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0章 小小男子汉

梅县保卫战打到现在,已经持续了六个昼夜,小鬼子的步兵第一六一联队固然是伤亡惨重,但是罗忠毅从苏中军区带过来的特务团更惨!特务团从苏中过来时是一个满编团,足足有一千五百多人,可现在却只剩下不到两百人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这两百人中,有一半是伤员,罗忠毅参谋长也负伤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为了顶住小鬼子的疯狂进攻,梅县的守留人员已经全部动员,边区公署、县公署、妇救会、老人民兵队、甚至于儿童团,全都动员起来,还有工人纠察队、青训营的学员兵,也从鬼见愁驻地赶来,纷纷投入战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繁华的县城,早就已经成了血火燃烧的战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鬼子败退后,罗忠毅只是让战地卫生员简单包扎了一下左胳膊上的伤口,便开始巡视阵地,看望那些轻伤不下火线的特务团官兵。

www.daocaorenshuwu.com

看着那一张张年轻却疲惫的脸孔,再看着战士们脑袋上、胳膊上、大腿上甚至腹部包裹着的纱布,以及从纱布中渗出的血迹,罗忠毅便有些压抑不住胸膛里的怒火,他们特务团打得是如此之艰苦,徐锐却扣着一个主力团不让回援! daocaorenshuwu.com

三团的存在,也是昨天刘金标不小心说漏嘴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昨天战斗最激烈的时候,就连边区公署的工作人员都顶上了火线,而且一战下来,牺牲了十几个,这让刘金标感到十分痛惜,战斗之余忍不住发了几句牢骚,埋怨徐锐扣着何书崖的三团不让回援,以至于梅县的巷战打得如此艰苦。 稻草人书屋

刘金标言者无心,可罗忠毅听了后却十分生气。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徐锐什么意思?放着一个主力团不用,却把我们苏中军区的特务团往死里用?这是不拿我们打工的当人嘛!罗忠毅越想就越生气,恨不得现在就带着部队转身离开梅县,不过终究也只是心里边想想,真走却是绝对不会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走人不至于,但是胸中这口气却终究难以咽下。

daocaorenshuwu.com

罗忠毅恨恨的想,当这次反扫荡结束了,非得狠狠的敲徐锐一次竹杠不可,给徐锐开出的清单必须包括这些:七五野炮或者七五山炮十门、九二式步兵炮十门,八零或者六零迫击炮至少二十门、掷弹筒至少三十具!备弹五个基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除了大炮,还得有机枪,九二式重机枪至少五十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还有歪把子轻机枪至少一百挺,三八大盖至少五千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有子弹、手雷,也不多要他,来个五十万发子弹加一万颗手雷也就差不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到这里,罗忠毅忽然叹口气,他们苏中军区的特务团已经彻底打残了,徐锐就是给再多的物资,也再换不回来那一千多名老兵了,那可是中央红军从苏区转移后,从最艰苦的三年游击战争中打出来的百战精锐哪!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个狗日的徐锐,要是战后没有足够的表示,老子跟你没完!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罗忠毅气呼呼的想着,然后就看到了同样满脸疲惫,靠边废墟上休息的赛红拂。

www.daocaorenshuwu.com

看到赛红拂,罗忠毅胸中的怒气就稍稍变淡了一些,因为徐锐虽然扣下了一个主力团不让回援梅县,却也把所有能动用的武装人员调上了战场,都说青训营的学员兵是徐锐的宝贝疙瘩,可现在却也照样扛着步枪参加巷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仅如此,甚至连赛红拂都上了战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赛红拂不仅是徐锐的老婆,而且怀着五个月的身孕,都已经显怀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徐锐这小子还真是够狠的,宁可把怀着五个月身孕的老婆还有平时视若珍宝的青训营学员兵调上战场,也死活不愿意让闲着的那个主力团回来,他这是要干吗?心念至此,罗忠毅忽然心头一动,徐锐这小子是在积蓄力量,等着反攻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到这里,罗忠毅胸中的最后一丝怒气也烟消云散。

稻草人书屋

因为罗忠毅也是从十年内战当中打出来的老红军了,对于徐锐的做法并不陌生,以前中央苏区反围剿,无论局面有多么困难,都要扣着至少一个主力军团不动,为的就是等国民军露出疲态之时,打他们的反击,扩大战果!

www.daocaorenshuwu.com

徐锐这小子胃口还不小嘛,罗忠毅骂骂咧咧的想着,他这是要把鬼子大阪师团跟战车第八联队一锅端的节奏哪,娘的,要是真让徐锐这小子把这趟活给办成了,那大梅山军分区的好处可不得了,这不行,得向这小子索要更多好处才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到罗忠毅走过来,赛红拂赶紧起身,笑着打招呼:“罗参谋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别别别,白柔同志你坐着就好。”罗忠毅挥了挥手,示意赛红拂不用站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赛红拂真名叫白柔,在中统也就是青白团系统的代号是白莲花,赛红拂是她来到大梅山之后起的绰号,在不久之前赛红拂已经正式加入了共产党,她的真实身份对于罗忠毅这样的党内高层来说,当然就不再是什么秘密了。

daocaorenshuwu.com

罗忠毅掠了眼赛红拂微微隆起的肚子,说:“白柔同志,要不然你还是回去吧,这里交给我们就行了,只要我们特务团还有一个人在,鬼子就别想从这里跨过去,更别想威胁到我们身后的要塞,以及悬崖上的要塞炮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