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8章 大幕拉开

巡捕营在租界西区搞出这么大动静,很快就惊动了日本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影佐祯昭昨天晚上跟徐锐谈完工作后,就住进了海军医院,不过今天一上午,不断有眼线来向他报告发生在租界西区的治安严打,影佐祯昭意识到事态非同寻常,在海军医院就再也呆不下去,当即就乘车回到了中村机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回来,影佐祯昭就找到中村俊向他报告租界西区的严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严打?”中村俊哂然道,“无非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借机立威而已。”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作为一个高级间谍,中村俊很容易就能猜到这是徐锐所为,徐锐借助巡捕营之手在租界西区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背后肯定有所图,而且所图绝对不小!不过作为一个有着很高职业操守的间谍,中村俊却必须对此不闻不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影佐祯昭却摇摇头,说道:“可是,从严打的力度看,像是动真格的,因为遭到严打的不仅只是街头的小混混,甚至连青帮的帮众也在严打之列,黄金荣的徒弟,青帮四大金刚之一的林天羽,也让巡捕营抓了,为此黄金荣都闹到了租界工部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吗?”中村俊哂然说,“这么说巡捕营还真打算整顿租界的治安,不过,他们想的也未免太天真了,上海的治安,岂是靠着严打就能搞好的?” 稻草人书屋

中村俊这么说其实也没错,因为上海治安差的根据就是租界,只要租界还在,上海的治安就绝对好不了! daocaorenshuwu.com

影佐祯昭说:“将军阁下,我担心的是,巡捕营这么做,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稻草人书屋

“阴谋?”中村俊摇头说,“影佐君,我知道你是搞特工出身的,怀疑一切是你的职业习惯,不过,你也不能够什么事情都怀疑,要不然我们中村机关根本忙不过来嘛,毕竟我们的人力物力,还有精力都是有限的,是吧?”

www.daocaorenshuwu.com

“哈依。”影佐祯昭顿首说,“让将军阁下费心了。” daocaorenshuwu.com

顿了顿,中村俊又接着说道:“对了,影佐君,还有个事,刚刚关东军司令植田大将阁下发来电报,催促我们将之前三个月的鸦片款项付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关东军在东北大肆种植并提炼鸦片,上海就是其倾销之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事实上,鸦片销售的收入已经成为关东军的主要军费来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影佐祯昭皱了皱眉说道:“将军阁下,不是说好了半年一结的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村俊摆了摆手,说道:“影佐君你不知道,这半年多来,石原花钱如流水,植田将军也顶不住了,所以才会催着我们结清货款。”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关东军在大肆扩充装甲部队,而且新上马了几条火箭筒的生产线,所以急需要用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我们这也不宽裕啊。”影佐祯昭皱眉说,“支给华中派谴军的经费都还没有付清,皇协军更是已经三月没支饷了,要是再拖欠下去,我担心皇协军会闹兵变,所以,我们自己用度都十分紧张,又哪有多余款项支付给关东军?”

www.daocaorenshuwu.com

中村俊说道:“华中派谴军的经费先欠着吧,至于皇协军的军饷,就让中储行增发一千万中储券先顶着,大不了到时候再收回来,但是,关东军眼下可是正在节骨眼上,千万不能够断了他们粮饷,你还是尽快想想办法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影佐祯昭说:“那就只能够加征商税了,可是现在正月都还没出,就已经先后加征过两次商税,再加征,我都找不着什么借口了。” daocaorenshuwu.com

中村俊说道:“找什么借口,你就直接说是明年的商税!”

www.daocaorenshuwu.com

两人说话间,河本亮太走进来报告说:“将军阁下,梁桑过来了。”

稻草人书屋

中村俊便对影佐祯昭说道:“影佐君,梁武义找你一定是有急事,你快去吧,另外千万别忘了那事,尽快结清关东军的鸦片款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哈依,那卑职就先告辞。”影佐祯昭重重一顿首,然后吊着胳膊回了自己办公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影佐祯昭见到了梁武义,不过,这次梁武义却是没有再煮茶了,因为影佐祯昭已经把那套价值不菲的紫砂壶茶具收起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到影佐祯昭进来,梁武义也就是徐锐立刻起身说:“大佐阁下,不知道你听说没,巡捕营正在租界西区搞治安严打,可热闹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也是刚刚听说。”影佐祯昭说道,“梁桑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佐阁下,我还真有点小小的想法。”徐锐低声说,“我不管巡捕营是出于什么目的搞的严打,反正我只知道,巡捕营是皇军的敌人,他们是皇军的敌人,那也就是我们和平促进会特务处的敌人,所以,他们越是想要做什么,我们就越要搞破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停顿了一下,徐锐又说道:“他们想搞严打,我们就要搞反严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反严打?”影佐祯昭眼睛一亮,饶有兴致的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从徐锐话里,影佐祯昭敏锐的发现了一个机会,一个不用加征商税就可以筹措到支给关东军鸦片款项的好机会!如果搞好了,这次不仅可以一次性结清拖欠关东军的鸦片货款,甚至还能有所盈余,说不定拖欠华中派谴军的经费也能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