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5章 哪儿不对?

在九江,一场旨在刺杀冈村宁次的行动已经展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在南京,一张旨在猎杀徐锐以及狼牙部队的大网也同样已经张开。

www.daocaorenshuwu.com

从五天前开始,日军就对南京实施了戒严,一应人等没有南京宪兵队开具的通行证,一律严禁出入,同时,特务机关的特务也在便衣队的引领下开始了对城内挨家挨户的排查,一旦发现来历不明的,不由分说直接就投入监狱。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不过让鸠田宽失望的是,并没有抓到什么大人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鸠田宽知道在南京潜伏着国民党复兴社、青白团以及共产党的谍报人员,他也很想借助这一次机会,将国共两党潜伏在南京的情报人员一网打尽,但是很遗憾的是,五天下来,战果却是廖廖,几乎没有抓到值得一提的人物。

daocaorenshuwu.com

更让鸠田宽感到失望的是,居然没能够发现徐锐!

daocaorenshuwu.com

通气时,鸠田宽不免有些泄气的对小鹿原俊泗说:“小鹿原桑,徐锐该不会不来了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会。”小鹿原俊泗摇头,“徐锐素来言出必践,他说要在十日之内刺杀大将阁下,就一定会在十日之内前来,所以,我们绝不可掉以轻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哈依。”鸠田宽顿首说道,“那我就再排查一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鹿原俊泗顿首道:“外面的警戒,就都拜托鸠田桑你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哈依。”鸠田宽猛一顿首,刚要转身离开时却又想起一件事,当即又折回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鹿原桑,有个事很奇怪。”鸠田宽皱着眉头说道,“潜伏在国民政府高层的内线刚刚传回来一份情报,说是徐锐通过青白团给国民党第九战区副总司令长官兼第一兵团司令薛岳发去了一封电报,扬言十日之内必有重大事件发生,并让薛岳做好反击的准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锐百密一疏,只想着让薛岳借机打一波反击,缓和武汉会战局势的同时,也替大梅山军分区赢得更加充裕的休整时间,却没有想到居然会因此露出破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十日之内?重大事件?!”小鹿原俊泗说道,“说的就是刺杀大将阁下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这似乎有些不符合逻辑。”鸠田宽皱眉说,“大将阁下虽然是派谴军总司令,可他并不负责前线指挥,真正担负前线指挥任务的是各个师团的师团长,就算徐锐真的杀了大将阁下,薛岳就能够有机可乘?不见得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也未必。”小鹿原俊泗摇手说道,“如果大将阁下真被徐锐刺杀,则势必会对皇军将士的士气以及斗志造成严重挫伤,反过来,国民军的士气却会水涨船高,如果薛岳能够抓住机会打一波反击,取得一定战果还是完全有可能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停顿了一下,小鹿原俊泗又冷冷说道:“只可惜,徐锐永远不可能得手,薛岳也永远不会有反击的机会。”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鸠田宽摇头:“可我总感觉,此事恐怕另有玄机。” daocaorenshuwu.com

“另有玄机?”小鹿原俊泗不以为然道,“什么玄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鸠田宽苦笑摇头,说:“这个,我一下也是说不上来,但总觉得哪里不对。”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小鹿原俊泗说道:“鸠田桑,恐怕是你想太多了,我们只需要保证大将阁下的安全就足够了,别的不用理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鸠田宽一想也是,他们只需要对大将阁下的安全负责,至于国民军的反击,却不是他们需要考虑的,毕竟他已经把这个消息上报给大将阁下,至于如何调整部署,如何防备薛岳兵团反击的事,那就不是他能够过问的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下鸠田宽离开芳华园回了宪兵队。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桃红、银花婆婆已经在乌石山上潜伏了好半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进入九月之后,天气日见转凉,因为长时间潜伏,小桃红和银花婆婆的身上都落了厚厚的一层露水,若不是披了帆布斗篷,还真有些受不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银花婆婆毕竟快六十岁的人了,明显有些吃不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到银花婆婆明显在强打精神,小桃红小声说道:“婆婆,要不你先眯一会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丫头,婆婆没事。”银花婆婆柔声说,“倒是你,趁着鬼子还没来,赶紧睡一觉,这边有婆婆盯着,误不了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桃红心下有些感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银花婆婆除了不喜欢姑爷之外,对她是真的极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桃红便忍不住问银花婆婆道:“婆婆,我能问你个事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银花婆婆很容易就猜到了小桃红的心思,反问道:“你是不是想问,婆婆为什么那么讨厌徐锐小子?”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小桃红便轻嗯了一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银花婆婆便轻叹一声,柔声道:“这事儿,说来可就话长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小桃红道:“反正现在才刚刚天亮,离奠基仪式开始还早着呢,婆婆你慢慢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银花婆婆的思绪开始进入回忆之中,幽幽地说道:“那得从四十多年前说起了,那时候婆婆也还是个年轻的姑娘,就跟你一样。” www.daocaorenshuwu.com

原来银花婆婆是土匪的女儿,打小就练就了一手好骑术加好枪法,年方十八就成了皖中有名的女豪杰,时任肥城知府几次派兵镇压,却被银花婆婆打得大败,肥城知府发现武的不行,就决定采取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