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8章 诱歼

距离河滩大约千米外,另有一片茂密的芦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这片茂密的芦苇中,静静的卧着骑七营的三连跟四连,人衔枚,马套嚼,两百余骑竟是没有发出一丝噪音,只有风吹芦苇,哗哗作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次伏击,由五连下马担纲主攻,三连跟四连负责收拾残局,也就是追杀残敌!是的没错,程鹿鸣、赵昊还有李峥嵘他们料定了鬼子骑兵将会遭受惨败,但是并不是所有的骑七营官兵都这么想,项大龙和项大虎兄弟俩就不觉得骑七营能够打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项氏兄弟是昨天晚上才刚投降的伪蒙军降兵,顺便再说一句,兄弟两个虽然在伊克昭盟的伪蒙军骑兵第一师当兵,但其实并不是蒙古人,而是汉人血统,他们父亲年轻时,从山西运城走西口来到伊克昭盟,进了一家牧场当伙计,因为手脚勤快,再加上嘴巴又甜,便被牧场的蒙族东家招赘为女婿,然后就有了兄弟两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项氏兄弟虽然有一半的汉人血统,但是自幼的生长环境却与蒙族人一般无二,都是在马背上长大的,而且由于家境还过得去,兄弟两个不仅是骑术高超,箭术也是了得,还从一个江湖老把式那里学了一身过硬的身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从军后,兄弟俩很快就凭着一身过硬的本事当上了骑兵连长,在整个骑一师,兄弟两个也就比巴特稍微差了一点,而且他们俩跟巴特还是打出来的交情,昨天晚上要不是巴特特意找他们说项,兄弟俩还真未必肯归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不过,兄弟两个是口服心不服。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跟巴特一样,项氏兄弟也听说过徐锐和狼牙的大名,但是他们不像巴特那么实诚,项氏兄弟两个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角色,徐锐和狼牙的名声就算吹到天上,他们也不信,除非亲眼看到过徐锐或者狼牙大队的表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人说了,狼牙大队兵不血刃拿下伊克昭盟这一仗,难道还不算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项氏兄弟还真觉得这不能算什么,因为他们没防备,所以才让狼牙大队钻了空子。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项氏兄弟就是不服气,对于眼前这一仗也不看好,都觉得骑七营要在鬼子骑兵手下吃大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会,兄弟两个就凑在一起悄悄的说风凉话。 daocaorenshuwu.com

项大龙说:“老二,你觉得这一仗咱们能赢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赢?”项大虎噗的吐出嘴里咬着的一枚草径,不屑的道,“痴人说梦。”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也觉得悬得很。”项大龙点点头说,“鬼子这次追过来的可是一整个骑兵中队,要是正面交锋,就算是咱们骑七营全上也未必能够打赢,可是姓程的倒好,居然只留下一个骑兵连去对付鬼子,却让我们两个连埋伏在这,这他娘的算咋回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项大虎说:“姓程的不是说了么,让我们最后出去收拾残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收拾残局?也对!”项大龙鄙夷的道,“不过,可不是收拾鬼子的残局,而是收拾骑五连的残局,真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居然狂妄到以为,仅凭一个骑五连就能够打败鬼子一个骑兵中队,老天,那可是一个中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实,伪蒙军跟鬼子是交过手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年多之前,以王英为首的各路绥远土匪组织了一支军队,打着大汉义军的旗号,加入到伪蒙军的序列,却在绥远抗战中被傅作义三十五军打得大败,在溃败途中,大汉义军故态复萌连鬼子都抢,结果被鬼子顺手就给灭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面对鬼子骑兵的冲锋,大汉义军就跟纸糊似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一战给项氏兄弟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此后,兄弟两个又配合鬼子的骑兵第四旅团跟骑七师打过几仗,对鬼子骑兵的忌惮就更深,所以,他们才会觉得,程鹿鸣只留下一个骑兵连伏击鬼子一个骑兵中队,根本就是在找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兄弟两个还是见识浅,只知道骑兵冲起来厉害,却不知道骑兵其实有致命的缺陷,只要抓住骑兵的缺陷,少量步兵就能轻松击溃大量骑兵。 www.daocaorenshuwu.com

两人正窃窃私语时,一个身影忽然出现在近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兄弟两个抬头一看,便只见程鹿鸣站在两米外,正用冷冷的眼神看他们,兄弟两个便赶紧闭上嘴,末了又把芦苇杆咬嘴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后,前方地平线上忽然传来了隆隆的马蹄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项大龙、项大虎兄弟俩下意识的抬起头往外看,透过芦苇叶之间的缝隙,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队骑兵正慌里慌张跑过来,看他们身上穿的军装颜色以及样式,就知道这肯定是负责诱敌的骑五连,看到这一幕之后,兄弟两个的心情便立刻紧张了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牢骚归牢骚,不服归不服,但是项氏兄弟内心还是希望骑七营能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不过现实是十分残酷的,在项氏兄弟以及骑三连、骑四连两百多官兵的注视下,骑五连的一百多溃兵跑进了河滩里,然后很快发现,战马陷入河滩淤泥之后,根本走不快,而在身后来时的方向,地平线上却已经出现鬼子骑兵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