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独立团

淮河会战,国军败得很惨,参加的几个部队全都伤亡惨重,向天虎的第180师更是几乎全军覆灭,第180师战前足有八千多人,可是在大战结束之后,徐锐只从战场上收拢了不到四百溃兵,不过其中却有一个建制完整的主力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营能够基本保持建制,也堪称是个奇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事情是这样的,第180师完成断后任务之后,分头往东北方向突围,当时第541团首先突了出去,第541团的团长担心师部的安全,就又派了一个营回来接应,结果第541团很快又遭到迂回过来的鬼子合围,这个营却阴差阳错的逃过了一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时,整个战场已经打成了一锅粥,根本辩不清东南西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结果回援的这个营就半道走错方向,从鬼子最薄弱的东南方向一路打了出来,直到天亮时才被鬼子一个小队给撵上,在解决了这个鬼子小队之后,就又遇到了徐锐一行,这才得知张自忠还有向天虎已经殉国,第180师也已经全军覆灭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要想把这个建制完整的营拉去大梅山却不容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趁着休息间隙,徐锐再次鼓动三寸不烂之舌进行游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何营长,你也是个明白人,咱们明人面前不说暗话,第1集团军在国军序列中原本就属于后娘养的,现在张军座没了,第59军能不能够保得住番号都还得两说,就算第59军能够保得住番号,第180师的番号是肯定保不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们营既便归建,最终也免不了被38师收编。” www.daocaorenshuwu.com

“有道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第38师建制还完整,每个坑都挤满了萝卜,根本就没有多余的位置给你,说句诛心之言,到时你们营肯定会被分解,打散编入各部队,而你这个营长多半会调到师部或者哪个团部,当个中校参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其实也没什么,关键是你的部下得不到认同,更得不到别人的尊重,今后但凡是遇到难打的硬仗,你的部下肯定就是第一批炮灰,当炮灰也就罢了,关键是既便战死,也得不到应有的荣誉以及抚恤,何营长,不能让你的部下流血又流泪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锐最后的这句流血又流泪,很有杀伤力,何光明终于动摇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何光明知道徐锐说的是实话,第1集团军的前身是第29军,而第29军的前身则是西北军,西北军自从被张学良收编后,就流落平津成了孤穷客军,可说是杂牌中的杂牌,徐锐说第1集团军是后妈养的,其实已经算很客气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何光明看来,第1集团军根本就没有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何光明基本认同徐锐的判断,第59军的番号或许能保住,但是第180师的番号肯定是保不住了,他的营归建之后,最终的结局多半也会如徐锐所说,会被打散收编,而他何光明,最多也只能当个中校参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不过让何光明就这样投了共产党,心里又难免有些隔应。

稻草人书屋

西北军当年在陕北也是跟红军打过交道的,在何光明的印象中,红军是比他们还穷还困难的一支部队,留在第59军就算没妈,好歹还能有口饭吃,可若是去共产党那边,只怕是连饭都吃不上,共产党那边难道就没嫡庶之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了解西北军的还得是西北军自己人,见何光明默不做声,铁钢就什么都明白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下铁钢把何光明拉到无人僻静处,小声说道:“老何,你真想多了,徐锐兄弟绝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在他的部队里还真就没有嫡庶之分,你去了立刻就知道了,独立大队的构成其实十分复杂,既有老七十九路军的兵,也有东北军的残兵,还有一部份游击队员,要是按照阵营来划分,游击队才是人家的嫡系,可是事实上却不然,在独立大队最受倚重的却是老七十九路军的还有东北军的残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何光明道:“可共产党的部队没军饷,日子又苦,我怕弟兄们吃不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你不用担心。”何光明道,“共产党别的部队我不知道,但是大梅山独立大队的日子可是过得不错,我们骑兵营最近这段时间,几乎顿顿都有肉吃,至于军饷,共产党那边的确是没有,可自从咱们被张小六收编,又领过几次军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何光明道:“这不是财政困难么,将来迟早会补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补发?这话你也相信?”铁钢不屑的道,“现在都发不出军饷,将来政府的财政只会越来越困难,还拿什么补发?这跟压根不发军饷又有甚两样?更何况,共产党那边逢年过节还是会发一点津贴的,虽然不多,但也够吃几顿好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何光明便也有些心动了,说:“要说,徐锐也是个有本事的,是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不。”铁钢附和道,“能跟咱们师座称兄道弟,能没点本事吗?”

稻草人书屋

“也罢。”何光明终于点头,“这样,钢子你去跟他说,我们营可以接受他们的收编,但是有一条啊,不能把我们营拆了,老子得跟弟兄们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