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防御工事

“报告团长。”梁一笑一蹦一跳的跑过来,煞有介事的向徐锐立正敬礼,“青训练二期学员兵梁一笑前来向您报到,请您训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稍息。”徐锐回了礼,笑着说道,“刚才的演讲很好。”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哪有。”梁一笑嘴上否认,嘴角却已经绽起得意的笑容,在学校时,她可是经常得演讲大赛头奖,学校每次有集会时,她都是当仁不让的头号主持,最风光时,她曾经当着几万学生的面进行演讲,那乌泱乌泱的大场面才真正令人振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锐又笑问道:“你真决定参加青训队,不回武汉上学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回了。”梁一笑说,“半个中国都已经沦陷了,我们都快找不到地方放书桌了,还上什么学?我要留下来打鬼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徐锐笑着打趣:“真是因为没地放书桌了,所以才留下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梁一笑的一张俏脸立刻红了,她决定留下,主要还是因为何书崖,在来皖中之前,她怎么也没想到,竟会在这里遇上何书崖,并且深深的爱上这个比她还要小半岁的年轻人,那天她想要回武汉时才发现已经情根深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锐适可而止,又说道:“不过,你恐怕还是得回趟武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不!”梁一笑一听立刻急了,撅着嘴说,“我不回武汉。” 稻草人书屋

“真的不回去?”徐锐笑问道,“如果我让书呆子陪你一起去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啊?”梁一笑闻言便愣住了,心忖团长该不是想成全他们两个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再转念一想,梁一笑又觉得这不可能,既便徐锐有心想成全,只怕那个书呆子也绝不会答应离开部队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啊什么啊,我说的都是真的。”徐锐说完,又把目光转向吴前,接着说道,“小吴你跟小梁一起回武汉,我会让书呆子带一个排护送你们直到桐城,你们到了武汉之后,多多联系你们的老师同学,动员他们前来我们大梅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吴前干脆的道,“保证完成任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梁一笑也跟着挺身立正:“保证完成任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前又问道:“团长,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越快越好,最好是今天就走。”徐锐说道,“因为再过几天,鬼子的菊地旅团还有稻叶师团就应该到了,到时候你们就想走也走不成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前为难道:“可我要是走了,工作组这边怎么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锐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让守信过来帮忙。” daocaorenshuwu.com

“那敢情好。”吴前闻言便放了心,黄守信不仅是肥城高等师专的学生,更是安徽本省人,由他来工作组这边主持大局,最是合适不过。 daocaorenshuwu.com

当下徐锐让雷响从大街上叫来一队巡逻骑兵,分头去通知黄守信还有何书崖前来,同时让吴前还有梁一笑先回宿舍准备,等两人准备好,何书崖也带着一个排到了,时间紧,吴前和梁一笑当即和何书崖汇合一处,前往桐城去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徐锐则在城内又巡视了一圈,加紧督促各营构筑街垒工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巡视完一圈才刚回到指挥部,迎面就看到梅九龄匆匆过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梅秀才,怎么了。”徐锐打趣道,“媳妇丢了?急成这样。” 稻草人书屋

“什么呀,出事了。”梅九龄把徐锐拉到一侧,没好气地说道,“团长,地道塌方了,压死了两个老乡。”

稻草人书屋

“塌方了?”徐锐闻言一愣,又道,“好端端的怎么就塌方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梅九龄说:“主要是今年的梅雨季节,雨量比往年要大得多,而且我们挖的地道又是直通东郊肥河边,那片区域的地下水渗透格外的严重,所以先是透水,接着就发生了塌方,压死了两个老乡不说,底下一层地道也被河水给淹了,好在我设计的地道是分层的,底下一层虽然被河水给淹了,可上面一层地道总算是保住了,不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什么?梅秀才你快说。”徐锐也是急了,这条地道可是关键时候保命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梅九龄耸耸肩,无奈地说道:“由于最近的这段时间连降暴雨,导致肥城一带土层严重浸水,再挖地道恐怕是不可能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也就是说,地道的挖掘工作只能停止了?”徐锐皱眉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梅九龄叹息道:“恐怕是这样,团长,我们恐怕得另想脱身之策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的倒容易,另想脱身之策,你以为想出一个切实可行的脱身之策很容易么?”徐锐闷哼一声,又对梅九龄说道,“不过,既然这一带土层已经严重浸水,再挖会有危险,那就先不用再挖地道了,先安排老乡们回根据地吧,哦对了,被压死的那两个老乡的抚恤工作一定要做好,就按烈属的标准,从优抚恤。” daocaorenshuwu.com

“是。”梅九龄啪的立正,敬礼,再转身扬长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目送梅九龄的身影远去,徐锐却忽然低叫一声:“不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跟在徐锐旁边的雷响吓了一跳,急道:“团长,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