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5章 合围

徐锐也确实没有辜负陈毅老帅的信任,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帖帖了。

daocaorenshuwu.com

其实,徐锐也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把各种可能跟韩德勤做了全面分析,或者说,就只是给了韩德勤三种不同的选择。

稻草人书屋

第一种选择,韩德勤可以继续选择跟新四军为敌,新四军或许会因此遭受重创,但是新四军也会反击,徐锐将会把蒋委员长所签发的密令公诸于众,完全可以想象得出来,届时全民军民以及全中国所有的媒体都会对蒋委员长及韩德勤展开口诛笔伐。

稻草人书屋

勾结侵略者,戕害自己同胞,这可是极大的污点!蒋委员长定会设法撇清自己,就极可能会把韩德勤揪出来当替罪羊,这几乎就是肯定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第二种选择,韩德勤也可以袖手旁观,不参与其中,但是不用徐锐提醒,韩德勤自己也能够想象得到,事后蒋委员长必定会生气,必定会对他进行秋后算账,届时,韩德勤最好的结果也只能是当个苏鲁战区的副总司令,被高高挂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第三种选择,就是老老实实的跟新四军合作,打鬼子,虽然这么做之后,蒋委员长仍旧会感到不高兴,但如果韩德勤真的在苏北战场打出了战绩,重创了第九师团,蒋委员长再是不高兴也只能够忍着,因为到那个时候,站在他韩德勤背后的是整个国家整个民族,蒋委员长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把他高高挂起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给出三种选择之后,徐锐就把韩德勤给放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余必灿的卫队排却被徐锐给扣下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韩德勤获得自由后,并没有立刻返回阜宁的司令部,而是径直来到了八塔镇的六十六旅的旅部,第三十三师下辖第六十五、第六十六两个旅,其中的第六十六旅装备最好,是第八十九军中战斗力最强的一个步兵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韩德勤经过权衡,选了第三条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比较有意思的是,韩德勤竟然没有怀疑过这一战能否打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在韩德勤赶到宝塔镇后没多久,三十三师师长贾韫山也到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贾韫山是来找第六十六旅的旅长刘栋斌兴师问罪的,因为早在今天早上的八点,贾韫山就已经下达了作战命令,命令六十六旅向南边新四军一个团驻守的钟庄镇发起攻击,可是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半天,六十六旅却毫无动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贾韫山怒冲冲的走进了第六十六旅的指挥部,大吼道:“刘栋斌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第六十六旅的一个参谋迎上前,刚想要说话,却被贾韫山一把推开来。 daocaorenshuwu.com

“滚!”贾韫山一把推开那个参谋,然后继续大吼道,“一个少校参谋,你没有资格跟我说话,马上让刘栋斌给我滚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贾韫山其实是在借题发挥,他就是想要找茬,因为刘栋斌是韩德勤的心腹,一贯只听从韩德勤这个军长的命令,对于他这个师长的命令却总是阳奉阴违,贾韫山其实早就看刘栋斌不顺眼了,只是碍于韩德勤才没敢发作。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可现在,却终于让贾韫山逮着机会了。

daocaorenshuwu.com

“混账,刘栋斌上哪去了?大战在即,他这个旅长却不在旅部,他想要干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去找,立刻去把刘栋斌给我找回来,你们告诉他,如果两分钟之内回不来,他这个旅长就别干了!还是趁早回家卖红薯去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贾韫山正说得高兴时,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却忽然从他身后响起:“呵呵,贾师长真的是好大的威风呢?” www.daocaorenshuwu.com

“嘎……”贾韫山便立刻嘎了一声,然后有些机械的转过身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却看到,韩德勤居然站在他的身后,脸上的神色也是一片阴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总座?”贾韫山的脑子一下有些转不过来,瞠目结舌地说道,“你怎么回来了?” 稻草人书屋

韩德勤的神情顷刻变得越发的阴冷,沉声说:“贾师长,你是不是巴不得我回不来,然后你好顺序接替第八十九军的军长职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是。”贾韫山被说中了心里想法,顺嘴就应了一句,不过话出口后才反应过来,站在他面前的是韩德勤,当下连连摆手说道,“不不,不不不,卑职没这个想法,卑职绝对没有这个想法,卑职是做梦都盼着总座能够平安归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行了,你们两个心里怎么想的我还能不知道?”韩德勤闷哼一声,又接着说道,“既然你过来了,那正好,也省得我再去三十三师的师部找你了,你这就给率部从永兴镇、蒲南乡迂回过去,向秋山支队的侧后发起攻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贾韫山闻言本能的掏了下耳朵,他很怀疑自己是听错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耳朵聋了吗?”韩德勤却又接着说道,“我让你率部侧击秋山支队身后!”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下贾韫山确信自己没有听错,却又怀疑韩德勤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当下小声的提醒韩德勤说:“总座,跟我们处于交战状态的是新四军,日军却是我们友军,我们怎可以放着敌人不打,却反而跑去偷袭友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