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7章 比武

埋怨完了,朱可夫一低头又看到了已经被徐锐捆成粽子的狼王,看到这样,朱可夫便立刻猜到了徐锐的意图,当下摇摇头道:“徐上校,野狼是很难驯服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徐锐便抓住机会,一语双关的道:“在我们中国人的信仰里,只要你努力,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夸父能追日,后羿更能射日,甚至就连愚公也可以移山,跟这些相比,驯服区区一头野狼又算得了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锐这话并没有瞎说,这个也是中华文明区别于别的文明的一个显著特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别的文明,无论是古印度文明、古埃及文明或者古希腊文明,甚至现代西方文明,崇尚的都是对神祇的绝对的服从,而唯独中华文明的典籍里,却记录了大量的与神祇相抗争的神话故事,比如夸父追日,比如后羿射日,比如愚公移山,姜子牙区区一介人类,甚至敢于分封天神,这在西方神话里简直不可想象。

daocaorenshuwu.com

换句话说,别的文明遵循神的旨意,做神允许的事,唯独只有中国人不相信鬼神,而只相信人定胜天!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跟来的俄国女翻译确实在东北呆过,居然听说过徐锐说的这几个神话故事,所以原原本本的翻译给了朱可夫听,听完转译之后,朱可夫立刻面露哂然之色,他岂能听不出徐锐的言外之意?这是在借驯化野狼为由头展示他们的决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次谈判,他们中国人一定会不达目的不罢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下朱可夫也是不失时机地说道:“徐上校,请恕我直言,人还是应该理智一些,有些明知没有希望成功的事,还是不要盲目坚持的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朱可夫也言有所指,让徐锐不要对这次谈判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锐自然也能听懂朱可夫的隐语,当下说道:“朱可夫将军,要不然我们打个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打赌?我们斯拉夫人不好赌博。”朱可夫摇摇头,毫不犹豫拒绝了徐锐的提议,遂即又接着说道,“不过我们斯拉夫人好战,徐上校,正好现在狼群已经被我们给赶跑了,雪夜天夜,反正也没什么事,不如我们之间来场比武怎么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锐提出来赌博定输赢,朱可夫拒绝,并提出比武定输赢。 daocaorenshuwu.com

这下却正中徐锐的下怀,当下便欣然应允道:“好啊,不过怎么个比法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朱可夫眸子里掠过一抹狡黠之色,说:“比三个项目,先射击,然后摔跤,再然后比赛骑术,每个项目双方各派出三名士兵,最后再计算总成绩,哪方赢得其中的两个项目,便算胜出,徐上校,你觉得这样还公平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朱可夫还有最后一句话没说出来,这句话就是,输的一方必须在谈判中做出让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徐锐听出了朱可夫的隐语,而且对此并无意见,因为他非常确信,狼牙将会毫无悬念的赢得这场比赛,当下点头说道:“这个比法非常公平,我们没什么意见。”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非常好。”朱可夫微笑道,“那么我们就开始挑选参与比赛的选手吧,哦对,先得把比赛场地给清理出来,这些肮脏血腥的野狼尸体得首先清理掉。”说完,朱可夫又扭过头对沙赫斯基大吼道,“沙赫斯基,赶紧带人把这些尸体都清理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将军阁下。”沙赫斯基答应一声,赶紧带人开始清理狼尸。

www.daocaorenshuwu.com

很快,营地便已经清理出来,沙赫斯基甚至还让士兵在营地四周插满了火把,使得整个营地一片通明,就跟在白天似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第一个比赛项目是射击,徐锐不屑于亲自出手,选了冷铁锋、钻山豹和地瓜,朱可夫也从警卫连选了三名苏军士兵,为了尽可能保证公平,双方交换了枪械,狼牙队员使用苏军的莫辛纳甘步枪,而苏军士兵使用毛瑟狙击步,当然,瞄准镜是拆掉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朱可夫选的这三名苏军士兵都是警卫连里有名的神枪手,而警卫连的士兵又都是从远东方面军的几十万大军挑选出来的,可说是万里挑一,所以对于接下来的射击比赛,朱可夫可说是信心满满。 daocaorenshuwu.com

因为自信,朱可夫大方的道:“徐上校,具体怎么比法,由你来定。”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徐锐笑道:“我听说在俄罗斯有种游戏,叫做俄罗斯轮盘赌,要不,我们就效仿俄罗斯轮盘赌怎么样?你的士兵和我的士兵相隔两百米站成两排,面对面射击顶在对方头上的雪球怎么样?这样更能考较一名射手的心理素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听这话,朱可夫和所有的苏军士兵都变了脸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相隔两百米互射对方头上的雪球?这黑灯瞎火的,尼玛,这的确很考较一名射手的心理素质,问题是这么玩法,枪法更好心理素质更出众的一方明显吃亏啊,这种亏本的买卖坚决不做,当下朱可夫脸肌抖了抖,说道:“徐上校,要不还是换个别的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将军阁下别介意,我就是开个小玩笑而已。”徐锐笑笑,又说道,“那就打靶吧,正好这里有现成的野狼尸体,那就隔着一定距离射击狼尸,最后只要清点一下野狼尸体上的弹孔就能知道结果,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