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0章 最后一天

半小时后,九条忠清被人抬到了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联队部,近卫信玄和三条恭辅在看到这惨象之后,当时就气得鼻子都歪了。 稻草人书屋

这是挑衅,这绝对是对他们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最严重挑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近卫君。”九条忠清直勾勾的看着近卫信玄,哀求道,“杀了我,求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近卫信玄的脸上露出一抹痛苦之色,犹豫了下,却终于还是拔出军刀照着九条忠清的心脏处刺了下去,心脏被刺穿,九条忠清轻呃了一声,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不过脸上却露出了解脱之色,对于他来说,死了才是最好的解脱。

daocaorenshuwu.com

八格牙鲁!三条恭辅咬牙切齿的道:“近卫君,我们必须报复,这事没完!”

daocaorenshuwu.com

当然没完!还从来没有人敢向我们近卫步兵联队发出这种挑衅,这个场子要是不能够找回来,我们近卫步兵联队的脸该往哪搁?近卫信玄咬牙切齿地说道:“八嘎,宝山城内的支那人,一个都别想活,统统得给九条君陪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仅是宝山城!”三条恭辅咬着牙关说,“还有上海,全上海的支那人,都得给九条君陪葬,全上海所有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说这个太早了。”近卫信玄却摆了摆手,又道,“天就快亮了,我们还是想想该如何尽快拿下宝山城,再拿下吴淞炮台,才是正经!”停顿了下,又说道,“三条君,恐怕只能劳烦你暂时代理步兵第一大队的大队长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条恭辅重重顿首应道:“哈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小时后,天色就亮了,鬼子海军的舰炮群及航空兵的轰炸机群,再度开始了对宝山县城的狂轰滥炸,四十分钟后,近卫步兵第一联队所属的步兵第一大队,便再一次向二营控制的宝山城东区域发起了猛攻,战斗从一开始便进入白热化。

www.daocaorenshuwu.com

三条恭辅这个小鬼子也是发了狠,命令部队不计代价的往前进攻。

www.daocaorenshuwu.com

不过很遗憾的是,对面的淞沪独立团二营的战斗力并不比鬼子差,而且还有狼牙狙击手助战,所以,尽管小鬼子也有小鹿原大队的十几个狙击手助战,可是猛攻了整整一天,却还是没办法占领宝山城东区域,反而损失了足足五百多个鬼子兵。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傍晚时,二营甚至还打了个反击,几乎将剩下的鬼子全歼,幸好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另外两个步兵大队及时的赶到,这才避免了步兵第一大队被全歼,但既便这样,近卫步兵第一大队也基本上被打残,整个大队全加起来也只剩不到两百人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不过,对面二营的伤亡也很大,刚开进宝山县城时的一千五百多官兵,到现在已经只剩下不到五百号人了,减员超过六成!如果按照西方人的标准,这个部队不仅已经完完全全丧失战斗力,甚至于可以撤销编制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对于中国军人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事实上,在抗日战争中,无论国军还是国军,在减员超过九成的前提下,仍然坚持战斗可谓是常态,为了国家民族,全员战死也不鲜见,正是因为中国军人的这种前赴后继的无畏牺牲,才最终赢得了艰苦的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一夜无话。 daocaorenshuwu.com

又到了第二天的上午,小鬼子再次出动工兵修复了泗塘河桥,并且出动了一个步兵大队的兵力,从南门迂回过去,完成了对宝山县城的合围,并且,迂回过去的鬼子还出动一个步兵中队,向吴淞炮台发起了试探性攻击,却遭到重创。

daocaorenshuwu.com

对吴淞炮台的试探性攻击遭到重创后,小鬼子便立刻缩了回去,全力围攻宝山县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到了现在,小鬼子也终于是看清楚了,在没有彻底占领宝山前,他们不可能心无旁骛的进攻吴淞炮台!于是乎,近卫步兵第一联队便集中了几乎所有兵力,从四个不同的方向,同时向二营发起猛烈进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是一天激战下来,二营的防区已经缩小到了方圆不足两百米,用小鬼子的话来讲,子弹都可以打穿几个来回!这时候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小鬼子海军的舰炮群还有航空兵终于没有了用武之地,现在只能凭借步兵进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入夜之后,宝山战场再次沉寂了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战场上下来,吴亮连水都顾不上喝,就直接来了安置伤员的小院。

www.daocaorenshuwu.com

因为宝山被四面合围,今天的伤员没办法再像往常一样运回到上海,所以只能暂时安置在一栋小院里,由于没有军医也没有药品,所以几十个伤员只能够简单的清洗一下伤口,然后就包扎起来,至于会否落下残疾什么的,已经是顾不上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既便这样,也有一些重伤员没能撑住,很遗憾的牺牲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探视完了伤员,吴亮就显得格外沉默,心情也有些低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初向徐锐领命之时,吴亮是做好了全员牺牲的心理准备的,但是,当他看到这些生死与共的好兄弟死在自己的面前,还是免不了心疼,情绪低落,吴亮找了一个没人的角落,从口袋掏出了一个皱巴巴的烟盒,再从中掏出一支皱巴巴的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