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不要脸

小鹿原俊泗猛的收脚立正,顿首道:“司令官阁下!” 稻草人书屋

“呵呵,小鹿原桑回来了。”杉杉元这才放下老花镜,从大板桌后面站起身,然后走到小鹿原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又说道,“小鹿原桑,这次的蒲城之行辛苦你了,司令部交给你的任务,你完成的非常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边的武藤章便冲小鹿原俊泗微微一笑。

www.daocaorenshuwu.com

“哈依。”小鹿原俊泗脸上却没有一丝得意之色,再次顿首道,“卑职只不过完成了应该完成的任务,实在没什么值得夸耀的。” daocaorenshuwu.com

杉杉元又勉励了几句,便让小鹿原俊泗先回去休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等武藤章送走小鹿原俊泗再回来,杉杉元便对他说道:“武藤桑,通过这一次的蒲城事件,证明小鹿原和你的观点是正确的,看来皇军的确应该组建成建制的特种部队,这样,让小鹿原立刻着手组建直属于方面军司令部的特种部队,编制暂定为中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哈依,司令官阁下明鉴,当下特种作战正在成为世界军事的潮流,甚至就连支那军都组建了成建制的特种部队,大日本皇军如不奋起直追的话,就要受制于人了。”武藤章闻言大为振奋,又接着说道,“小鹿原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杉杉元摆摆手,又道:“特种部队的训练非一朝一夕之功,如今的重中之重,却是淮河战场的进展,大本营紧急调过来的军需物资今天晚上就能运抵浦口码头,从国内紧急动员的四个联队的补充兵也将同船到达,我已经责成南京维新政府三天之内恢复从浦口到凤阳的铁路交通,也就是说,最迟五天后,这批军需物资以及补充兵员就能够运抵凤阳了,第9师团还有第13师团就能够发动新一轮攻势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武藤章顿首道:“淮南、蚌埠沿线的支那军已经与皇军相持了整整三个多月,现在应该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所以,面对皇军新一轮的大规模攻势,他们不可能再顶得住,若不出意外的话,十天之后,北上集群就可以越过淮河继续北上了。” 稻草人书屋

杉杉元欣然道:“电告第9、第13师团,做好准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哈依。”武藤章重重顿首,转身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www.daocaorenshuwu.com

山溪淙淙,月色朦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天的训练以及教学已经结束,徐锐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找到青牛岭下那处幽深的山潭,徐锐便把身上的衣裳脱了个精光,然后一头跃入了差不多有两米多深、十多米见方的山潭,冰冷的溪水霎那间就浸沉了全身,已经是四月天,天气却仍还未转暧,溪水更是冰冷刺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徐锐却浑不为意,反而感到格外的畅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水里游了几个来回,徐锐最终坐到了水潭内侧的一块大石头上,任由从几十米高空飞流而下的瀑布浇在他身上,被高速坠下的激流迎头一浇,纵然是徐锐,也不由得激泠泠的打了一个冷颤,这样的尝试,可不是闹着玩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激流之下坚持了十分钟,徐锐终于撑不住,又一头纵入水潭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等到徐锐再次浮出水面时,便已经来到水潭的岸边,站起身用板刷擦拭身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刷得正欢呢,徐锐耳畔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见有人过来,徐锐本能的伸手去抓扔在岸边的短裤,不过下一刻,徐锐伸出去的手便停住,然后又缩回来若无其事的继续拿毛巾擦拭身体,因为他分辩出来,来的人是赛红拂。 daocaorenshuwu.com

赛红拂在大队部没有找着徐锐,她就知道徐锐一定来这里洗澡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自从半个月前在训练中发现这处幽深的山潭,徐锐有机会就会来,想到这,赛红拂就忍不住又在心里轻骂了一声禽兽,这么冷的天,也就这头禽兽能受得了,换别人,这么大冷的天洗冷水澡,非冻出病来不可。 daocaorenshuwu.com

刚走出树林,赛红拂一眼就看到了徐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见清冷的月色下,只见徐锐正站在水潭边用板刷在背上擦拭着,看到这,赛红拂便忍不住白徐锐一眼,禽兽就是禽兽,别人擦拭身体都用毛巾,可这禽兽擦拭身体,却是用猪鬃做的板刷子,居然也不怕扎身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随着距离逐渐接近,赛红拂便看清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锐的上半身光着,鼓鼓的胸大肌还有八块棱角分明的腹肌全都清晰可见,从女性的角度,这禽兽无疑是很吸引人的,但是下一刻,当徐锐从遮住下身的岩石后走出,赛红拂便立刻瞪大了美目,死禽兽竟然全身都是光着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再下一刻,赛红拂便赶紧背转身,嗔道:“死禽兽,快穿裤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穿啥穿,光着凉快。”徐锐嘿嘿的一笑,又说道,“要不你也脱了凉快下?” www.daocaorenshuwu.com

“赶紧的给老娘穿上。”赛红拂跺了跺脚,娇嗔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要是非不穿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信不信老娘阉了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不信,你倒是阉一个给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