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4章 川军也来

在九江维新政府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徐锐的选址工作很快就完成了,就选在鸡公岭到狮子山这一带,从地图上,几乎将鸡公岭附近的山地以及白水湖以东的三角洲地区,整个都包含在内,占地面积超过了一百平方公里。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由于是日侨的产业,伪政府的积极性很高,几乎是徐锐刚完成选址,处于划片区域内的几十个村落就开始搬迁,因为这个天然养殖场其实只是个噱头,暗底下,其实是大规模的鸦片种植基地,所以方圆几十公里内不能有人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经过了两天的筹备,竹野和牛养殖场终于迎来了奠在仪式。

daocaorenshuwu.com

让徐锐和狼牙队员们兴奋不已的是,冈村宁次真准备出席奠基仪式。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从竹野田矶那里得到肯定的消息后,徐锐当即出城直奔鸡公岭而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眼下就只有小桃红和银花婆婆留在鸡公岭,不过徐锐丝毫不担心她们的安全,川军将士大多为人正直,几乎不欺凌妇孺,话又说回来,就算赵百石他们想要欺负人,那也得他们有那个本事才行,小桃红和银花婆婆可不是善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桃红,婆婆,你们来看。”徐锐展开九江地图,指着地图说道,“这里便是举行奠基仪式的朱家埂,在朱家埂以南大约八百米便是乌石山,我已经实地勘察过了,乌石山的顶峰射界十分开阔,而且有两个十分理想的狙击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桃红说:“姑爷,就怕到时候鬼子会搜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会。”徐锐笃定地说道,“鬼子岗哨最多放到五百米外,乌石山离朱家埂足足有八百多米,冈村宁次就是再谨慎小心,也不太可能把岗哨放这么远,说到底,谁也不会想到我们狼牙居然会来九江刺杀冈村宁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停顿了下,徐锐又接着说道:“唯一的问题,就是不能确定冈村宁次前往朱家埂的确切时间,这老鬼子只说一定会出席,但是并没有确定赶到的时间,所以你和婆婆最好是今天晚上就去乌石山,提前设好狙击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问题。”小桃红轻轻颔首,“待会我就和婆婆动身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时候,银花婆婆突然说道:“姓徐的,老婆子还有个疑问。”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银花婆婆的责问语气让小桃红有些不高兴,当即娇嗔说:“婆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徐锐却制止了小桃红,微笑着对银花婆婆说道:“婆婆你问。”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银花婆婆说道:“明天的奠基仪多,你出不出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当然出席。”徐锐点头道,“我还得跟冈村宁次一起剪彩。”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那便是了。”银花婆婆说道,“既然你都可以跟冈村宁次一起剪彩,就说明你有大把的近身博杀的机会,又为何要安排小桃红和老婆子进行远距离狙击?难道,你认为小桃红和老婆子可以百分百命中八百米外目标?而且还能够命中要害?”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徐锐微笑说:“婆婆,这其实是我的三保险计划,安排你和小桃红在乌石上狙杀冈村宁次,能狙杀当然是最好,既便一击未能命中,也势必会引发鬼子的混乱,到时候我就可以趁乱下手,杀了冈村宁次之后还可以趁乱逃脱。”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徐锐也想过由他直接下手,但是风险很大。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因为奠基仪式是在开阔地上进行的,四周都是无遮无掩的草场,而且冈村宁次也不可能一个人前来出席,势必会带着整队卫兵,大白天的,徐锐身手再好,也很难从一个中队甚至一个大队的围堵下脱身,毕竟这是九江。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半年前在七星湖畔,徐锐确实单枪匹马杀了上千鬼子,但是那是在晚上,而且还有大雾做掩护,徐锐其实只是挑起了鬼子的自相残杀而已,那两千多鬼子与其说死在他手下,倒不如说是死在自己人手下。

稻草人书屋

还有在无锡、南通,徐锐也亲手杀了不少鬼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那是在巷战之中,巷战中可利用的掩蔽物数不胜数,对徐锐这样接受过系统的特战训练的特种兵而言,巷战、丛林地形才是他们的主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在朱家埂,既不是巷战地形,也非丛林地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所以最好还是由小桃红、银花婆婆远距离狙杀,实在不行他再补枪,然后不可以在小桃红和银花婆婆的掩护下,从容脱身。 稻草人书屋

银花婆婆哂然说道:“原来你也有怕死的时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点我也不讳言。”徐锐说,“这里毕竟是九江,是小鬼子的地盘,我跑得再快,也快不过鬼子的子弹,倒让婆婆见笑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见了吧,小红。”银花婆婆回过头,慈爱的看着小桃红,说道,“男人就这样,心里想的明明是那样,可是嘴上却偏要这样说,这种心口不一的男人,就没一个是好东西,小红你也还是多留个心眼吧,要不然将来有得你哭的时候。”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徐锐哑然失笑,这银花婆婆还真是不肯放弃一切贬他的机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桃红中的情花毒却已经极深,根本不会因为银花婆婆几句话改变对徐锐的感观,甚至还拉着银花婆婆的胳膊,扭腰不依:“婆婆,我跟你说多少遍了,不许说姑爷的坏话,你要是再敢说姑爷坏话,我就不理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