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1章 割土赔款

好半天后,宋子文才终于反应过来,冲徐锐叫道:“你疯了么?你怎么可以跟英国人如此狮子大开口?”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宋部长,你觉得这是狮子大开口?”徐锐说道,“我可不这么觉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宋子文说:“你要无条件收回公共租界和法租界,还要外国驻军留下所有武器装备,这还不算狮子大开口?” daocaorenshuwu.com

“这是很正当的要求好吧?”徐锐说,“上海原本就是我们中国的土地,西方各国凭什么在我们中国的土地上面驻军?我们凭什么就不能收回自己的国土?再一个,他们在我们的国土上作威作福这么多年,难道不该付出一点代价?”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这这,这,这这这这……”宋子文哑口无言,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好半天后,宋子文才愤然说,“你这样做不仅会彻底得罪英国政府,还会把态度相对温和的法国政府、美国政府也一并得罪,到时候局面可就真的无法挽回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锐哂然说道:“法国政府和美国政府的态度难道就很重要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什么?”宋子文瞠目结舌的道,“你这,简直就是无知无畏,你完全不懂国际政治是个什么概念,你完全不知道其中利害,你以为国民政府就不想收回上海租界?你以为国民政府就不想赶走中国土地上的外国驻军?但是我告诉你,事情并不是那么容易,在我们中国还没有足够强大之前,这么做只会招致灭顶之灾。”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徐锐哂然说道:“宋部长,我看你是跪久了,都忘了怎么站起来当人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说什么?”宋子文白皙的脸上流露出一抹罕见的羞愤之色,这个该死的大兵,居然敢嘲弄他跪久了,久到甚至忘记了怎么站起来当个人,这让他这个堂堂部长情何以堪?不过说真的,在面对西方列强时,宋部长真的很没自信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锐却再不理会宋子文,扭头对王天木说:“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把我们孤军营的答复转告重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天木的脸色立刻黑了下来,太过分了吧!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娘的,老子怎么也是堂堂军统上海区长,可你小子却拿老子当个小喽罗般使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无论内心有多气愤,王卫木还是只能把这口气暂且咽下,小子,且由得你猖狂一段时间,过了这段,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孤军营,哼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目送王天木的身影远去,徐锐又扭头对宋子文说:“宋部长,吃面。”

daocaorenshuwu.com

“我刚说了,没有胃口。”宋子文闷哼一声,又说,“还有,你到底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叫你司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司令?”徐锐道,“他们瞎叫的,我就一无名小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孤军营站稳脚跟并发展壮大之前,徐锐并不打算公开他的身份,因为根据影子所提供的情报,日本天皇裕仁以及日军大本营的一些高官,已经视他为死敌,徐锐如果这个时候公开身份,立刻会招致小日本的疯狂报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说,这个时候徐锐绝不能够公开他的身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事实上,在整个孤军营,也只有谢元、杨瑞以及叶铭等几个人知道徐锐的身份,甚至连谢长庆等几个连长都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而只知道徐锐是共产党派来的一个司令,是专门领导他们在上海市区抗战的。

daocaorenshuwu.com

“无名小卒?”宋子文哼声说,“不想说就算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宋部长无论如何要吃点,要不然把你饿坏了,我可没法向蒋委员长交待。”徐锐说完又将面往宋子文面前推了一推,然后站起身离开了,目送徐锐的身影远去,宋子文犹豫了一下,还是端起面碗,吃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再说徐锐,出了宋子文的宿舍,迎面就遇到了谢元和杨瑞。

daocaorenshuwu.com

谢元和杨瑞刚才就在宿舍外面,也听到了徐锐跟宋子文还有王天木的对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元跟着徐锐,一边往楼下走,一边忧心忡忡的说:“司令,这么做能行吗?我怎么觉得宋部长说的在理,你这么狮子大开口不仅会彻底激怒英国人,甚至连法国人还有美国人也会被激怒,到时候,就连中间斡旋的人都找不着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在谢元的面前,徐锐就不能再玩虚的了,当下说道:“谢营长,你做过生意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做生意?”谢元摇了摇头,茫然说道,“没有做过,这事跟做生意有关系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然有关系。”徐锐笑道,“我们现在跟英国人就在谈生意啊,既然英国人通过美国人让我们先开价,我们跟他们客气啥,当然必须得漫天要价,然后美国人再坐地还价,然后我们再一点点的降价,最终再达成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价格。”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原来是这样。”谢元恍然道,“那司令,你能给我透个实底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杨瑞也忍不住说道:“是啊,也好让我们心里能有个底,要不然,弟兄们的心老这样悬着,他也不是个事,你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