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1章 追踪秘术

五分钟之后,小鹿原俊泗一行二十余人就下到了崖底。 稻草人书屋

朝比奈清也跟着下了悬崖,此刻就耷拉着脑袋站在小鹿原的身后,这次人质被救走可以说都是她的责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佐阁下。”朝比奈清自责的道,“这都是我的责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责任的事以后再说。”小鹿原俊泗霍然举手,打断了朝比奈清,又说道,“当务之急是尽快追上,并且截住人质,绝不能让她们给跑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大佐阁下放,他们跑不了!”朝比奈清自信的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说完,朝比奈清便趴倒地上,像母狗一样对着地面上一通猛嗅,然后起身指着其中一个方向说道,“大佐阁下,他们往这边跑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小鹿原俊泗便立刻顺着这个方向追了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于朝比奈清的追踪秘术,小鹿原俊泗是很相信的,在这之前,他也已经不止一次见识过她的追踪秘术,简上比猎犬的鼻子都还要灵!记得有一次在长白山中拉练,朝比奈清愣着凭着空气中残留的气味猎到了一头西伯利亚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直到上了路,小鹿原俊泗才终于有时间问朝比奈清:“刚才发生了什么?” www.daocaorenshuwu.com

朝比奈清便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讲了,小鹿原俊泗听完之后,浑身的汗毛便在顷刻之间竖了起来,他瞬间就意识到,是徐锐到了!也只有徐锐能够无声无息的侵入上千日军的重重包围之中,然后无声无息的救走他的妻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小鹿原俊泗还是继续问道:“那人长什么模样?”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朝比奈清形容了一下,小鹿原俊泗发现与他记忆中的徐锐的样子不太像,不过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因为特种部队善于化妆,徐锐前来救人之前,想必也是化过妆的,要不然朝比奈清也是见过徐锐的照片的,绝对不至于认不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鹿原俊泗已经确定,这个人就是徐锐无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下又回头对身后随行的二十多个特种兵说道:“诸君,前来救人的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我们的终极目标——徐锐!所以,从现在开始,大家都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务必不要给徐锐任何可乘之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说是徐锐来了,二十多个鬼子特种兵顿时间心头凛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自从加入特战大队的第一天开始,徐锐这个名字,就像影子始终追随着他们,他们所做的一切努力,似乎都只是为了打败这个最强大的敌人,此前在上海,他们也曾经跟这个终极对手交过手,结果是,所以跟他照过面的人全都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现在,这个恐怖的敌人已经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感到到了手下心中的凝重,小鹿原俊泗又接着说:“不过,你们也不必太紧张,这次徐锐只是孤身一人前来,不知道为什么,狼牙并未随行!更何况,徐锐现在还有一个伤员和一个婴儿需要照顾,十成战力最多发挥出一两成,所以我们机会很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哈依!”朝比奈清和二十多个鬼子特种兵,闻言便齐齐顿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幽深的山谷,茂密的丛林,到了这里已经完全没有道理可走了,但是这难不住徐锐这个从二十一世纪穿越回来的兵王,只凭一个人的力量,当然不可能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但是徐锐可以通过别的办法来实现。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两个小时后,徐锐搀着赛红拂来到一处山涧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赛红拂原本就已经很虚弱,刚才下了山崖之后,身上又挨了鬼子一枪,虽然没有伤着要害,但因为不能立刻停下包扎,而是直到跑出一定距离之后才有机会包扎,所以又流了不少血,所以这时候,赛红拂已经十分虚弱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太虚弱,赛红拂已经没办法自己走道,只能够由徐锐搀扶着走,既便这样,她也还是累得娇喘吁吁,俏脸煞白,额头还有鼻尖更是渗出豆大的冷汗,走到这处水涧边,赛红拂便实在走不动了,徐锐便只好停下来休息一会。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也正好,一方面红果儿已经饿得哇哇叫,另一方面徐锐也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清除一下两人的痕迹,既便无法长时间的骗过小鬼子,但是哪怕只是骗过他们几分钟也是好的,因为几分钟也足够他们逃出好远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下徐锐对赛红拂说:“小白,你先给果儿喂奶,我去扫下尾。”

daocaorenshuwu.com

赛红拂轻轻嗯了一声,从徐锐怀里接过了红果儿,然后当着徐锐的面解开了衣襟,开始给女儿哺乳,徐锐却已经顺着原路转了回去,开始仔细的扫除两人经过后留下的痕迹,一些实在无法清除的痕迹,则尽可能的伪装成山中走兽经过后的痕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花了一刻钟时间,徐锐将之前一千米的痕迹全部清除,然后又在另外的一条山涧里制造了一些假象,忙完这一切,徐锐又回到之前的山涧边,却发现红果儿早已经在赛红拂的怀里熟睡了过去,赛红拂也已经洗过脸,看上去精神要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