不失时机的一招手,便有骑兵营的将士将一箱箱的日械弹药陆续搬进了作战室,在向天虎和严与辉面前堆成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是?”向天虎和严与辉面面相觑。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徐锐也不多说话,上前直接用刺刀撬开其中一口箱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向天虎和严与辉定睛一看,只见箱子里装的全是黄澄澄的子弹,而且看子弹的规格,明显不是7.92mm×57mm的毛瑟步枪弹,而应该是6.5mm×50mm三八大盖步枪弹,就是说,这大一堆都是日械弹药!

稻草人书屋

向天虎和严与辉正想着换装日械,结果徐锐就送来了日械弹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这简直就是正打磕睡呢,结果人就把枕头送来了。

稻草人书屋

当下向天虎也顾不上客套了,说:“老弟,你这可真是帮了老哥我大忙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严与辉也附和道:“徐兄有所不知,我们的国造弹药已消耗殆尽,都准备换日械了,正愁没有日械弹药可用,这下好了,有了徐兄提供的这批弹药,咱们第180师就又可以放开手脚跟鬼子干了,徐兄,你是我们全师的大恩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锐听得直挠头,好家伙,这是要堵我嘴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国造弹药已消耗殆尽,我就不信一点都不剩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还别说,向天虎和严与辉都是人精,他们还真是在堵徐锐的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梅山独立大队是个什么情形,他们用脚指头都能猜到,徐锐巴巴的送了这么一大批的日械弹药过来,那用意不就是明摆着的嘛,就是想要从他们这里换国造弹药呗,可他们的国造弹药也所剩无几了,这个不能给,所以索性就装起湖涂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弟,今晚就别回去了。”向天虎走过来拉住徐锐手,大声道,“留下来,陪老哥我喝酒,虽然不是什么好酒,但是管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国造弹药绝不能给,向天虎就只能打感情牌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但徐锐又岂是一个肯吃亏的主?当下笑着说道:“哥哥不用多想,这批日械弹药真就是小弟的谢礼,不过将来,小弟再往哥哥这里送弹药,可就不能白送了,毕竟大梅山现在也不是独立王国,也是要受人管的,您说是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向天虎便嘎了一声,愣在那里。 daocaorenshuwu.com

严与辉也是直挠头,徐锐这是话里有话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锐的意思就是说,老向你要生拿了这批弹药,也不是说就不行,但是今后就再没有这样的好事了,但老向你要是够聪明,有来有回,今后我还能继续往你这输送日械弹药,价钱什么的好说,大家都是兄弟,好说。

daocaorenshuwu.com

严与辉便把向天虎拉到角落里,两个人嘀咕了半天。 daocaorenshuwu.com

最后向天虎终于答应了,按一比二的价格兑换弹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弟,你也别嫌老哥我手黑。”向天虎心里还是有些愧疚,说道,“但凡我的弹药充裕一些些,我也不会黑你的这点弹药,但老哥我这真是没多余的了,你是不知道,陇海铁路都已经瘫痪了,我已经快半个月没接到军需物资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哥哥言重了,这价格已经很公道了。”徐锐说的是心里话。 稻草人书屋

如果不从第180师这里换回国造弹药,独立大队的国造武器就成烧火棍了,再说了,肉烂了在锅里,就算独立大队吃了亏,就算第180师占了便宜,也会用这些多出的日械弹药打鬼子,从大局来讲,其实是一样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既便将来独立大队全部换装成了日械,如果有了富余的弹药,徐锐也仍然愿意拿这些日械弹药来跟180师换国造弹药,不冲别的,就冲向天虎是一个真正抗日的将军,就冲180师是一支真正抗日的部队。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向天虎拍了拍徐锐肩膀,然后让严与辉给两人倒酒。 daocaorenshuwu.com

倒满了两茶缸酒,向天虎将其中一缸递给徐锐,说:“老弟,啥也不说了,一切都在酒里,干了!” daocaorenshuwu.com

徐锐举起茶缸,与向天虎重重相撞。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 www.daocaorenshuwu.com

夜深人静,沙桥墩上的劳改营里一片沉寂。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尽管已经是四月天了,可大梅山区的夜间却还是凉,黄守智轻轻的拽了下棉被,发现黄守义没啥反应,便将整条棉被都拽过来裹在了自己身上,一整条棉被裹在身上,黄守智终于不再那么冷了,也有心情跟黄守义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