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0章 营救行动

除了负责警戒的邹超,十几个狼牙以及乌兰托娅在火堆边围坐成一圈,对着被钻山豹烤得外酥里嫩的烤全羊大快朵颐,空气里飘散着浓郁的孜然香味以及肉香味,要说狼王感受不到这些香味,那是绝无可能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锐拿匕首戳着一片羊肉,一边津津有味的吃,一边拿眼睛光余光看着狼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狼王依然还是像之前那样蔫蔫的匍匐在笼子里,一对眼皮也耷拉下来,仿佛对发生在它面前的这场盛宴全不在意,观察了足足有一分多钟,就在徐锐快要绝望时,忽然发现狼王那对竖起的耳朵微微动了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再然后,徐锐便听到了一声隐隐约约的咕嘟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声咕嘟声虽然极轻,但是徐锐却听得很真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在一边给赤兔喂热马奶的冷铁锋也是听到了,讶然的回头看了过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徐锐便很隐蔽的给冷铁锋打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再指了指笼中的狼王,显然,刚才的这一声咕嘟声,就是狼王发出的,是它咽口水的声音!在连续近距离观摩了十几名狼牙队员享用晚餐之后,狼王终于不可避免的形成了条件反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要有了反应那就好,后面的事情也就好办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当下徐锐拿匕首从烤全羊身上切下了半边羊腿,然后扔进了铁笼子里。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要是搁以前,狼王绝对是眼皮都不会抬一下,但是这次,这畜生却是破天荒的抬起了眼睛,用一对无神的眸子盯着近在咫尺的羊腿,漆黑的鼻翼也是微微翕动了下,虽然幅度非常小,但是徐锐和狼牙队员们却看得清清楚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锐打了一组战术手语,十几名狼牙队员会意,便纷纷抱着手里的羊排或者羊腿猛啃了起来,而且还故意叭唧嘴巴,发出很大的响声,此举当然是为了引发野狼王更加强烈的条件反射,让它分泌更多的唾液以及消化酶。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地瓜这厮更是坏到极点,抱着小半条羊腿,故意蹲到铁笼边,一边大口咀嚼一边连连地说道:“嗯,好吃,好吃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今天这羊排确实烤得不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豹子,手术有长进啊,明天继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奶奶的,真希望每天都有烤羊排吃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其余的狼牙队员也是纷纷附和,没口子称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地瓜啃完了手中的羊腿,又将沾在手指上的油渍吮得干干净净,而且吮的过程中不停的发出啧啧的声响,再一扭头,装做才发现铁笼子里的半条羊腿似的,喜孜孜的道:“咦,这里还有羊腿?不吃别浪费啊,我吃……”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一边说,地瓜一边便伸手来抓那羊腿。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换成是以前,地瓜抓了羊腿也就抓了,狼王绝不会有半点反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这次,就在地瓜的手将将要碰到羊腿的瞬间,原本显得精神萎靡的狼王却猛然昂起了狼头,长吻的上嘴唇也向上微微翻起,瞬间就呲出了两排白森森的獠牙,同时喉咙深处也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嘶吼声,竟然是不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呃……”地瓜便赶紧缩回手,说道,“不让就不让,你说一声就是了,凶什么凶?真是的,我不吃你的还不成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完,地瓜的手也收回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随着地瓜的右手的收回去,刚刚露了一下峥嵘的狼王便立刻又萎靡下来,一颗硕大的狼牙也重新耷拉下来,再次恢复之前那副蔫蔫的样子,不过,这畜生依然没有碰一下近在咫尺的那条羊腿的意思,颇有副宁死不食嗟来食的架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是,徐锐却知道这畜生已经从心理上屈服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嗳,今天吃得可真饱,吃饱了,就该睡觉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完,徐锐便起身走了,转眼间,十几个狼牙便已经走得一个不剩,火堆边便只剩下一个铁笼子孤伶伶的立在那里,还有笼子里的野狼王,哦对,还有徐锐扔在野狼王嘴边的那半条烤羊腿,此刻还没有冷透,仍在持续的散发出浓郁肉香。

稻草人书屋

很快,散落在营地里的几顶帐篷里便响起此起彼伏的鼾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过了半刻钟,直到确定所有狼牙都已经在帐篷里睡熟了,原本匍匐在铁笼子里的野狼王终于又有了动静,那对长长的狼耳忽然耸起,跟雷达似的来回的转动,确定所有的人类都已经进入帐篷睡觉,周围再也没有潜伏的人类,野狼王终于轻轻张开嘴,一把咬住了近在咫尺的羊腿,美滋滋的吃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夜无话,徐锐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发现铁笼子里已经没了羊腿,便立刻明了,不过并没有说什么,也示意狼牙队员不要多说,匆匆吃过早餐,遂即一行人便又拔营启程,往南行进差不多百余里之后,天色再次暗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徐锐正准备找个背风傍水的地方宿营,负责在前面探路的冷铁锋地瓜忽然折回来,并且远远的向徐锐打出手语:前方有不明武装。

稻草人书屋

徐锐立刻神情一凝,虽说现在已经进入绥远省的地界,但无论是傅作义的三十五军还是察哈尔独立团,短时间内都不可能将触角延伸到中蒙边境,那么就只剩下一种解释了,前方出现的不明武装大概率就是伪蒙军或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