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2章 夹道欢迎

收服了狼王,徐锐格外高兴。

这可不仅仅只是一头狼而已,而是一头狼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狼的听觉及嗅觉是人类的几十倍乃至上百倍,既便徐锐经过长年累月的训练之后,能够获得远胜普通人的听觉以及嗅觉,但是跟狗相比也是远远不如,而狼的生存条件要比狗更恶劣,相应的能力也就更加的出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大王又是野狼当中的王者,各方面能力自然就更加出色!

稻草人书屋

这也就是说,从此狼牙大队就拥有了一个警惕性超强并且超长待机的警卫!今后鬼子特种部队再想对他们狼牙发动突袭,根本就是痴心妄想了,当然,话又说回来了,既便是没有狼王,有徐锐在,狼牙也不可能受袭击。

daocaorenshuwu.com

当晚徐锐让钻山豹烤了三头烤全羊,其中两头归狼牙队员,剩下的一头徐锐却全部给了大王,大王饿了有大半个月时间,期间大部分时间只靠羊奶维持生命,也就是昨天吃了半条羊腿,早就已经饿得肌肠辘辘了,竟然将整羊吃得骨头都没剩下半根。

daocaorenshuwu.com

一夜无话,第二天大早起来,徐锐便牵着大王、骑着猛男,一路向南而行,剩下的路途再没发生意外,到第二天傍晚时,一行二十余人加百余匹马匹,再还有一头狼,便终于赶到了包头北门外,然后徐锐就愣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放眼望去,只见包头北门外竟是张灯结彩、人山人海。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不止如此,一条红绸毯还从北门内铺出来,延绵足有百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是什么情况?要不是北门上的包头俩字,徐锐险些怀疑走错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的人群也发现了狼牙,然后城门甬道之内便立刻响起了噼哩啪啦的鞭炮声响,紧接着更有热闹的锣鼓声冲霄而起,最后,一大群人便踩着红绸毯从城门里迎了出来,拥挤在道两侧的人群也热烈的欢呼起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个时候,一干狼牙队员早已经勒住战马,停下脚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了片刻,还是地瓜最先说道:“团长,他们别是来迎我们的吧?”

www.daocaorenshuwu.com

“迎我们?”冷铁锋便立刻反应过来,连连点头道,“对哦,我们这次库伦之行,不仅重新疏通了茶路,而且还给包头争取回来一个工业园区,可是替包头的百姓造了福了,包头的百姓心生感激,主动前来迎接也可以理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真就是迎接,冷铁锋说话间,前方过来的那一群人便走近了。 daocaorenshuwu.com

徐锐目力过人,隔着几百米便已经看清楚,走在那群人最前面的那三个人,一个人便是绥远省主席傅作义,一个包头复字号的大掌柜马公甫,最后一个人,却竟然是大青山暨河套根据地的李司令员,李司令员可说是徐锐的直接领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受延安以及大青山根据地双重领导。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在延安派徐锐来绥远之前,李司令员就已经带着一二零师一部,在绥远境内开辟了包括绥南、绥中及绥西大片土地的、大青山抗日根据地,后来李司令员又调集了大青山根据地的主力,接替察哈尔独立团继续围困杭锦旗。

稻草人书屋

经一个月围困,杭锦旗的鬼子驻军因为弹尽粮绝,只能够突围,但是在突围途中遭到了李司令员所部伏击,至此整个河套都被我光复,随之建立了河套抗日民主政府,现在我党已经在绥远建立了涵盖绥南、绥中、绥西、大青山以及河套的根据地。

daocaorenshuwu.com

傅作义虽然名义上是绥远省主席,其实就只控制着几座大城市和县城而已,并且包头这座绥远省第二大的城市也在徐锐手里,简直名不副实。

daocaorenshuwu.com

看到李司令员跟傅作义和马公甫一起过来,徐锐赶紧翻身下马。

稻草人书屋

徐锐身后的冷铁锋、钻山豹等人也纷纷翻身下马,牵马往前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很快两下里便已经相遇了,徐锐便首先对着李司令员啪的立正,敬了一记军礼,然后朗声说道:“司令员,察哈尔独立团团长徐锐,已经顺利完成了出使库伦、跟苏联政府商谈疏通包头茶路的任务,前来复命,请您指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于李司令员,徐锐是发自内心的尊敬。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别看李司令员只有三十岁,比徐锐也年长不了几岁,但他可是一位参加过两万五千里长征的老红军、老革命、老党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免了,免了。”李司令员笑着摆了摆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徐锐收了军礼,又微笑着对傅作义说道:“傅长官,我们又见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啊,又见面了。”傅作义哼哼两声,接着说道,“我说徐老弟,这回你可真是把老哥我给坑苦了,你小子真够狠的,原来早就在前面挖了这么大一个坑在等着我。” 稻草人书屋

徐锐嘿嘿笑道:“傅长官这话我就不懂了,什么叫我在前面挖好坑等着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小子还装?”傅作义没好气的指了指徐锐,又道,“行,现在不说这个,我们回头再细说,从头至尾把这事捋一遍。”