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屠杀

龟田英一几乎将所有的鬼子炮兵都调到外围阵地挖坑道去了,就连辎重队的辎重兵都被龟田英一派了出去,整个旅团部就只剩下炮兵参谋以及观测人员,所以,当狼牙中队向鬼子旅团部发起强攻时,几乎没有遭到像样的抵抗。

daocaorenshuwu.com

在三个火力组强大到变态的火力输出面前,重炮旅团指挥部内的一百多个鬼子炮兵参谋以及观测技术人员很快就被摞倒,其中一个炮兵参谋是个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眼看指挥部已经守不住,当即拿了一颗手雷冲向不远处的军火库,试图引爆军火库,与突入指挥部的狼牙同归于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冷铁锋对此早有防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冷铁锋早早的就命令几个狙击小组散开来,各自占据了有利的狙击位置,就在那个鬼子炮兵参谋举着冒烟的手雷冲向军火库的一瞬间,韩锋就果断开火,一枪就准确命中了那个鬼子炮兵参谋的后脑勺,将一场危机化解于无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前后不到五分钟,狼牙中队就占领了重炮旅团指挥部,同时落入狼牙中队掌控的还就在重炮旅团指挥部附近的军火库以及停车场,军火库里堆积如山的炮弹以及停放在停车场上的一百多辆载重卡车,全成了狼牙中队的战利品。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占领指挥部后,冷铁锋又立即向附近的军火库及停车场各派了一个战斗小组,以消灭其中可能隐藏的鬼子,如果没有隐藏的鬼子,这两个战斗小组立刻自动转为守备队,担负起保护这两处战利品的重任,直到独立团主力到来。 稻草人书屋

冷铁锋则带着狼牙中队的主力回到重炮旅团指挥部的正前方,准备迎击正在火速回援的鬼子大军,几乎是狼牙才刚把机枪架起来,第一拨一百多个鬼子炮兵就已经冲杀到了他们的阵地面前,这些鬼子兵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发起了冲锋。

稻草人书屋

面对两手沾满中国人鲜血的鬼子,狼牙们自然更加不会客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打,给我狠狠打!”冷铁锋一声令下,火力小组的十几挺仿捷克轻机枪便同时向着前方猛烈的喷吐火力,正如潮水一般向前冲锋的鬼子炮兵便立刻就像被割倒的野草,一片片的倒伏下来,只片刻,一百多鬼子炮兵便已经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然而,这一百多个鬼子兵的倒下,并没能吓阻住剩下的鬼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涛次改,涛次改,涛次改改……”龟田英一高举着军刀,昂首向天,不停的发出歇斯底里的咆哮声,此刻的龟田英一已经彻底认清形势,他已经不再幻想打败独立团,在他听到枪声的那一刻,就已经完全放弃幻想。 daocaorenshuwu.com

龟田英一甚至已经不再幻想保住他的重炮旅团。

daocaorenshuwu.com

因为局面已经很明朗了,独立团的一支精锐小部队已经从戒备相对要松懈的东边渗透进来,不仅占领了他的指挥部,而且还从内部向贯通肥河的石桥发动了猛攻,石桥的防御工事全部是向东而设的,对于来自背后的攻击,却几乎没有防御能力。

www.daocaorenshuwu.com

在这种情形下,石桥的失守已经是不可避免了,石桥若失守,独立团的主力就能通过石桥源源不断的涌入重炮旅团的炮兵阵地,如此一来,独立野战重炮兵第5旅团的整个防御工事链事实上已经土崩瓦解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失去了防御工事的保护,重炮旅团将完全不是独立团的对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炮兵终究是炮兵,火力配置终究没法跟步兵部队相比,何况,他们面对的还是屡屡挫败日军精锐步兵部队的独立团,所以,龟田英一很清醒的认识到了,他的重炮旅团基本上已经完了,唯一的悬念就是还能撑多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龟田英一现在想的是,拼尽全力夺回指挥部!

稻草人书屋

或者说得更清楚一点,就是拼尽全力夺回军火库,无论如何,囤积在军火库里的一万多发重炮炮弹绝不能落入独立团手里,否则独立团有了重炮又有了大量的炮弹,则对于日军来说不啻于一场巨大的灾难,就是死,也一定要毁了这批重炮炮弹。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涛次改,涛次改,涛次改吉,涛次改改吉……”龟田英一跟疯了似的,疯狂的挥舞着军刀,歇斯底里的咆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重炮旅团的鬼子炮兵也跟疯了似的,一拨接一拨的往前冲锋,一批死了,另一批立刻又顶上,有些鬼子甚至是空着双手在冲锋,直到前面有鬼子兵倒下,他们才弯腰从地上捡起步枪接着往前冲。 稻草人书屋

转眼之间,重炮旅团指近部前便已经躺了不下五百具鬼子尸体。 daocaorenshuwu.com

可是龟田英一却跟没看见似的,依然高举着军刀在歇斯底里的咆哮:“涛次改改吉,涛次改改吉,涛次改改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前面说过,龟田英一跟稻叶四郎这个大孤商贩不一样,龟田这个老鬼子是个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他连自己性命都浑然不当回事,就更不会把别人的命当回事,在龟田看来,如果重炮旅团最终被歼灭了,那么这些炮兵既便侥幸突围而走,最后也免不了被军法从事,所以还不如让他们战死拉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