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0章 遗书

一排长赵龚回到驻地就把全排的战士都召集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前文说过,淞沪独立团是一个加强团,名义上是团,其实差不多就是一个师的建制,所以底下的单位,相应的也要往上拔高一级,比如说赵龚,名义上只是个排长,但其实过的就是连长的日子,手下足有一百二十多号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按照条令,共产党的部队,团级以上单位配备政委,营级单位配教导员,连级单位配指导员,但是连级再往下就不再设党支部了,但是淞沪独立团的情形太过特殊,所以党支部一直设到了排级,每个排都派驻一个党代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二营一连一排的党代表名字叫李迎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迎庆是个老党员了,以前就是上海地下党的党员,加入淞沪独立团后,就被派来跟赵龚搭档,担任一排党代表,赵龚脾气火脾,但是李迎庆的脾气却是绵里藏针,赵龚敢打敢冲但是神经大条,李迎庆却心思缜密,两人配合十分默契。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赵龚一回到一排驻地,就立刻把情况跟李迎庆说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迎庆是一名老党员,共产党的作风就是以身作责,所以对于这种任务就更不可能有抵触心理,当下便点头说道:“行,我这就召集全排指战员开会,然后写遗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片刻之后,全排一百二十多名指战员便在驻地操作上集结,黑压压一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龚大步走到队列前,冷浚的目光从全排战士脸上扫过去,大声地说道:“弟兄们,团长和营长说了,此去宝山,是一个必死的任务!但我要说的是,咱们淞沪独立团的弟兄,全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都死过一次的人了,难道还会怕死?简直是扯淡!”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停顿了下,赵龚又说:“弟兄们,我跟你们说,死没什么可怕的,无非是眼睛一闭,然后就到了地下,但就算是到了地底下,咱们也还要接着干鬼子,不干得小鬼子哭爹喊娘,咱们都不能算一个真正的鬼,你们说是不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一百多指战员轰然应喏,神情热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龚又把目光转向李迎庆,说道:“现在请党代表做指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完,赵龚就走到了一边,李迎庆上前一步站到了队列前,说道:“同志们,我这里没什么指示,我就只想说一句话,党和人民绝不会忘记你们今天的牺牲,后世子孙也绝不会忘记你们在今天所奉献出的一切!”

www.daocaorenshuwu.com

说完,李迎庆便走到了一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龚又走回到队列前,说道:“行,现在可以回去写遗书了,遗书写好之后,交党代表统一保管,如果这次还有命回来,党代表自然会把遗书还给你们,如果回不来了,这份遗书就会寄回你们老家,没什么卵用,但好歹对你们的家人有个交待。”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遂即队列解形,一百二十多指战员纷纷回到营房,准备写遗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是写遗书,但其实真正执笔写遗书的也就那寥寥几个人,因为这个年代的军人大多都是扁担倒了不知道是个一字的文盲,让他们写遗书?还是趁早歇了吧,所以,只能是这些大头兵口述,然后由识字的战士代写。 daocaorenshuwu.com

李迎庆是一排仅有的那几个识字的指战员之一,而且是文凭最高的那个,所以聚集在李迎庆面前,要求代写遗书的战士也是最多,足足有三十多个人!李迎庆甚至连晚饭都没顾得上吃,一直写到深夜十点多,才终于写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活动了一下发酸的手腕,李迎庆就准备起身去食堂吃晚饭,心里却想道,今天的这顿晚饭也真是够晚了,不过一想到能帮助那么多战士留下一封遗书,那也是值了,不过,就在李迎庆转过身来时,却发现有一个战士呆呆的站在窗前,一直看着窗外的夜色。

daocaorenshuwu.com

李迎庆定睛一看,却是一班战士李蛋,李蛋不是伤愈归队的国民军老兵,但也是最早参加淞沪独立团的一批,先后参加过与第九师团的巷战,以及江湾、罗店之战,已经算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老兵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李迎庆略一回想,便想起来李蛋还没有留下遗书。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当下李迎庆问道:“李蛋,你为什么不按规定写遗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蛋便转身回头,神情木然地说道:“写遗书做什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写遗书做什么?”李迎庆听了不免微微一窒,又说,“之所以写遗书,当然是为防万一,万一你在战场上牺牲了,你的父母也能及时知道消息,从今往后,你人虽然不能再在父母膝前尽孝了,但是这封遗书却可以一直陪伴着你的父母,有朝一日,如果你的父母思念你了,就可以拿出遗书看看,也算是……有个念想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蛋摇了摇头,闷闷的回答道:“可我没有父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有父母么?”李迎庆神情一黯,又接着问道,“那兄弟姐妹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李蛋继续摇头,又说:“我也没有兄弟姐妹,自从我记事的那天起,我就是一个人,困了睡荒山野岭,饿了就向人家讨点饭吃,有时候讨不到饭就只能饿肚子,我记得有一次,一直饿了好几天,饿到实在没有力气走路,倒在了路边,然后遇到了老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